-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星舟编年简史-第一部分(更新时间2018.4.16)

发布时间:2018-09-12 20:46
作者:Pixy

广兮长空,以翱鹰鸱。

明兮至理,以昭日月。

煜煜震电,驱我行舟。

薰薰诀歌,铭我远志。

              ——《星舟古卷·首》


写在前面

     Nuk Chronoly ir lava Cham ar Mi shliva.

     历史被记录,然后存在。


     因而我们仍有许多失落的故事无法获知,诸如楚伽述亚诞生之前的五个纪元,方舟离开后的摇篮中其他人类的“未来”,以及早在莫比乌斯环形成前,线性地走过了上亿年岁月的第一纪。我们的先代——尚未受到律能影响的古代种们,在那时就已经创造出了辉煌的文明。但他们终被自身无法控制的伟力所吞噬。时间之梯坍塌,留下玛歌嗣与刹裔托互相厮杀,宛如一对自旋相反的电子,在轮回中做着永恒的圆舞。

     关于那个遥远起源,目前为止的最大发现是第一纪人类所发射的探测器。我们称之为“信使”。它已经彻底停止运作,但是上面搭载的铜盘仍能够被读取,向数万年之后的星际旅行者们传递先人的问候。我们心怀虔诚地破译、复制了这些信息,然后让它带上新的记录,重回宇宙继续孤独又勇敢的旅程。星舟联盟不认为“信使”当被任何人据为己有,反之,我们希望它能不断邂逅新的朋友,也许他们来自异星,也许他们是下一批冲破摇篮的人类。彼时,它也一定会将带给我们的喜悦与启示,同样带给这寂静星海中的其他旅人。

    这正是记录的意义。

    本书整理了一万余年的历史,从亏月时代盛极一时的普雷洛共和国到女武神艾琳的诞生;从楚伽述亚的初现到破晓战役;从至理学会的分裂到星舟联盟的成立。而在此时,星历零点黄昏之日后的第一百五十个旧太阳历年,让我们一同回首过往吧。

     不论是荣光带来的欢愉,还是黑暗带来的苦痛,皆与“信使”等重,是人们曾经活过的证言。


有关历法的备注

   目前星舟联盟所使用的历法是以黄昏之日作为零点的新星历。那一天,依靠观测者盖拉诺尔的牺牲供能千年的人工太阳终于落下,而传承其薪火的方舟,从楚伽述亚的巨型发射机上升起,进行第一次折跃。是为群星时代的开始。

    所有黄昏之日前发生的事件标注为Shw.V.,在那之后的则标注为Shy.V.


第一部分 亏月时代(7Epi. 玛依亚摩斯前中期)

     曾经的刹裔托称呼玛依亚摩斯文明为“艾孜提摩斯”,正如他们称呼玛歌嗣为“感染者”。这样的说法虽然早已被取缔,但在太阳时代留下的旧记载中仍时有出现。如今,我们依照《辛珀拉的指环》的说法来统一称谓——“亏月时代”。


10000-9500 Shw.V. 秩序之前

     亏月之初,世界尚未从交替期的浩劫中苏醒,玛歌嗣对律能的使用大多还停留在最原始的阶段。精密的大型音律虽然在交替期就已经出现,但却并没有为普通人对律能的控制起多少帮助。人们握着刚到手的自由不知所措。当革命胜利最初的兴奋感过去,更多玛歌嗣注意到生活失去了拉格希嘉(提柯诺嘉)的科技所带来的便利,因而私下仍在使用未损坏的旧时代物品。     残存刹裔托的暴动直到一百多年后才逐渐平息,伴随着他们的正式退场,玛歌嗣们也忘记了曾经的文明之光。

     到9800Shw.V.左右,黑暗中的人们在废墟上建立起分散的城邦,争夺着有限的资源。国王和领主们依靠血缘带来的强大能力和普通人接触不到的知识稳居高位,而大多数玛歌嗣只能匍匐在最底层,将伊榭辛珀拉当做神明,卑微地祈求着他们的恩慈。


