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来自弗拉塔的旅人(II)

发布时间:2018-06-25 11:15
作者:柏锐

来自弗拉塔的旅人(II)

参与

KP:柏锐

赫尔:绯寒桜

邦克:Yorda

派普:三七

克拉文:约壳

戈登:撒布

厘米伊:Limii



当大家都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际,突然之间!巨大的摩擦声从脚底下传了过来,火车剧烈地晃动起来,接着,你们听到了从前方不远处传来的撞击声,然后是天旋地转,世界都颠倒了过来!

派普:

“啊,邦克、克拉文你们还好吗!?”

派普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他的手臂擦伤了,但神志还是十分清醒的。

看起来,车厢内部似乎没有遭到什么太大的损伤,只不过从铁轨上翻了下来。

邦克:

“我觉得我快死了”

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很快看到了趴在不远处,从车厢里甩出来的厘米伊。

邦克:

虚弱

而邦克和克拉文已经陷入了昏迷。

派普:

“厘米伊女士!!听得到我说话吗!?”

“赫尔,快醒醒!”斯大林看起来从上铺滚了下来,虽然脑袋上起了一个包,但是似乎并不太严重。他很快开始判断赫尔的伤情。

厘米伊:

“嗯...我在...”

厘米伊:

“感觉还行...我们到站了...?” 厘米伊一边站起来抹了抹脸上的血一边问

派普:

“我只会一些皮毛的急救!邦克受了很严重的伤!你的急救技术如何?”

厘米伊:

“...别看我这样..我可...算是名医生”

派普:

“那邦克就交给你来!我来治疗克拉文?”

斯大林手脚麻利地开始包扎起了赫尔。他的动作很熟练,就像是一种身体记忆一样,他很快简单治疗了一下赫尔的伤口。

“不要怕,喝我的神奶!”

派普:

“哦糟了!我搞砸了!!”

说着厘米伊开启可大恢复

了(

在厘米伊爱的神奶下,邦克很快睁开了眼睛

邦克:

“妈的……搞事啊“

厘米伊:

“来来来赶快起来。给你战复了”

邦克:

“谢谢你啊救命恩人!“

厘米伊:

“没关系!我们继续打本!”

赫尔:

“………………怎么回事………………好疼”

派普环顾了一下周围,目光所及能看到:还活着的厘米伊,刚刚被救到温饱线的赫尔和邦克,可以放弃治疗的克拉文

以及

派普:

“不过也不知道 警官和那个囚犯怎么样了。”

脖子折断了的小警察,不明不白但是理所当然怒吃便当的艾德莲娜

派普:

走向囚犯被关押的小房间,用脚踹开了关着的们

派普:

赫尔:

“…………斯大林……?”浑身都疼的像被碾过

厘米伊:

厘米伊尝试去救一下被放弃治疗的克拉文。“嗯..好..要成功了...!”

“ 啊。砸了抱歉啊。” 厘米伊AFK。

克拉文:…………………………

赫尔:

(摸索着奋力翻身爬了起来)

派普很快冲进了因为撞击而锁芯坏掉的戈登的房间

厘米伊跟了进去

赫尔:

“斯大林,拜托扶我一下……我要去看看……看看囚犯的情况”

厘米伊:

“这位同学你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好吗!” 厘米伊放下手中的急救包说

赫尔:

“…………请扶我过去……”

三柒的手刚搭上微弱地呼吸着的戈登的身体,就在那一瞬间

戈登突然睁 开 了 眼睛。

戈登:

“……”

派普:我错了!!!马蛋

赫尔:

(还没走过去,扶着自己的人停下了脚步。有些莫名,却感到了一瞬间变得不同的气氛)

戈登痛苦地喘息了几声,然后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接着,黑色的鸦羽一样的东西沿着他的四肢末端迅速覆了上去,他的身体弯了起来,形成了拱形,体积则变得更加的庞大,庞大,血肉的机理被无限拉伸,直到撕脱了骨头,一头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怪物从他的脊骨之下拔脱而出——

派普:

“啊!!!!!!!!!!”惊讶的喊了出来!

