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来自弗拉塔的旅人(III)

发布时间:2018-06-25 11:42
作者:柏锐

来自弗拉塔的旅人(III)

参与

KP:柏锐

赫尔:绯寒桜

邦克:Yorda

派普:三七

克拉文:约壳

戈登:撒布

厘米伊:Limii




当大家都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际,突然之间!巨大的摩擦声从脚底下传了过来,火车剧烈地晃动起来,接着,你们听到了从前方不远处传来的撞击声,然后是天旋地转,世界都颠倒了过来!



就在赫尔和斯大林探讨人生未来以及物种隔离的关键时候,棒打鸳鸯的派普夹着克拉文回来了。


厘米伊:

“嗯...发生了什么..我们到站了吗...” 厘米伊拖着一箱行李走了过来,看了看周围


厘米伊:

“这是哪里啊...嗯历史学生和斯大林你们怎么了...”


赫尔:

“出事故了。”转向厘米伊的方向,有点生硬地回答她



“没什么。”斯大林说。另一边,克拉文被派普驾着坐到了座厅的位置上,正疼得直抽气。


厘米伊:

“哦!你是那个耍刀子的!...你好像还没恢复过来?看起来手臂好像脱臼了?..来吧我替你接回来..”厘米伊撸起袖子走向克拉文


克拉文:

“??????”


克拉文:

“小姐,有话好好说,不要过来……”


克拉文:

【拼命躲在教授身后 伪装成一个蘑菇


赫尔:

“教授,你们发现什么了吗?克拉文先生怎么伤成这样……”


厘米伊:

“......我又不会吃了你...”.厘米伊停住,放下急救箱和行李.


派普:

“……我带回来一些木柴,至于克拉文,我觉的你得问问他自己。”


克拉文:

“[图片]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蘑菇”【缩



神父四处查看终于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他吓得轻呼一声:“之主在上!”赶快跑到了克拉文身边。



“你还好吗?”


厘米伊:

“嘛啊算了.我睡觉前好像和什么东西打了一架.再之前也擦破了点皮..”说着熟练的从箱子里拿出剪刀绷带药水给自己包扎



“不嫌弃的话,我也懂一些急救,不如我来帮你治疗一下吧。”神父说。


赫尔:

“神父先生,能麻烦您也为我治疗一下吗”


克拉文:

“麻烦你了”


厘米伊:

“还缺什么工具就找我吧”



“啊…好的。”说着,神父就走到了赫尔身边,从带回来的袋子里翻出了急救包


厘米伊:

厘米伊顺手拿出一个大号止血钳说道。



“这是我刚刚在外面散落的行李中找到的,应该还可以使用。”



说着,神父检查了一下赫尔的伤情,把伤口再一次清洁处理了一遍。


赫尔:

“谢谢您”


“不客气。”神父继续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些罐头,用具和衣服,“这些是散落在外面的。用别人的东西虽然不太好,但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想着先撑下去了。”


厘米伊:

...“那..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妙” 厘米伊看着面前死伤惨重的旅伴们.“我们是要等救援吗”


派普:

“说起来邦克和乘务员女士还没回来,等他们回来再一起商量吧”



正在派普这么说着的时候,门外飘来了一阵粉红色的泡泡



令资深FFF团团员众感到了身体一阵恶寒!


赫尔:

“这种古怪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是拍拖邦和他的妞回来了。


厘米伊:

...“呼.明明经历了那样的事.你们简直像是来春游一样”厘米伊看着面前的那对.叹了口气



乘务员:“讨……讨厌,才没有春游呢……”



神父竟然沉默着点了点头。


赫尔:

“……所以诸位,有什么发现吗?”


