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娑伊娜的幻歌(坑)

发布时间:2017-10-28 16:40
作者:三七

娑伊娜的幻歌



Part.1

【启择 娑伊娜峰】

当奎尔德兰掀开位于娑伊衲峰山腰大本营帐篷的时候,迎面扑来的除了让人怠倦的暖意,还有呛人的烟味。

“到底是谁会蠢到在帐篷里吸烟。”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环视起来。这个帐篷是临时搭建起来存放登山必需品的。

“请不要在帐篷里吸烟,派普先生!我们现在可是在海拔3000米的高峰,这儿的空气已经够稀薄的了!”她对坐在一边的中年男子抱怨道,“顺便,换班的时候到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哦,真是不好意思。”中年男子挠了挠有些斑驳的头发,掐灭了手上的烟,脸上带着歉意走出了帐篷。

“这个人可真奇怪……”奎尔德兰想着,将帐篷掀起了一个缝隙试图驱散帐篷里的烟味。

“呼……”冷冽的空气从气管灌入肺泡之中,派普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越来越近了……”他从大衣内侧口袋里掏出了香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派普跟随登山科考队来到娑伊衲峰已经有四天时间了,娑伊衲峰在他们这些古安缇诺弥的生态学者的心中无疑是最为神圣的地方——无论是最原始的生态环境,还是蕴藏着的丰富物种资源,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生态历史学者为之倾倒。而派普却并不是为此而来,因为他是“感染者”,或者说是“乐者”

叶夫根尼·派普是被他的养母呈澄在霍克里加的大街上捡到的,那天他在乞讨的过程中撞到了从启择来霍克里加做学术报告的历史学者呈澄。呈澄原本一心忙于学术研究,无心成家,原本应该是随便打发打发就该回去忙自己学术的她却不知为何对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孩子产生了莫名的同情,便带着他回到了下榻的旅店,将派普收做自己的养子,并将他带回启择供他读书。但呈澄却并没有给孩子重新起名,她认为一切事物都应该保持最原始的状态,派普就应该是派普,而不是属于她的某个人。

派普第一次感知到“音律”是在他十三岁那年,当派普被几个小混混堵在小巷中敲诈零花钱的时候——原本只是挨一顿打的事情,但不巧的是那天这几个混混却吸食了某些致幻药物。当他们的弹簧刀在派普脸上游走的时候,试图抑制内心恐惧的他不自觉的唱出了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晦涩歌谣,轻柔悠远的音律和混混们扭曲狰狞的面庞融合在了空无一人的小巷之中,有种说不出的诡谲。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脸上缠着纱布的派普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之后,呈澄在抱着他痛哭之余也告知了之后的情景——警察赶到的时候,他和那些小混混一起昏迷在深巷中,令他们感到疑惑的是,除他之外,其他人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看起来就像是昏睡过去了一样。

而后根据医院流传出的消息,那群混混清醒之后每个人都有或轻或重的精神失常,最严重的那个甚至出现了精神分裂的现象,被遣送到市精神卫生中心了。

数天后派普出院,呈澄向学校申请休学一年来让他从此事的阴影中走出来,而派普则通过这段时间以“即使休学在家,也不能停止学习”的理由,在养母的帮助下将她书柜里的书籍都囫囵地看了一遍,其中就包含了关于玛依亚摩斯文明人类的记录——根据记载,在提柯诺嘉文明中,他们被称为“感染者”,全称“受律场影响松果体异常敏感并在生理心理方面异于通常人类的群体”,在玛依亚摩斯文明的他们则自称“乐者”。

在这一年的探究过程中,派普也渐渐认清了自己乐者的身份:乐者的松果体更为发育,可以接收音子。初始音律是铭刻在乐者的遗传基因中的。也就是说,就算没有后天的教导,乐者也有可能无师自通地学会使用音律——在标志着青春期(蜕变期)到来的某一日之前,乐者的异能很弱。而在青春期来临时,他们基因中的旋律会被唤醒,以安静时底噪的形式浮现。

自从出院之后,派普经常会梦见自己身处于一片原始森林之中,周围的环境虽然陌生,但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在森林里漫步一段时间就会自然醒来,再一次入梦时就会回到上一次梦醒的地方继续前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梦境中存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偶尔能听到风中携来的让人宁静的歌声,他一边循着歌声走,一边也模仿着歌声低吟——歌词并不属于两种文明中的任何一方,派普也不知歌词为何意,但却能模仿着发音。当他走出那片森林的那一刻歌声戛然而止,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潭碧绿,湖面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使其美丽的身影并不那么真切,这一切又如同一个无法名状的幻境。

“乐者,既然永歌梦境向你敞开了它的门,那么来吧,迎接你的使命。”

从梦中醒来的派普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梦的内容从三十岁开始就再也没有变过,女人的声音至此宛如休止符般将梦强行划上句点。他查过很多史料,但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对永歌梦境的记述都寥寥无几:学者们将它形容为世上唯一未经玷污的极乐世界,每二十年会随机出现在世界的一隅,据说这里维系着古安缇诺弥最初的生态,而且无论是玛依亚摩斯文明或是提克诺嘉文明都曾有学者观测到它的出现,但也仅此而已。这些毫无依据的记述与其说是史料,倒更偏向市井杂谈。

手表的指针提示派普现在是凌晨三点一刻。他悄悄地从睡袋里爬了出来,为了不引起怀疑,所以他只携带了随身物品便离开了帐篷,朝着山顶前进。

“终于来了么……”浓雾勾勒出巨物的线条,它伏在湖边喃喃低语,随即睁开了眼睛,振翅驱散浓雾露出真身——稍有常识的人都能不假思索的喊出它的名字,伊榭辛珀拉。

标签:作品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