戈登:喷血

赫尔:

“怎么了?!?!?怎么回事?????戈登????”

厘米伊:

“嗯这是什么!”..厘米伊后退一大步.下意识掏出了小刀

它发出了令人胆战心惊的吼声,并将视线投向了冲过来的派普、赫尔和厘米伊。

戈登:

冲向派普

派普:

一个前滚翻希望躲掉这次攻击,但是似乎没有完全成功,还是被戈登仔擦伤了一下。

戈登发出怒吼并使出了拳头乱挥!

厘米伊看到对方攻击后露出了空隙!使出了左勾拳!

戈登神情恐惧的想要躲开,但是冲动的用手臂格挡

 “你这是害怕了吗!” 厘米伊挥出了老拳.

戈登:

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厘米伊使出了精神病院看护biubiu拳!!!揍得戈登仔晕头转向找不到北!

戈登仔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戈登跳起来用爪子向厘米伊挥去!

厘米伊刚完成一轮攻击!看到对面的怪物冲了过了!

看这个厘米伊不是很好揍得样子,追上去揍赫尔

赫尔闪过了这一击!

厘米伊又看到了空隙。调整了姿势,准备了右直拳。

戈登:

戈登仔觉得这个人好可怕啊,伸出头想咬厘米伊一口

然而厘米伊躲过了攻击.. 但是一个踉跄! 只打出了平A

戈登仔觉得浑身都好痛,愤怒的最后挣扎着向厘米伊伸出了爪子

厘米伊继续调整姿势,转过身扎稳马步。

戈登仔在厘米伊的攻击下惨叫一声,然后身体化作灰烬消失了。

派普:“呼呼,厘米伊小姐真的太感谢了!”

 “...哎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厘米伊打完连续风打.站了起来

在戈登仔消失后,车上恢复了死寂,四处都是血迹,尸体,因为撞击而掀开的行李。

派普:

“厘米伊你的急救技术比较好,你来救一下克拉文?”走到克拉文身边瘫坐下来,刚刚的战斗已经让派普筋疲力竭

厘米伊为自己的战斗力感到骄傲,简直打本级别的强力,让她神游天外

厘米伊:

“这个克拉文有毒啊.”

“明明我们都快成功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止我们救他一样.”厘米伊摊手

厘米伊走到克拉文旁边,给他加了一头BUFF

看到克拉文醒了过来,派普也掏出了绷带,想给克拉文扎个急救。

克拉文睁开眼睛,感觉已经过了一万年。他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却没办法控制自己

看到克拉文醒过来,蹲在一旁的斯大林戳了戳他,然后还是转向了赫尔。

“还好吗?”他关切地问。

“………………”

赫尔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略微摇了一下头

“好,那我再睡一会儿。”说着,斯大林闭上眼睛,镇定地躺在了克拉文身边。

赫尔:(……这时候倒是有点羡慕这人还能说睡就睡)

派普:

“那现在只有邦克先生还有些……精神失常,我们先休息一下等他恢复好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递了一根交给克拉文,“来一根么?”

就在这时,你们发现不远处有一双手动了动,神父从靠近座厅的杂物中爬了起来,看起来是被甩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他虚弱地问着。

派普:

“发生了一些……可能用神学才能说得通的事情,总之不是什么好消息。您还好吗?”

