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来自弗拉塔的旅人(IV)

发布时间:2018-06-25 11:55
作者:柏锐

来自弗拉塔的旅人(IV)

参与

KP:柏锐

赫尔:绯寒桜

邦克:Yorda

派普:三七

锡德尔神父:约壳

乘务员:撒布

厘米伊:Limii





大家瘫坐在教授的尸体前,久久不能言语。

邦克:

起身继续前进,去查看歌声的源头

厘米伊:

看了看地上散落的羽毛和血肉模糊的尸体.厘米伊叹了口气

厘米伊:

“.你要去哪里.我和你一起!”

说着,厘米伊追上了邦克

红茶神父:

把赫尔扶起来。“你还好吗,年轻人?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厘米伊:

这种情况下,两个行动很危险.但是一个人更危险.

邦克:

一言不发沉默地走着

默默的跟上邦克

这么说着,大家仿佛突然忘掉了中出叛徒的事情,默默地聚在了一起上路了。

厘米伊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想去翻地上的教授酱,她转身的那一瞬间不小心被树枝绊了一下,脸朝下摔进了一坨,还带着余温的,黏糊糊中。

……………………厘米伊,san check please

跟着厘米,赫尔也蹲了下来,仔细查看了厘米摔进去的位置。他 强忍着 恶心 在 泥泞中 辨认着

凭着他还没还给老师的知识 他发现了

一些仿佛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异常的

器官。

赫尔,SAN CHECK PLEASE

相比较于教授的年纪,他的松果体并未萎缩,而是呈现一种晶莹饱满的样子,在脑汁和浆液之中。

赫尔意识到

教授

和他们

完全不一样。

他是

超出常理的

无法理解的

另一种生物。

说着一边san check一边赫尔把手伸进酱里握住了那个松果体,在众人目瞪口呆一言难尽的表情里塞进了口袋里。

还把沾了脑汁的巴掌往脸上糊,可见SAN值暴跌。

厘米伊:

厘米伊一脸懵逼。(你干脆也拿走他的肾算了?)

厘米伊:

“好吧.我们也只能继续行动了”厘米伊从血肉模糊中站起来。

赫尔:

“……是啊。”

厘米伊:

“除了这个松果体和森林里的歌声.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

“我觉得那阵歌声真的很不妙……你们真的要去吗……”

赫尔:

“我并不认为是森林里的歌声导致了变异。考虑到戈登的情况。”

众人走着走着,终于到了小树林。

“咱们留下来荒野求生不好吗QAQ”乘务员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有点难过

厘米伊:

“的确。那个囚犯在上车之前就有些问题”

厘米伊听到了树林里的歌声。确实是和他们之前形容的一样,仿佛是教堂圣诗班所吟唱的歌曲。但是听得越久,就越有低低的窃语缭绕在她耳边。她强忍着不适对大家说:“跟我来。”一边顺着歌声向前走去。

乘务员想试着回想之前歌声的方向,但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众人走着走着,眼前忽然一片明亮,在这林子的中央,终于失去了树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神殿的废墟。它看上去破败不堪,廊柱覆盖着厚厚的青苔,门内黑黢黢的,歌声延绵到了里面。

厘米伊:

“啊...我了个大去.这地方很不妙啊....”厘米伊野性的直觉在强烈警告着

赫尔:

“确实……感觉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

“是吧……我们还是回去等待救援吧……”

厘米伊:

“但是谁能救我们呢?..”

邦克: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情况”

厘米伊:

“慢.””

邦克:

“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你们就快逃,知道吗?”

厘米伊:

“斯大林会不会知道什么?”

邦克:

“我从来都不是个依靠神明的人”

赫尔:

“也许修菲萨知道,但我们谁能从他嘴里问出来话呢。”耸肩

厘米伊:

“他只是个疯子!.他才不是什么神!.”

邦克:

“更何况哪个家伙也许就是个神经”

厘米伊:

“.这种疯子的场合就应该交给疯子处理.这地方太不妙了.”