克拉文:

【看到乘务员回来突然不敢呻吟了安静如鸡


邦克:

完全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拉着素因温热的小手走到众人中间后放下了柴


邦克:

“到这里差不多安全了,你去看看那边的克拉文吧,我去找点东西”



“收集了一些外面的物资。”神父指着他的哆啦A梦口袋说。


乘务员感到了迷之心动……松开手在裤子上拽了拽……


邦克:

说完后向车厢废墟走去



这么说着的时候,大家忽然感到了一阵饥饿



“咳咳,”乘务员收回荡漾的内心,严肃了起来“刚才我们出去的时候,我在树林里听到了歌声……仿佛是教堂做礼拜一般的……神圣的合唱……但我们突然感到了毛骨悚然,觉得树林里不能久留,于是就回来了”



也难怪,现在的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半,是午餐的时间了


派普:

“不知不觉也就到了中午啊。”


赫尔:

(歌声……)


派普:

“你们……有没有……那种……”


派普:

“可以吃的东西?”



“大家来吃点东西吧。虽然不像昨天那么丰盛,但是目前食物应该还不是很缺。”神父说着。毕竟是霍克里加的深秋,天气很凉,食物也不太容易腐败。


派普:

“多谢啦神父,这是坠吼的!”


邦克:在车厢内捡垃圾没听见大家在说什么



“……哪种可以吃的东西…………”乘务员疑惑的看着派普


赫尔:

“确实有点饿了……”


厘米伊:

..厘米伊想起了昨天还是前天被打死的那个满是羽毛的物体


克拉文:

“厘米伊小姐,我觉得你可能会需要这些”


克拉文:

把自己心爱的捅肾小刀刀交给厘米伊


厘米伊:

烤起来应该会好吃吧.羽毛之类的一定


克拉文:

“我已经用不上了呢”【安详.jpg


厘米伊:

“嗯这是什么”


邦克:

四处搜寻警察的尸体


厘米伊:

“哦谢谢不用了我已经有一把刀了.”厘米伊笑着拒绝了克拉文。“没事,我想您还是需要这把刀的.今后的日子我猜会非常难熬”



很快,邦克就锁定了前方不远处那具尸体,因为死了有一阵子了而逐渐开始发出腐败的味道。他摸了一圈,找到了火柴,小酒盒,手枪和一串钥匙。


邦克:

“很好”



地上还散落着几枚子弹,和枪里面的加起来,一共13发。


克拉文:

"……刀并不能阻止一切啊"克拉文收回了自己的刀,捂着肾瘫倒在角落里



“啊,神父,这些食物是从车里找到的吗……请不要随意分发食物,这些食物是要收钱的……”这么说着接过了食物吃起来的乘务员


赫尔:

“要吃点东西吗”去拿了面包和罐头,走回斯大林旁边,也递给他一些。



看着角落里捂肾的克拉文,乘务员露出了愧疚的表情


“如果可以的话……需要我再给您治疗一下吗,克拉文先生?”


厘米伊:

”所以您为什么拒绝我给你再抢救抢救呢”厘米伊叹气again


克拉文:

“那就麻烦你了”



说着,乘务员强行把肾塞了回去,克拉文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好像恢复了一点。



这么说着按住了克拉文,不让他动弹


厘米伊:

“....还..还能这样” ..看着面前的两人


邦克:

检查了一下还是完好。虽然不希望它能派上用场,但预感之后肯定会用上。小心地把枪套也取下穿好再套上外套,放好枪,走回到众人那边


赫尔:

(看的目瞪口呆连吃饭都忘了)

厘米伊目瞪口呆

克拉文:

目瞪口呆自己的肾原来已经被打出了体外



连斯大林也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边。

大概有一种人类真是了不起的生物啊的感慨吧。




治疗好了后,神父把罐头给了克拉文和厘米伊,并招呼着远处的邦克过来吃饭。


克拉文:

“……谢谢你,素因小姐”



“你在忙些什么?休息一会儿吧。”他对邦克喊道。



“不客气……毕竟我不该压爆你的肾……”乘务员小姐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脸


赫尔:

(…………到底发生了什么,听起来好可怕啊!!!)


克拉文:

“没关系的,意外不会每天都发生的。你没有摔倒就好。”【感谢的笑容


邦克:

“找了点能用的东西”斯拉夫蹲在神父旁边吃起罐头


神父点了点头。



“话说神父您本来是为了什么准备到哪里去的?”乘务员小姐决定熟悉一下所有人,以免他们回去赖账


邦克:

“说来,大家”一边咀嚼一边说着“我们刚才在森林那边发现有人,可能,我是说可能有人,但是森林里不太安全。一会儿吃完饭有人要一起去那边看看吗?”



