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潘洛斯-古萨迪杨波动对地球律场影响效力研究

发布时间:2017-10-28 15:45
作者:柏锐

Penrose-Gurzadyan波动对地球律场影响效力研究
潘洛斯-古萨迪杨波动对地球律场影响效力研究


2253年,一种有别于电场、磁场、引力场的新场被来自布雷提奥(Bretio)和格拉希蒙(Glacimont)的研究员潘洛斯(Penrose)和古萨迪杨(Gurzadyan)发觉,并被命名为律场(Cantus Field)。

律场

早在2224年,帕罗尼克就已经展开对律场的研究。目前已知的是,这种场的产生动因并非是空间内测引起,而是源自更高的维度。它可以同弦理论结合,从而解释目前社会上存在的空前状况。

影响方法:场的影响方法中的粒子性实际上是纯粹弦环的空间区域叠加的合成。在此我们沿用了前人对以太的定名来形容律场的作用:它无处不在,同时又不会被普通人感知。目前,我们估测它的有效半径直达电离层。

·注意,律场的物质具有波粒二象性,目前对其命名并未有统一意见,以下我们按传统定义一律称呼为音子(Soioton)。它下分多类,现统一定义为音子。

·虽然证实律场产生自地球内部,但在地球上必须经由律场发出的震动进行扩散。此时的音子初级量子化。

律场的作用:

产生震动,构造音子。

提供奏子干涉必备的能量,该能量产生于Penrose-Gurzadyan波动。

定向改造人类松果体和垂体,这个过程我们称之为感染。

律场改造感染者的具体成因不明,目前有一种大胆的假设:律场本身具有改变因果律的能力,从这一点考虑,感染者的选定的情况可以理解为强烈的因果逆转,即“在确定‘果’为某人的情况下来造成目标为感染者的条件”。从这一点考虑,任何人成为感染者都是存在可能的,其理由“或许只是暂时没有被造出”而已。

其中缺失的因果律在被改造的感染者身上进行补偿。具体补偿情况因人而异,但满足因果守恒定律。

律场对人类松果体的改造被认为是初次感染,而后者自身能力异化(如臂力,智力等)则依赖自身接收音子后体液调节和神经调节控制腺体产生强化能力,并且该强化反馈为正反馈,其结束机制根据能量供应控制。同时,该调解又反作用于松果体,使之分化发展,使接收能力固化,即只能接收单一音子。

粒子

音子

如前文所述,音子的类别仍可再度细化,研究表明,提供影响现实能力的音子至少有四种(不包括亚种)。

奏子

同释放半径900千米的音子不同,奏子在一定时间后会自行衰变失效,释放半径很小。

释放奏子的具体影响:扭曲现实力场,从无至有地生成无生命事物,并可以以肉体为基点制造新力场。

就目前案例分析,扭曲现实力场多表现在空间方面,感染者依靠自身影响现实,使空间发生折叠、歪曲。在个别案例中因为时空间的联系会出现时间歪斜、减慢等现象,实际情况须根据该扩散者松果体发达程度为定。

高度发育的扩散者者自造立场中有存在独立力场法则的可能,其与现实法则的差别强度与该扩散者精神力强度成正比。

特殊人群

感染者

松果体异于普通人类的群体,全称“受律场影响松果体异常敏感并在生理心理方面异于通常人类的群体”。

感染者可按多种方式分类,其一为他们接收特定音子分类,其二按他们特定的演变形式分类。

α型感染者:先天性感染,通称“异调者”。能力在成长过程中呈Möbius曲线状提升,在青春期经历动荡期,并在成年后得到稳定。他们大多在幼年时期头发和眼睛呈浅色,由于成长过程中色素堆积而在成年后外貌与常人无异,而感官更敏锐。一般攻击性不如β型强,但能力范围更广,目前诞生条件不明。

β型感染者:后天性感染,通称“变奏者”。通常在精神遭受重大打击后,思维发出电信号的频率与律场发生共鸣,得以提升其松果体活跃度。一般后天感染会在人类14-18岁左右发生,概率很低,20岁以上人类感染的可能接近没有。被感染之后体内色素会在短时间内锐减,但仍不及α型幼年体程度。相比之下,β型感染者表现出的攻击性更强,但能力范围较窄。

感染者的松果体膨大,能够识别并接收音子,接着进行体液调节和神经调节定向地使身体异化。该异化方式根据感染者体质不同而分化。

人类松果体活性随年龄变化而变化,一般年纪越大越弱,感染者也满足该规律。

扩散者

基本体征与普通人类相似,松果体向改造音子并加以传播的方向异化的群体。他们本身没有异化肉体的能力,但可通过释放次级粒子的方式来扭曲现实立场。

释放的次级粒子被称之为奏子(Meioton)。产生奏子、并与现实正粒子碰撞湮灭的现象被称为次级量子化。

无论与现实冲突与否,扩散者根据其松果体能力的强弱可具象化自身领域,实质为扭曲现实力场和构造新场。

扩散者的存在是隐蔽而危险的。他们的眼睛大多呈深黑色,其诞生并不像感染者那样温和,更多的是撕裂人类的肉体从中直接出世。但除此之外,他们并不具有强烈的攻击性,也没有相应的战斗能力,其构筑力量的基本粒子——奏子也只能用以扭曲和构建空间。

最新研究表明,地球内部产生的律场实际满足一种被命名为Penrose-Gurzadyan的波动规律。该波动说明,地球律场强度同时间呈正弦函数态势波动,其周期异常漫长,谷期的时间就已几乎贯穿已知文明发展时间。

根据理论可以得出这样的假设,当律场能波动至谷期,人类无法感知到律场粒子的存在,并且由于律场能量的缺乏,奏子几乎不复存在。现实文明就发展在律场谷期。而当律场能波动至峰期,音子极有可能大量存在,那么在松果体活跃度和奏子影响下,未来的人类很可能会进化成一个新物种。

不仅如此,该研究同时涵盖了对史前文明情况的探讨。虽然它是否能证明其存在尚未可知,但不可否认的是,该研究若经证实正确,史前文明的全貌很有可能和现实文明完全不同。

标签:作品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