“勉勉强强。”他苦笑着说。神父看上去灰头土脸,派普简单检查了一下,他并没有骨折,身上的血迹大多是被甩出来时的皮外伤,看起来吓人但不算太严重。

克拉文:

“…………谢谢”接过了烟看着两米八的毛妹和教授,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人很不一般。

派普站了起来,环视四周

赫尔觉得再这样下去也无济于事,起身去检查一下行李。他找到了自己的行李包,已经被挤烂了,不过好在东西没怎么少,文件、食物和其他东西有的在包里,有的在附近的地上。

赫尔拾起自己的物品开始整理

派普环顾了一下这节车厢内部,除了躺在地上休息的大家、不远处艾德莲娜和警察的尸体之外,到处都散落着行李和血迹。

克拉文探了一下旁边昏迷的邦克的呼吸,想着没有什么医疗天赋的自己就不要随意移动伤员了。站起来看向车厢。派普想起火车不仅仅是这一节车厢,还有餐车,便向餐车走去,想找找还有没有其他幸存者。

派普:

“我先去餐车看看还有幸存者,马上就回来!”

他终于在一堆盘子下发现了昏迷过去的乘务员

看到乘务员昏迷,立马采用急救措施试图把她救醒

看来乘务员只是撞到了后脑勺,晕过去了。

派普不愧是被欧皇看上的男人,死人都可以救活,昏迷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乘务员慢慢睁开了眼睛

乘务员:..........发生了什么

派普:

“发生了一些,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我们似乎脱轨了,还有人……恩……牺牲了。总之你活着就好,去前面跟大部队汇合吧。”

乘务员:“我的天哪,到底是怎么回事”

乘务员:“我还是先跟着你行动好了”

派普:

“我们也是在睡梦中被这种情况惊醒的,那你跟着我好了,我再看看这里还有没有人幸存。”

“好的”乘务员脑袋还处于疼痛状态中有点站立不稳,悄悄而小心翼翼的抓住了看起来很可靠的克拉文的衣角向前走

克拉文:

浑身都非常疼但是感觉自己精神得可以打十个。在几乎已经撞烂了的车厢里找着自己的行李

另一边,赫尔放好行李,走向戈登消失的地方。

那里除了戈登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那个青年,和他记忆中已经不太一样了。他成长了,从孩童抽拔成青年,被磨砺成了一把刀,然后化为尸体。那长长的额发垂落在地。赫尔不知道戈登这么多年经历了什么。他伸出手,试图去触碰对方,一阵风将他手下的发尾吹落在两侧,那苍白的后颈上显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花纹。

赫尔:

(在火车上遇见了多年未见的友人,友人的身份是刺客,然后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内,看见他变成怪物然后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明明还有很多事情想问,还有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

赫尔:

“……这是……”

赫尔并不认识那个符号。但它看上去干净、新鲜,就像刻上去不久。

另一边,餐车看起来比你们的车厢更加混乱,食材和桌椅散落了一地。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活物的痕迹了。

派普:

“看起来这里找不到别的幸存者了,那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克拉文:

克拉文翻到了自己的行李。他检查了下自己谋生的工具,想着最好还是不要派上用场。

大家又回到了自己的车厢。凌晨四点,经历了这一切,众人感到了极度的疲倦。

克拉文:

“距离天亮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最好还是等到天亮再行动如何?”

乘务员有些抱歉地问:“各位乘客,很抱歉出了这样的事故,本车有为各位准备热饮料热咖啡热可可,请问需要吗”

派普:

“好的,麻烦一杯热可可,谢谢。”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完全不想动弹。

“目前我已经在尝试和调度联系了,请各位不要慌张”乘务员努力的想为大家做点服务,然而他自己的脸色也很惨白

“一杯热可可吗,好的,请稍等”

派普:

“对了克拉文,我们还是先把邦克抬到他的床上吧,毕竟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派普:

勉强支起身体对克拉文说

克拉文:

“你们有检查他骨折没有……如果没有的话还是移动一下”

乘务员尝试着从一堆trash里寻找可可粉和幸存的热水瓶,总算满头大汗的勾兑了一杯可可端过来

派普:

“谢啦!您也去休息一下吧,头部受到撞击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

说着,大家四处找来了床垫,休息了下来。

克拉文:

把邦克抬上了床垫

派普:

将邦克抬上床垫之后自己也找了一个床垫休息去了。

等大家大致睡醒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上午的十点。

赫尔是被斯大林摇醒的。“醒醒。”斯大林唤着他,“你感觉还好吗?”