“我的巡礼士资格还没有过期,所以想趁这个机会去布雷提奥的教堂工作。”神父说。


派普:

“我们走后你们找到有人的踪迹了么?”



乘务员看着邦克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她感觉如果回到小树林里,这个人就没有办法赊账了



“没……没有踪迹……但是我听到了歌声……”


赫尔:

“什么样的歌声?”



“该说那是天国的圣歌呢……还是召唤迷途者的死亡之歌呢……”

“大概是合唱团的歌声,那种感觉。”她总结说。


“总之我不建议大家深入小树林,感觉里面有很不好的东西……在这里好好等待救援不好吗”


赫尔的表情凝重了起来。那听上去像是个很不得了的东西。

——合唱团的声音代表这个歌并非一个人可以唱出来的。


派普:

“我觉的现在还是以观望为主,而且我们这边还有几个伤员,分开可能就不好了。”





正在这么说着的时候,克拉文的呼吸声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好像伤势恶化了一般,弓起身体。头发散开的颈部显现了一个符号—— 接着,和戈登那时如出一辙,他的身体开始撕裂变宽,黑色的鸦羽挣扎着从脊骨之间抽拔而出,怪物的咆哮响彻整个车厢……!!


赫尔:

“!!!又来了!”



龙虾仔咆哮一声!目光首先锁定了他身边的神父和邦克!!


派普:

“又一个!?”


邦克:

“克拉文!醒醒啊!”


赫尔: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问斯大林总之还是问了!


邦克:

“我们一起喝的酒!一起吃的肉!一起玩的牌你都忘了吗!”


派普:

“你还抽过我的烟呢!!”


乘务员:“我还压爆过你的肾呢……”



斯大林面无表情地看着赫尔,没有说话。


邦克:

面对克拉文简直下不了手,但是看到无辜的神父,迅速拔出了手枪,对准克拉文


克拉文:

龙虾怒吼着冲向斯大林!!!


赫尔:

“???!!小心!!!”



龙虾仔挥舞着他的匕首冲向了斯大林,但是后者只是安静地待在原处,匕首刺进了他的身体里,但并没有血液流出。

“……还是会痛的啊。”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匕首。


赫尔:

伸手试图把斯大林拉开



邦克:

趁机悄悄靠近克拉文


赫尔:

“………………(满脑子都是弹幕然而并说不出话来)”


克拉文:

“…………呃啊啊啊啊………………”挤出野兽的声音,准备再一次攻击眼前的斯大林


赫尔:

“你tm倒是躲开啊!!!!!”伸手去拽斯大林


赫尔想要拽斯大林,却没能成功。



乘务员被眼前发生的事惊吓到了,瘫坐在神父身边啃着罐头不知所措


邦克:

取下腰上挂着的绳,试图捆住克拉文的脚踝控制他的行动



他眼睁睁地看着龙虾仔的第二刀从伊榭的右肩划了下去。


赫尔:

“………………不…………”面对着怪物,手在不自觉地颤抖



邦克试图绑住怪物,但动作太大惊动了龙虾仔,他拧过头,对上了邦克的眼睛。


克拉文:

虽然看着邦克,但手里还是对着斯大林戳了下去



“可恶……!”说着,厘米伊试图冲过去殴打龙虾仔,却为了保护斯大林,被龙虾仔捅伤了。


厘米伊:

(慢着我为什么要保护那个斯大林!那帮情侣狗!为什么!!!..厘米伊跪在地上这么想)


派普:

“厘米伊你没事吧?”走到她面前,“需要治疗吗?我大概现在只能做个治疗了。”


邦克:

“克拉文?!…你…………”从刚才的对视中看到龙虾仔眼中的悲伤与绝望,仿佛在说着“你们杀了我吧”


派普:

用绷带将厘米伊受伤的部位做了一个紧急的止血,看起来她的脸色好些了


厘米伊:

...“哎.早知道我就收下那把见了鬼的小刀了”.厘米伊一把抓起了自己的小刀.调整姿势冲向克拉文


邦克:

“可恶!!!”咬着牙举枪对准了克拉文的头


派普:

“等等厘米伊,我觉的你需要这个”将包里的撬棍递了过去


厘米伊:

“好嘞物理学圣剑get。”


厘米伊:

(系统提示.现在厘米伊是主副手武器状态。))


克拉文:

被厘米伊吓掉了小刀!!!