“那我们要回去把他找过来吗”

“为了防止迷路,留一个人在这里烧柴火做路标吧”

邦克:

“先让我进去吧,相信我”双手握住了乘务员的肩膀,认真地

就在这个时候,赫尔一个回头,神父正鬼鬼祟祟地接近他。

“更担心你好吗!!!”

厘米伊:

..“真的假的啊..真的很不妙啊...那个声音” 厘米伊喊道

红茶神父:

“……有吃的吗”

红茶神父:

“突然饿了!”

厘米伊:

........

红茶神父:

“[图片]”

厘米伊:

“。赫尔先生。对。麻烦你把刚才挖出来的那个东西给他吃吧”

赫尔:

“这样真的好吗……”

邦克:

“住手啊……”

红茶神父:

神父突然抢过了松果体,吃了下去

赫尔:

“excuse me?????????”

厘米伊:

“.哎!什!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在想什么!...

赫尔:

“不准吃!!!!给我吐出来!!!!”抢

赫尔:

“md你们也帮个忙!这种东西不能说吃就吃吧!”

红茶神父:

“啊!这个葡萄味道不错!!”

厘米伊冲过来想强逼神父吐出来,但是却失败了。

邦克:

跑到神父背后猛拍一巴掌

然而神父含得又深又紧!

在赫尔厘米伊和邦克的轮番殴打下

仍然没能吐出来!

乘务员面无表情的对神父使出了吐出胖次拳

厘米伊:

...“那就.好说了“尝试失败的厘米伊冲了过去.把神父的双手扣在背后.用从大衣口袋拿出的手铐把他铐上了”

厘米伊:

“这样我们也好有所准备”

赫尔:

“讲道理,如果乘务员小姐失败了,有没有口枷给他戴上”

娇小的乘务员对着神父的肚子发出了重拳挥击!!!!!!!!!!

不愧是斗殴有85的谜の乘务员小姐,当下就把蛋蛋取了出来!!!!!!!!!

厘米伊:

“他吃的不是蛋蛋吧!”厘米伊咆哮

赫尔:

“………………所以是为什么要吃下去啊!!!”

乘务员想了想,说:“……这个暂时还是,交给我保管吧”【冷漠的对神父挥舞着拳头】

红茶神父:

“………………不知道,脑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厘米伊:

“你居然没事..神父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赫尔:

“………………你就说和门里传出来的一样么”

厘米伊:

要么是叛徒.厘米伊想.要么就是一个脑残.我是不是应该介绍我们医院给他?

赫尔:

“乘务员小姐,不介意的话那个还是给我吧”

说着,神父又凭借着他对派普酱松果体的饥渴之情!!!

啊呜一口!!!

把蛋蛋抢了过来!

赫尔:

“???????wtf”

“神父先生,看来我要把你的胖次剪成碎片您才听话是吗”(摩拳擦掌)

邦克:

“……准备再次接受调教吧神父”捏拳头

邦克说完就是一拳,神父再一次被殴打到呕吐。

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厘米伊:

“这有问题.这不正常” 厘米伊喊道

“…………我觉得神父很奇怪”

笑死……………………………………………………

赫尔:

“神父明显是被控制了!!!”

邦克:

“要不要把他捆起来”

邦克:

“你们在这里看着他吧,我潜入进去看看情况”

厘米伊:

好啊。

“恩,有必要束缚神父的行动”

厘米伊:

厘米伊顺手撕下一些绷带

厘米伊:

.扎在神父嘴上。“哎我还真是熟练啊.毕竟工作上这么做很频繁” 厘米伊自言自语

正在你们这么说着的时候,赫尔忽然抬起头看向废墟的方向。

修菲萨正坐在台阶上发着呆。

赫尔:

“你……?”

“?”他楞了一下,“抱歉,我走神了多久?应该还没一年吧?”