赫尔:

“唔…………”还很困,没回过神来

“得想点办法了……”赫尔听到斯大林在低声念叨。在他的余光里,斯大林直起了身,然后走出车厢。

过了不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

克拉文:

克拉文从噩梦里醒来。梦里有一只黑色,巨大的野兽。然而自己躺在地上什么也做不了

赫尔:

(已经清醒过来,但不太想面对接下来的一切,闭着眼睛放空自己)

派普:

“你也醒了,我们来看看邦克的伤势吧,佛祖保佑,希望他能好起来。”

克拉文:

“要我来协助你吗”

派普阻止了克拉文的毛手毛脚强行添乱,独自治疗着邦克。后者不愧是曾经做过警察的,恢复得很快。

邦克:

“啊……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

派普:

“看起来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真是太好了。”

克拉文:

“冷静点,邦克。”被派普勒令站在安全距离外的克拉文试图和邦克对话

邦克:“我要酒,我要酒”

克拉文:

“……教授,这家伙还有救吗”【沉思脸

派普:

“我觉得来根烟才能让他彻底冷静下来。”掏出了第二包烟,打开,递了一支给邦克。

邦克:

看到烟,浑浊的双眼发出一道光

“趁你们还在治疗,”神父说,“我和那边的青年,斯大林,我们出去看下外面的情况,可以吗?”

赫尔:

(听见神父在叫自己,定了定神,睁开眼睛)“……好的。”

“啊,列车的话,我比较熟悉,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乘务员亲切地提出了建议。

斯大林点了点头,等着赫尔,然后和乘务员、神父一起走出了车厢。

并亲切的给留下看起来想抽烟和打扑克的乘客们留下了一副扑克牌

派普:

“谢谢你,敬业的乘务员女士。”

赫尔:

(在心里感慨了一下乘务员的职业精神)

乘务员等四个人走到了车厢外面,只见外面茫茫一片鸟不拉屎的荒地,靠近车厢的位置是个巨大的陡坡,看起来是在发生了事故后,你们的这几节车厢从上方滚了下来,然后摔进了这里。

除了你们这节和餐车之外,只有一两节车厢,但情况都比你们严重得多,火车厢整个儿撕裂开来,到处都是已经暗沉的血迹。

“哦,天哪”在这辆火车上工作了五年,也目睹过了很多,虽然这辆车最近也旧了车长也提出想开新车,但万万没想到火车是这样的结局,回忆起最开始出发的火车的模样,乘务员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赫尔:

“我们……要去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吗……虽然我觉得大概没什么希望了”

“我去看看好了。”神父按住赫尔说。

赫尔:

“您一个人没问题吗”

“我去看过了。”斯大林突然说,“已经没有活人了。”

“你们看,”他说,指着斜坡的位置,“经过那个角,火车厢整个撕裂开了,人大概都被甩出来了。上节车厢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人,但是看到剩下来的情况,估计不会有人像大家这么幸运了。”

赫尔:

“你……”看向这个其实自己根本不了解的青年,“面对这种情况,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冷静。”

“啊……对喔。”斯大林眨了眨眼,有点茫然,“我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啊!对不起!”想走向斯大林说点什么却被石头绊倒的乘务员下意识拉住斯大林,却把斯大林拉向了赫尔!

“好像想起了战争……我好像遇到过战争,就和现在的情况一样。”

赫尔:

“具体一点的还能想起来吗……哎呀”

乘务员默默地想为什么这个叫赫尔的人不带斯大林去看心理医生

赫尔能想起来距今最近的战争,是发生在霍克里加东部和格拉西蒙接壤的地区。那大概是十年前左右的事情

乘务员露出了犀利的眼神,她想:这个斯大林,真是童颜,堪比几百年后的林志x

“嗯……这可就麻烦了。”神父皱起眉毛,“这样我们该怎样求援才好……”

赫尔:

“我印象里最近的战争在十年前了……你还能想起来什么吗?”