邦克:

颤抖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乘务员看到了邦克颤抖的手,察觉出了他也是个基佬的事实


赫尔:

(这种时刻乘务员还在走神啊!)


厘米伊:

.厘米伊熟练的双持.向克拉文冲过去.



龙虾仔惨叫一声,在厘米伊和邦克的合体技下遭到暴击,就这样消失在了灰烬之中。


克拉文:

“……下次再一起喝酒吧”


厘米伊:

漂亮的一击ko.厘米伊向邦克投去了“干得漂亮”的眼神



战斗结束,大家惊魂未定地瘫坐在,嗯,克拉文的尸体旁边。



跟刚在鸦羽的怪物比,他显得十分的娇小。



……虽然表面积增大了是没错。


派普:

看到刚刚不久前还在抽烟的朋友突然变成了怪物,一时间有些恍惚


邦克:

[图片]


邦克:

“呜呜呜克拉文!!!”


厘米伊:

厘米伊捡起了克拉文的小刀。“好吧.我收下它吧””


赫尔:

“………………安息吧”


邦克:

从纸牌里抽出一张红心2,烧给克拉文


邦克:

“以后再一起玩牌吧”


赫尔:

“…………这样下去,难道我们都会……?”


厘米伊:

“嗯.....”厘米伊捂着伤口.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说“..这些怪物.都是人变的..什么原因导致变化我们还不清楚...””


赫尔:

走过去检查尸体,特意去看了颈部。



赫尔仔细检查了克拉文的尸体。他伤得很重,后颈上有一个新鲜的印记。


赫尔:

“这个印记……我记得,也在戈登的身上出现了。”按捺着心中的波动,老天保佑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


派普:

“和戈登的印记是一样的么?”走到了赫尔的身边


厘米伊:

.“派普先生您认识这个符号吗”


邦克:

“喂,那边那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冲过去拽住斯大林的衣领


斯大林被邦克提起了领子,只能艰难地扬起脖子呼吸。


派普: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我只知道这仅仅是个古安缇语符号,但是他们都出现了这个印记,似乎有些不太好的关联。”


赫尔:

“请冷静一下!!!”赶紧跑到邦克和斯大林的身边



乘务员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这几个人。她想起自己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想看看这个叫斯大林的青年到底在想什么


邦克:

“你知道这是怎回事吧?”压抑着愤怒注视着这个怪异的青年



“……”他一言不发。



派普用余光冷静地看着斯大林。在那具流不出血的身体里,有无形的愤怒暗潮汹涌。


邦克:

身边的人接二连三死去,这青年冷漠的态度激怒了自己,挥动拳头重重打上他俊美的脸



斯大林被揍得后退了一步,接着移开了视线。



“第二个。”他说。


赫尔:

“邦克先生,就算你打死他,克拉文先生也不会复活了。而且现在什么都还不能确定。”


厘米伊一言不发,听着大家的争吵”



乘务员星星眼的看着邦克,觉得邦克很man


红茶神父:

“冷静点那边的年轻人,人死不能复生……”神父极力试图分开这两个人


 “不”厘米伊说,“恰恰相反.现在的情况很可能是人死了会复生”


派普:

“此话怎讲?”