赫尔:

“怎么说呢……虽然我觉得看到瞬间转移什么的应该很惊讶才对…………”

赫尔:

“你还想得起来你走神之前在哪儿吗……”

厘米伊:

(他怎么在这.。不行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警告.。之后会很危险,从来没有过如此紧张害怕过) 厘米伊退到众人身边.默默把手伸进装着小刀的口袋

“你们的教授,死掉了是吗?”他答非所问。

赫尔:

点头,“这个你也知道了吗”

邦克:

等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四处查看神殿寻找入口

邦克:

希望能有一个比较隐秘可以潜入的地方

修菲萨点点头。他站起来,看着你们:“歌蒂法尔也不在了,就让我破一次例吧。”

说着,他欠了欠身,示意你们跟他向废墟内部走去。

赫尔:

“虽然我还是挺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儿的……不过大概你也不会说…………………………”

邦克:

“……你听着,没人让你帮我们,我不会谢你的”

厘米伊:

“你们真的觉得他是在帮我们吗!他是在让我们去送死!...” 厘米伊在众人后面喊道

“不,这是我在请求你们的帮助。”他说。

“你想要什么帮助?”

厘米伊:

“相信我的直觉!这个自称是神的家伙不是善类!这世界根本没有什么神!”

说着,修菲萨单膝跪地,他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划过眼睛的位置,是一个标准的未等十的礼仪。

“这个文明要结束了,或者说,到了它该谢幕的时刻了。”

邦克:

“厘米,我是非去不可,如果你觉得危险的话就在这里等我们吧,一个人还比较安全,真的”

厘米伊:

“唔...!!” 完全无法反驳

赫尔:

“我……我相信。”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未来会有更多的像派普一样的玛歌嗣出现,冲突势不可避,会有战争发生。你们现在所遇到的,只不过是未来的缩影而已。”

厘米伊:

“这些是谁造成的!是你吗!” 厘米伊喊道

红茶神父:

“瓦要见之主!!!”【扭动上前

赫尔: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之前的那些异化都是派普?”

“不,这是天性。”他说。

红茶神父:

“妈妈瓦见到神惹!!!!”【因为被绑着口齿不清

赫尔:

“”沉默

“一匹像我一样的伊榭派了她的属徒混入了你们之中,他所做的,异化的怪物,甚至是杀戮,未来的你们将习以为常。”

“这不是一匹伊榭该做的。我不该阻止你们人类,但我必须制裁违反了玻尔兹曼诫约的她。”

邦克:

“既然和你是同族,你不应该知道她的属徒是谁吗”

厘米伊:

“他是谁!”

赫尔:

“那个属徒究竟是谁?”

“我知道,但是一个人类的行为,我不该对此置喙。”

厘米伊已经难掩愤怒的神色.但是本能让她冷静下来.观察对手

赫尔:

“也就是说他还活着,而我们要自己去找出是谁。”

邦克:

“她的属徒还是人类的意思咯?我还以为是个怪物,说着像神父说的,是个装扮成人的什么”

厘米看着修菲萨。他面无表情,但那双眼睛出卖了他:那绿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恨、对无法阻止对方的愤怒,以及对走到这一步的你们的骄傲。

“而我必须阻止苏玛,所以——”

“——————就必须唆使你的愚民,让他们牺牲自己解放你吗?”

赫尔:“是谁?”

乘务员害怕的全身颤抖了起来

巨大的振翅声从天而降。修菲萨愕然地抬头,不知何时,一个俏丽的少女轻飘飘地出现在废墟一角的倒下的石柱上。

她有着一头青绿色的长发,打着卷儿披在胸前。那双眼睛是浅浅的琥珀色,闪烁着柔和、憧憬又喜悦的神色。

厘米伊:

“...这次又是谁...”

邦克:

“谁是他的愚民啊!而且凭什么我们会牺牲!”女人的话让自己十分不爽

“还未能拜见您呢,修菲萨。”她柔声说,“我来迟了。”

“……你不该让你的属徒这么做。”修菲萨说,“这违反了诫约。”

“我还以为自从高考之后就再也不用遵守校规了。”苏玛歪着脑袋,用苦恼的眼神看着比她年长快两个纪元的伊榭。

厘米伊:

(所以这就是那个苏玛吗。) 厘米伊已经有点混乱了

赫尔:

(两匹伊榭……真是做梦也想象不到的场景)

“就如我所说的,他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骗你们进神殿,把他的本体放出来,要不然以他现在的情况,连我这种年轻的伊榭都没办法解决。”她耐心地对厘米伊说。

邦克:

“虽然你在这里说些废话,但既然你就是让之前那些事情发生的罪魁祸首,我想你就应该知道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为何”

“虽然一直知道他不善言辞,这次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她顺口说着。

“……正如苏玛所说。”修菲萨平静地说。

“当然,小妹妹你还年轻,并不知道世间险恶。”苏玛说,“别被他的外表所骗,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匹伊榭,经历了所有战争的伊榭,以及杀死了最多人类的伊榭。”

邦克:

“我可不是来这里听你们两个神聊天的”拔出枪

厘米伊:

...(果然之前的直觉都是对的.那个所谓的神不是什么好人.现在的情况估计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了。我虽然不信神,现在也不信。.) 厘米伊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可能在这里就要结束了

赫尔:

“可又如何?至少不是他让谁杀害了我们的同伴”

厘米伊:

“是啊.我们.只想活下去,生存下去” 握紧了刀子

“你们的先人为了阻止他,牺牲了三百人将他的记忆掩埋在了这废墟之下,沉入深海。没想多沧海桑田,竟然也有重见天日的时候。”苏玛感慨道。

“不不不,你们误会了,我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修菲萨而已。而派普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不关我的事。”她无辜地说,“他大概只是想让你们变成怪物,好激怒他,让他可以达到目的吧。”

“……我只是要在这里阻止他而已。”

邦克:

“喂”转头对修非萨说“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我更讨厌你的同类。你要利用我们的话,不该告诉我如何除掉她吗?”

说到这里,修菲萨突然脸色一变,向着你们的方向喊着:“堵上耳朵!!!”

赫尔:马上照做

厘米伊:马上照做

红茶神父:捂上耳朵

邦克:+1

捂上耳朵的那一瞬间,你们听到了苏玛温柔的女声:

“要成为我的属徒吗?”

……然而  乘务员没捂住耳朵,她的身体还在颤抖,不,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失去了对自己身体控制一般的开始颤抖————————

接着,苏玛身形像浓雾一般散开,苍翠的绿色像草木一般展开,披散在鳞片之上,巨龙长长的颈部从翅膀的掩映之下高高抬起,睥睨着惊恐的渺小的人类。

厘米伊:

“你给我去死吧!什么属徒!我只为我自己而活!” 厘米伊大喊

“那么,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啊,你身上带着好东西呢。”她看向乘务员,“是从朋友身上偷来的,散发着诱人气息的,被我感召的遗物吧?”

邦克:

“可恶!!!”再一次为自己的犹豫不决而愤怒

厘米伊:

“别给她!快来我这边!”厘米伊继续喊

然而乘务员的眼睛已经逐渐失去了焦距。说着,苏玛垂下了颈部。素因不受控制,或者说,顺从着心底真正的想法,她走向了龙形态的伊榭,在她露出的脆弱的颈部,献上亲吻。

邦克:

瞄准物品

“你们快到神殿里面去,这里有我。”在你们松开手的时候,听到了修菲萨压低的声音。

“毕竟无论再怎么置身事外,”他苦笑一声,“你们也是我的子民。”

赫尔:“该怎么样才能帮到你?”

就在那一瞬间,邦克压低身体,向着素因的方向开了一枪!

“……你们下到神殿里。”修菲萨说,“这是我的请求,选择权在你们。无论你们最终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为你们骄傲。”

赫尔:

“……神父,厘米伊,邦克,我选择去到神殿里。要一起吗?”

邦克:

“骄傲个球,等我解决了她我就来收拾你”

红茶神父:

“走吧,快跑!”

厘米伊:

“....只能这样了.我跟你一起”

说着, 四个人冲进了神殿内部。

神殿很深,进门就是向下的螺旋状楼梯,盘旋到深不见底的地方。

赫尔:先停顿,观察一下里面

邦克:专注跑路

红茶神父:用尽毕生信仰观察

神父环顾四周,这里和外面一样破败,长满了苔藓和藻类的尸体,看起来确实像在深海中沉睡多年。楼梯一路向下,不知道有多深。那之前的歌声越来越响,像正从地底深处传来

红茶神父:

“这确实就是神庙,但是可以阻止那头龙的东西在哪里呢”

赫尔:顺着台阶往下跑

红茶神父:一路火花带闪电

赫尔:侧耳聆听,却什么都没注意到

红茶神父:神父侧耳倾听,感觉到了奇怪的东西

赫尔:

“神父你注意到什么了么?”