9600 Shw.V. 至理的灯火

    再漫长崎岖的路都拦不住朝圣者。上代的至理学会在交替期覆灭,但智慧的火种仍在。经过上百年的努力,玛依亚摩斯的学者们终于凑齐拼图,解读出了其中的含义。以这些残卷为研究核心,他们成立了新的至理学会。新学会的成员基本都来自民间,除了学者,还有医生、商户、落魄贵族的子裔,甚至盲音人(刹裔托)。

    王公贵族们使用律能基本无需其他辅助,他们对于符拉夏语词汇的传播也把控极为严格。许多家族都将自己掌握的高威力词汇作为维持兴盛的底牌,而普通玛歌嗣则一辈子与其无缘。可至理学会没有就此放弃。残卷中以伊榭辛珀拉作为媒介接触高维能量源的记载让人深思——如果“神明”的恩泽如同星辉般遍洒人间,能否利用它们只取决于个人,那么正如瘸腿的人可以借助拐杖、老花眼可以借助镜片一样,资质平庸、甚至是松果体发育欠缺的玛歌嗣,可否通过外界的增幅器来更好的驾驭律能呢?    由此,除了进展缓慢地符拉夏语词汇收集和教学外,他们开始了对律敏材料的钻研。

    最开始,因为各方面受限制,至理学会只是研制精良的乐器。通过将这些新乐器卖给教会,他们逐渐地为自己赢得了一席之地,以商会的形式活跃在历史舞台上。


9500 Shw.V. 征理骑士团与共和国的降诞

    9500Shw.V. 普雷洛地区连年干旱导致作物的歉收,随之而来的是战争、瘟疫与饥荒。原本就脆弱不堪的社会秩序迅速崩倾,底层玛歌嗣暴动了。由于对符拉夏语知之甚少,前路又看不到生的希望,他们开始毫无顾忌地胡乱使用能力。就这样非情愿地,以无数殉道者的灵魂为代价,至理学会的符拉夏语研究进展迅猛。无法选择坐视不管的学会上层召开圆桌会议,由当时的首席决策人A.瑟穆赫在会议上宣布了决定。战斗打响了。

    大量人慕名而来,有的为了给亲人复仇,有的为了变革,也有的只为混口饭吃。在教会和学会的羽翼下,他们开始学习运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力量。有资质的年轻人被挑选出来编入私军,武装以先进的增幅武器。

     这就是征理骑士团的前身。

    最初新武器的效果并不出众。铁一旦被镂空,强度就会下降,于是至理学会尝试了残卷记载的方法在铁中混入碳得到了钢。然而它们还是太沉了。武器真正大放光彩是在以理地区发现秘银矿之后。“秘银”究竟为何物,今已不可考,我们只能根据史料描述推测那是提柯诺嘉时代用于航天航空器的钛及其合金。学会的匠人们利用纯熟的乐器增幅方式加强自身,然后将从废墟中开采出的秘银直接扭曲成想要的模样。整个过程为期数月,需要锻造者高度集中,哪怕一个音的错误,也会前功尽弃。

    《辛珀拉的指环》里,妖精族在湖畔以歌声锻造无坚不摧的兵器,很可能就是从这里得到的灵感。

    在当时所有的开发中,长枪以优良的蚀刻承载力和相对宽广的音域从众多武器中胜出,成为学会私军的首选武器。起初他们攻势迅猛,以传统的枪盾阵为基本,迅速解放了许多座城池,然而不久后,独裁者们的反击也开始了。盾阵防得住刀剑却防不住音律,强弩之末的私军狼狈败退,逃进普雷洛南部的森林地带,偶遇了迦娑族。后者虽然无意参与人类纷争,但在被首席决策者说服后,将另一项决定性的技术交到了学会手中:驯龙。

    至此,形势才有了奇迹般的扭转,也才有了后来征理武士高擎银枪、骑龙出战的传说。

        征理骑士团的龙骑兵们最终驱逐了暴君卢修斯·拉·裴缇埃,在南普雷洛的卡嘉安山系建立都城歌蒂法尔(朔列)。根据西伊瑞教的《古亚述雅》,该城名取自坠落于此的星星——“圣哉歌蒂法尔,诸天辰中之最耀,自亚述之庭降临人间”。

     至此,普雷洛共和国诞生,由征理的圆桌会议、执政官和部族联盟三权分立。圆桌控制军权;执政官由百人会议选举产生,拥有最高行政权力。

标签:楚城日落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