邦克:

“但他知道这件事是注定要发生的吧,而且今后也会继续”拽紧拳头,愤怒地瞪视着青年“如果你再隐瞒什么,我说不定会杀了你”


厘米伊没有回答,走向克拉文的尸体,调查起来



“我真希望你能做得到。”他对邦克说。



厘米伊仔细观察了克拉文的尸体。他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收到了外力的攻击,而是因为被身体内困住的怪兽撕裂直接导致的死亡。


邦克:

“那你要来试试看吗”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把枪重新上膛,枪口抵着青年的太阳穴


红茶神父:

神父一把抓住了青年的枪口


赫尔:

“邦克先生,请让我和他单独谈谈吧。斯大林,介意过来一下吗。”盯着青年仍然清澈的绿色眼睛


红茶神父:

“之主在上。争吵无济于事”



“你该尝试更加有效的方式。”修菲萨对邦克说,“上一群想这么做的人们,他们得在歌声的支持下,用,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根的铜钉将我钉死,封死棺木,将神殿沉入海底才做到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想出了这种点子,但着实有效,你可以作为参考。”他说。


赫尔: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脱力地扶额)


邦克:

“那你他妈不早说!”刚才神父说的话不知为何让自己这个唯物主义一瞬间真的相信有神,收回枪埋头向森林走去,一路上自言自语着“如果早一点……那个时候没有害怕的话……说不定,克拉文就不会……”


 “如果你是神的话.” 厘米伊抬起头.“那刚才你就是在看着我们死咯?”


邦克:

“即使我一个人也好,要去阻止他们”


厘米伊:

“慢着邦克.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你知道你要去哪里吗”


厘米伊试图阻止邦克.经管她自己也只剩半条命


“因为我的职责只是观测而已。”修菲萨说。


邦克:

“刚才的树林传来的歌声,一定在那里没错”


派普:

“别冲动邦克,这个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解决的,如果你说的是‘他们’的话”



修菲萨说着:“无论你们做出了怎样的选择,这都是属于人类的美妙的权力,我无权干涉。”

“我太老了,已经感觉不到那些东西了。”他看着自己的手,“……但是你们可以。”


 “....虽说和我的工作有点像..但是果然还是混账啊.”.厘米伊放弃了手上的调查.坐了下来。



“为了克拉文的邦克啊,”修菲萨说,“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邦克:

“你还不明白吗”叹了口气,吹了几阵冷风,内心的愤怒已经平息了一点“如果我们再这样拖延下去,只会是同样的结果……我不想再向同伴开枪”



“因为知晓真相的人总是闭上眼睛的。”修菲萨宣告着,“他们并非自己变成那样的,有人将歌种在他们身体里,现在只是结出了果实。”


赫尔:

(没有参与对话,只是在,疯狂地逼着自己思考)


厘米伊:

“歌?什么歌?” 厘米伊猛然坐起身来


派普:

“歌?”


邦克: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但你得告诉我如何才能结束他们的罪恶”


红茶神父:

“啊,这位年轻人对于那些被遗忘的传说可真是熟悉啊”【摸下巴



“神父你对这些传说很懂吗”


赫尔:

“被遗忘的传说?”


红茶神父:

“这个年轻人说的歌啊,果实啊,跟我以前看到过的传说很相似呢。”


邦克:

显然他们说的已经超出了智商范围,呆在原地静静地听着


派普:

“什么传说?”



“是怎样的传说。。。话说神父你多大啊啊”


红茶神父:

“古时候有可以吟唱魔法的人们。据说他们还没死绝潜伏在人世间游荡,会把人变成怪物。他们化妆成普通的人类,把’歌‘种在人的身体里。等到’果实‘长出,就开始荼毒人间。”



:“化妆成普通人类。。。把人变成怪物。。。”



“那并不需要太久。”神父总结道。



乘务员瞳孔一缩:“您的意思是,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赫尔:

“但这是为了什么呢,把我们变成怪物又能有什么好处?”


红茶神父:

“在暗中靠近身边的人,并且种下’歌‘……这个传说年代非常久远了,但是这’果实‘的生长方式,倒是和刚刚死掉的那个年轻人非常像。”


邦克:

“我会把他们找出来然后杀掉”



“他们?!?!”