红茶神父:

“……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们。“

跑着跑着,众人终于到达了神殿的最深处。四周一片空旷,中心是一个圆形的祭坛,两边则堆满了身着司祭礼服的枯骨。

赫尔:

“所以我们需要做什么……?在哪里?你听得懂他说什么吗?”

祭坛上面摆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装置,歌声正从那其中传来。

赫尔:观察装置

红茶神父:”是不是要处理一下这个装置??“

就在这个时候,厘米伊试图上前观察,却在触碰装置的那一刹那,像是被火光灼伤一般,她眼前一亮,然后迅速地灰暗下去。

厘米伊:“总觉得今天好挫败”

赫尔:

“厘米伊?你还好吗?”

“你们不该动这个东西的。”

听到了声音,赫尔抬起了头,只见一个穿着华丽的司祭礼服的半透明的身影,漂浮在空中。

红茶神父:”这是什么??“

赫尔:“你是谁?”

“停了这首歌,沉睡的巨龙会披着光与火降临。而释放了它的你们,也不会收获仁慈。”司祭说。

赫尔:“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红茶神父:”来吧,让我们看看传说的光和火“

赫尔:“我想救一个人,或者不能叫人,我不知道。如果只有做这个,那我会做”

“我是为了让他沉睡而死去的千百个司祭中的一人,此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守在这里。”他说,“我必须警告你们,这首歌无法停止,让他在现实中熄灭,意味着在你们的脑海里永恒盘桓。”

“即使如此,你们也有那样的理由这么做吗?”

红茶神父:”跟死人没有道理可讲“

赫尔:“…………伙伴们,我不能决定你们的选择。但是我会做,如果你们要阻止我的话就是现在了。”

红茶神父:”听从你的心把,年轻人“【一脚把赫尔踢向音响

邦克:“现在就逃走太丢脸了吧……人总有一死,苟且死后去见克拉文有何面目呢?”

赫尔:“那么怎么关掉它?”

厘米伊:..“殴打可以吗!”

红茶神父:”尽情打爆把“

不由分说,神父冲上前去,一脚踢飞了音乐盒!声音戛然而止。

红茶神父:”啊,就这么坏了吗“

“妈的管那么多干嘛大家做好准备”

赫尔:“nice job!!!”

“那么,”司祭悲伤地说,“就闭上眼睛吧。”

赫尔:捂住了眼睛

红茶神父:闭上眼睛

邦克:闭眼

厘米伊:闭眼

就在那一瞬间,音乐盒内的歌声突然出现在你们耳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占据了你们的听觉,最终成为了你们内心世界中唯一的旁白。而与此同时,在闭着的眼球内部,巨大的烈焰夹杂着创世般的光芒从你们围绕的祭坛的位置冲天而起,散播开来,化作巨龙的形状不断上升,上升,对身处地底的你们来说,那就是笼罩和庇佑的天穹的颜色。

即使寿命短暂,无法还原历史全貌,对世界一无所知,但你们本能地意识到:

那就是你们的伊榭。

他只会为你们而战。

然后一切归于静默。

红茶神父:

”[图片]我要成为教会名人了“

赫尔:

(修菲萨……………………)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听到了声音,邦克勉强睁开眼睛——在那之前,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躺平在地,还老想着打小小的喷嚏。

在他面前的是面色紧张的医务人员。

他抬起半个身子,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霍克里加边境急救站了,旁边的床上分别躺着锡德尔神父和赫尔。

邦克:

“梦?”

就在他醒过来的那一刻,那歌声再次响了起来。

医务人员的声音变得更加模糊。

锡德尔也醒了过来,他看向门边,除了歌声一无所知。厘米伊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那里,表情惊疑不定,像是不太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找不到你们的所在。她张了张口,神父却除了歌声,什么都听不到。

这大概就是代价,他想。

FIN

标签:圣歌德嘉的晚钟火车团来自弗拉塔的旅人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