“我已经试着联系了调度,但是并没有收到回复”

“放心吧,这趟车毕竟也是跨国列车,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被注意到吧。”乘务员安慰着大家。

“……这倒是,撑上几天,应该会有人来救援的。”神父接着说。

赫尔:

“但我们接下来就在车厢里等着吗?食物和水还够吗?”

“餐车的食物大概够吃上四五天吧。”乘务员说。

说着,大家又往车厢走去。

“你们有人带了地图吗?”神父问。

赫尔:

“没有……”

“不过,大家吃东西可以付钱吗,如果被发现我擅自拿食物给乘客的话会被开除的”乘务员的神情很尴尬

“好一个不识时务的乘务员!”神父的表情都僵了。

赫尔:“…………您真是敬业,我佩服发自真心”

派普:

“看起来,一无所获是嘛?”

赫尔:

“素因小姐,乘务员的房间里应该会有地图吧,一般来说”

神父摇了摇头。

派普:

“我们的运气真是好的奇怪啊”

克拉文:

“希望这个好运可以延续下去吧”

派普虽然这么感慨,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地方值得注意。

“嗯……稍等。”说着,乘务员进入了餐车搜索着,不一会儿,就拿出了霍克里加的路线图。

大家纷纷凑到了路线图前。只见,你们翻车的地方大概是在普洛兰和霍克里加边界的位置,附近有细小的河流和树林。

赫尔:

“嗯……有水源,还好”

克拉文:

“这附近不知道是不是有村庄,我们可以过去求救吧”

“这里是边境地区的荒原啊。”赫尔用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克拉文。

克拉文:

“呃,好吧……”想着自己可能是撞坏脑子了,克拉文社恐40%

派普:

“真是尴尬呢克拉文。”派普拍了拍他的肩膀

克拉文:

感受到了陌生人的友好,克拉文社恐55%

邦克:

“这么晚了随便往外走会遇见野兽也不奇怪”

“……现在是上午11点?”

神父说。

派普:

“你也蛮尴尬的嘛邦克”

邦克:

“是吗?为何我视线一片黑暗”

赫尔:

“所以接下来怎么办……在这里等着救援?还是探索一下……其实也说不定会有人。我听说过启择的一个故事,有一个人走错了路结果走到了一个桃园,摘了很多桃子吃了,还遇见了看管桃园的马夫”忍不住开始讲故事

克拉文:

“这是派普高超的绷带技术啊”

“我同意探索。”神父说。

派普:

走了过去将邦克脑袋上绑着的绷带松开“慢慢的睁眼,不要让阳光伤害你的眼睛了。”

邦克好感度+10

克拉文:

“我同意,我们可以去探索看看。”

邦克:

“能被你治疗,真好”背景心跳回忆BGM响起

克拉文:

【嗅到了基味

赫尔:

“???”感受到了旁边传来的粉红色泡泡,大概是错觉吧

邦克:

“好了,再给我支烟,不然我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派普:

递了一根烟过去,“我们还是去探索一下吧”

“我就不去了。”斯大林说。

邦克:

“嗯嗯,呆在这种地方我会疯的,再没有酒的话……”接过烟含糊不清地回答

赫尔:

“你要待在车上吗?”稍微有点意外地问斯大林

“嗯,已经跑过一趟了,我休息一会儿。”斯大林说。

赫尔:“那我也先留下来吧,探索就拜托你们了,可以吗?”