赫尔:

“问题就在于怎么找出来。而且……这不就是逼着我们互相怀疑吗”



怀疑的看向神父



想看透神父在想什么


赫尔:

“不,我不是说神父要互相挑拨我们……”


派普:

“我也觉得不是很像,如果神父真的想挑拨我们的话,戈登变异的时候应该会告诉我们了吧?”派普坐在地上若有所思



乘务员忍不住怀疑地看向了神父。神父的表情是十分真挚的恐惧、激动和平静,他一边害怕着此时上演的一切,一边又为能在这种情况下领导安抚人们心灵、成为了真正的神父而感到兴奋。



乘务员还看出神父并不是个基佬,谢天谢地。


厘米伊:

....“大家都毫不犹豫就相信了这种”


厘米伊:

“要我们自相残杀的说法?”


邦克:

“没人说要自相残杀才是解决的办法吧”


红茶神父:

“并不需要自相残杀啊,我们一起行动就可以找出真相”【苍蝇搓手


邦克:

“这个时候我建议分开独自行动”



“重要的大概是叛徒这么做的目的吧”


赫尔:

“所以把人变成怪物到底是有哪里好了,还是说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把我们变成怪物”


赫尔:

“如果是后者……啧。”



“我觉得分开行动容易被叛徒钻空子,还是一起行动比较好吧,大家互相监视?”


邦克:

感觉这群人讨论起来只是在加速自己的灭亡,无奈地起身向森林走去


红茶神父:

“我也觉得互相监视是个好办法”一把抓住试图跑路的邦克“来,zusammen”


邦克:

“喂,你好烦,管好那堆人就行了”不耐烦地看向这个婆妈神父


派普:

“邦克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吧,这样也好有个照应。”跑着追上了邦克,“我对你说的奇怪的歌声也有些疑虑。”



神父还想拼命说服他,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他刚刚被乘务员X光电眼扫射过的胖次被吹了起来,冰冷的霍克里加的秋风将他冻了个够呛


赫尔:

(??????胖次是怎么被吹起来的)


红茶神父:

“……至少让我跟你们一起去见证一下那个传说”来不及掀袍子对于传说的向往冲了上去



乘务员觉得这个神父其实很有当基佬的潜质,这无风自舞的内裤……


派普:

“厘米伊女士,能把撬棍还给我吗,我得带件防身的武器。虽然我战斗能力并不出众。”



乘务员默默的拽住了拖着内裤到处跑的神父,决定拖他去补内裤



但是因为蛋蛋被冻到发痛,神父最终还是捂裆蹲下了……


红茶神父:

“[图片]”


厘米伊:

“....” 不情愿的交出撬棍


邦克:

“虽然我不认为一起行动是个好主意,不过如果你能跟得上来的话”


派普:

“谢啦”


派普:

“好的,希望我不会拖你的后腿!”


邦克:

“而且如果你突然变异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如果危险的人是我,就请你保重”



说着, 邦克和派普就一起前往了森林,留下还没缓过来的厘米伊、神父乘务员、赫尔和斯大林。


派普:

“既然选择了一起去,那么请相信我已经做好了觉悟。”


邦克:

虽然是个老学究,但还是很有魄力嘛,内心默默地产生佩服,对教授好感度+10



乘务员烤着神蛋觉得自己闻到了基情得味道



虽然这么说着,神父一边捂着蛋蛋一边悄摸摸地尾行了教授和邦克,这个hentai。


赫尔:

默默地在车厢的各种垃圾中翻找


邦克:

从行李里面找出了警棍别在身后,将蜡烛,火柴和烟,军刀……将能带的全部带在身上,捡回刚才掉落的绳索后和派普向森林出发



“等等……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这么说着,跟在邦克身后的派普,忽然有点喘不上气地蹲了下去。


邦克:

察觉到后面的异常急忙向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个时候,待在原地的赫尔忽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妙,好像出走的人们发生了什么事——



他意识到,离开的人们中,有一个与他们完全不同的人。


赫尔:

“……!!这种感觉”


邦克:

“不会吧……这么快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掏枪再说



……………………邦克心里一沉,事情如他想象中一般朝向最坏的情况发展了:教授痛苦地跪倒在地,他的喉咙里发出了歌一样断断续续的气息。 在痛苦中,派普断断续续地说着:“非常抱歉邦克,可能我没办法跟你一起去寻找事情的真相了,我能感觉得到我体内有某种生物正在准备破茧而出,离远点,我无法控制我自己!如果可以的话,照顾好团里的其他人,啊!!!!!!!!!!!!!!!!!!!!!!!!!!”



血肉四溅,派普的脊骨穿背而出,在那之上,鸦羽的怪物又一次凝聚成形。


红茶神父:

“哦,真神啊”


邦克:

虽然想跑但是担心他回去袭击其他人,选择和他战斗“希望我不会就死在这里啊”


赫尔: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我们出去看一下吧!快点!”



“……”对邦克还是很在意的,乘务员决定跟着一起去


邦克:

向后拉开距离,寻找粗壮的树木作为掩体。趁着怪物刚刚苏醒,赶紧瞄准头部扣下扳机


赫尔:

(………………抓起坚硬的历史书冲了出去…………)


邦克:

“对不起了教授,不过我们事先有约定的吧!”已经失去好友的人此时毫无波动地向曾经的教授射出了一发无情的子弹


派普:

试图躲避迎面而来的子弹,虽然移动的很及时,但是却还是被飞来的子弹擦伤了肩部



担心着邦克的乘务员,飞快的感到了现场,看到了邦克向37仔射击的场面,赶快找了一个位置准备伏击


派普:

由于子弹的擦伤似乎打中了动脉,所以在踉跄中无法躲避乘务员的攻击,被乘务员一拳正中伤口。



乘务员抢过菲尔的历史书就是一顿砸


赫尔:

(呃…………)目瞪口呆


派普:

由于连续受到两次重伤,感觉到力不从心,根本无法组织正面进攻。


红茶神父:

神父被吓到懵逼,楞在原地



啧了一声撇开神父,冲向想冲向邦克的派普仔,然而踩到树枝摔倒了,被地上突出的树枝戳穿了身体……

本来这么以为的,但结果只是擦伤



赫尔:

(????????????????)




红茶神父:

自知无力战斗的神父默默祈祷着真神能够眷顾这些可怜人



乘务员站了起来,看了看瑟瑟发抖的赫尔和神父,以及愣神的邦克



沉默不语,邦克继续勾动扳机。


派普:

看着这群人:???



邦克的子弹穿过了怪物的头颅,它像一阵青烟一般消失了,只留下派普破碎狰狞不成人形的尸体。


赫尔:

“…………越来越快了”


派普:

“再……再见了 朋友们……”



只留下了惊魂未定、筋疲力尽的众人。

乘务员惊魂未定的,冲向了邦克,将他抱在怀里


呢喃的说:“你也不秃啊……”


邦克:

虽然不知道妹子在说什么秃不秃的总之妹子胸口好软好舒服



“……”试图给邦克拔毛


邦克:

以更快的速度握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


赫尔:>////////////////<


邦克:

“你再搞事我就要亲你了”


红茶神父:【我瞎了 也变强了



赫尔:

(然后过去把历史书捡回来了)


红茶神父:

(年轻人的爱情真是真挚)(感动状


赫尔:

(抱紧了我的书……………………)


邦克:

对着妹子一脸春情的样子其实自己是个处男所以正在被水淹没



“开什么玩笑啦,讨厌”乘务员不知所措的拍开了邦克,去找赫尔理论他的历史书为什么如此有杀伤力了


赫尔:

“可能这就是历史的厚重吧”(死鱼眼)


邦克:

感到十分后悔正蹲在原地画圈忘记了真正来的目的



“赫尔先生,列车上是禁止携带易燃易爆及危险品上车的,现在将您的历史书列为危险品暂时缴纳”



“不过很感谢您的历史书……”


赫尔:

“它只是一本书!您要做什么!”



“暂时没收!”把书拿过来卷起来塞进BRA里


赫尔:

(………………所以这位小姐是平胸然后穿了巨大的bra吗………………)


邦克:

回过神来,斯拉夫蹲在教授尸体旁边


邦克:

在看起来惨烈的肉块上放上一根香烟“这是还没来得及还你的,在天堂慢慢享用吧……”


标签:圣歌德嘉的晚钟火车团来自弗拉塔的旅人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