邦克观察这个怪人想知道他在想什么,然而,刚卸掉绷带的邦克满脑子对教授的粉红泡泡啥都没有看出来。

同时克拉文也看了看斯大林,他满脸都写着好累喔关我屁事你们去呀的表情。

派普顺着邦克的目光也看向斯大林,感觉到斯大林若有所思,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头疼。

克拉文:“好吧,那我们去周围看看吧。谁和我一起去走的远一些吗?”

派普(这个人真迷)摇了摇头

“我去吧。”神父站了起来。

派普:“我觉的我体力还能跟得上,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看看?”

克拉文:“教授你还可以吗,不用勉强”

派普:“神父你之前受了伤,要不就别走的太远比较好”

克拉文:“是啊,可以先休息一下,我们先去看看状况”

邦克:“走啊快活啊”

“……好吧。”神父有点不好意思地坐了下来。

三个人离开车厢,顺着地图寻找着目的地。小河流在距离车厢大概半个小时路程的地方,树林则在另一个方向,从小河流过去大概需要十五分钟,从车厢过去需要二十分钟

乘务员突然说:“等等我!!我也想一起去!!”

派普:

“这是坠吼的!”

克拉文:

“不如我们一起去吧。荒野的情况比较未知,走散了就不好了”

派普:

“好的,那我们就一起去好了。”

克拉文:

“要不先去树林看看?”

乘务员:“派普您说话舌头撸不直了吗”

派普:

“我刚刚的一分钟只过了59s,话语间似乎有1s流逝去了未知的空间”

那么你们去往树林的方向。大概到十一点半左右,你们到达了树林。

这是一片看起来十分原始的小树林,面积不算大,植被却很发育,郁郁葱葱的。

派普:

“我们得注意点,烟头得踩灭别引发火灾搞个大新闻就不好了。”

克拉文凭着猎人的直觉感觉了一下这个小树林,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大型猛兽的样子,树木十分粗壮,看起来年代已久。

邦克:

“到树林里要干嘛?”

派普:

“先拾一点树枝吧,这里晚上还是蛮冷的。”

乘务员对一群基佬并没有什么话说,默默的开始捡干柴

克拉文试图去仔细聆听森林的声音,忽然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歌声。他正想仔细听得更清楚一些,脚下却摔了个狗吃屎。

乘务员默默忍笑看向远方摔了个狗吃屎的克拉文

派普:

“你还好吗克拉文?”

克拉文虚弱地瘫倒在地上,感觉肾要被捅碎了。

克拉文:“……不太好……”

乘务员同情的看着卖肾的克拉文,想起自己为了乘客学过一些急救,便向克拉文走去,想试着给他包扎一下。

走到一半,乘务员忽然脚下一滑!就这么跪了下去,摁爆了克拉文的另一个肾!

派普:

“哦这真是太糟了。”忍不住捂眼

乘务员脸红了起来,感受着身下温暖的体温,和克拉文杀猪般的哀嚎。

克拉文感受着自己破裂的肾

邦克:

表情复杂地看见缠在一团的那群人决定老实捡柴,小心脚下

克拉文:

克拉文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待在这个林子里了

派普:

“大家把柴火都交给我吧,我带着克拉文一起先回去让他躺下,看起来他已经不能在接着探索了。”

克拉文:

这个荒野简直充满恶意,只是捡个柴火就被压爆了一个肾

邦克:

“你负重没问题吗?”怀疑年迈的教授和自己不是同一类生物

“没问题!”说着,派普左手驾着克拉文右手提着柴火就回去了。

邦克:

看着远去的教授露出了妈妈好可怕的表情

派普:

“只是支撑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这里还有半包烟你拿着吧。”将半包烟丢给了邦克

邦克:

“好好你们慢走”

邦克:

(其实我兜里还有9包)[图片]

派普:

“在森林里注意安全!”不是很放心又回头喊了一句

说着,派普和克拉文就离开了,留下继续捡柴火的邦克和乘务员。

乘务员对着离开的派普一瞬间露出了阴暗的表情。

邦克:注意到了乘务员神情的变化,揣测起来

邦克注意到,乘务员貌似露出了前男友是骗婚gay,想要削掉所有gay佬的肾的危险心理

邦克:

对于女人的感情之路还是不要太深究的好,默默这么想着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拿不动的话可以给我”

“.....好的,谢谢了”回过神来的乘务员,红着脸把柴火分了一部分给邦克“其余的部分我自己拿就好”

邦克:

“嗯……啊,别客气。你是发烧了吗?脸上总是红红的”接过柴来凑近盯着乘务员的脸

乘务员不禁有点紧张,对邦克半天不回话感到了尴尬恐惧症的爆发,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听上面。就在这时,乘务员听到了歌声。像是从教堂里传来的合唱一样,多重人声的吟唱。

乘务员:“咦,邦克先生,您听到什么了吗”

邦克:

“嗯?我只听到你急促的呼吸啊”

素因仔细聆听着歌声。这歌曲她从未听过,也听不太懂。只觉得歌声悠长,延绵不断。

“我好像听到了⋯⋯教堂里的圣歌⋯⋯不过并听不懂⋯⋯这附近可能有人”

这么说着,仿佛沉浸于歌声一般,乘务员的眼神迷离了起来

忽然之前,两人突然就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仿佛森林在警告她们:远离这里。

“嘶⋯⋯邦克先生,您觉得冷吗”

”柴火感觉也够了,咱们回火车吧?

邦克:“我觉得我们暂时先回去再做打算吧,跟紧我,小心一点”拉着乘务员的手往回走

“好⋯⋯好的⋯⋯”这个人不愧是毛子,毫不犹豫的拉住了自己的手,乘务员感到文化差异的同时!又有点儿怀疑这人是基佬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神父说着先去收拾外面的行李,留下了餐车内的赫尔和斯大林。

跟昨天相比,斯大林好像不那么啰嗦了,看起来有点没精神。

赫尔:

“”虽然一直嫌弃他话唠,但就这么安静着也感觉有点奇怪“你还好吗?”

“嗯…”斯大林吓了一跳,然后点点头,“因为想起来了一些事情,脑子里有点混乱。”

赫尔:

“如果需要倾诉或者什么的话,可以尽管来找我……虽然不一定帮得上什么忙就是了”

听到赫尔的话,斯大林马上打开了话匣子就仿佛正等着这句话呢让前者悔青了肠子:“实际上,我真的想起来不少东西,但是大多都跟我自己没关系。”

赫尔:

“我在听。”后悔了一秒……………………

“我记得死了很多人的战争,记得帕索的火山,记得……”斯大林停顿了一下,有点害怕地说——

赫尔:

“?”注意到对方害怕的表情,于是凑的近了些

“我想起了海啸,想起了歌,想起了变革,想起了光和火。”

他握住赫尔的手。

“你能感受到我吗?”他问,“能感受到活着的我吗?”

“我是在这里呼吸着的活着的人类吗?”

赫尔:

“……你在这里,我在这里。不要害怕。”用了一点力气反握住青年的手

他急促地呼吸着,求助一样地看着赫尔。

“我最后一个关于自己的记忆,是被杀死了。”

赫尔:

“……!!”

接着,他闭上了眼睛,然后很快恢复了平静。

“抱歉,我过一会儿就好。”

赫尔在这个瞬间,仿佛是被什么迷惑了,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想。他抬起手臂抱住青年,将他按在自己怀里。

赫尔:“不会有事的。”

“你不该这么做。”斯大林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来,是赫尔没有听过的冷淡的腔调。

“‘你不该试探你的神’。”

他离开赫尔,后退了一步,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

“我想起自己的名字了。”

“修菲萨,”他说,“我的名字是修菲萨。”


和圣经中的第一位伊榭如出一辙。


标签:圣歌德嘉的晚钟火车团来自弗拉塔的旅人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