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静默的地平线·第一部

发布时间:2017-10-28 21:10
作者:柏锐

静默的地平线·第一部


因为三次元太忙,以及自己的笔力和惰性之类乱七八糟的缘故实际上还是因为工程量太大爱不够,《静默的地平线》应该不会再写下去了。

从3月4日因为日月神教洗脑歌的原因将苍法和二律的设定结合了一起,在愚人节也满足地大玩了一把23333333不过后续设定和剧情其实已经完整的设定好了,直接放弃有点可惜,所以就以大纲和介绍的形势写在下面吧,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ノω<。)ノ))☆.。

打*号的部分可以详见补充设定23333

 

静默的地平线·大纲


以下内容承接序章,在目击到果林之后遇到了奇怪的异形生物之后被拖进龙宫海的一骑与总士,时隔六年之后再度相遇。

 

隔天大概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也就是说,皆城他拖着你滚进了禁海?好劲爆的展开啊。”

“那个,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样是哪样?”

对于要咲良一言难尽的概括能力,真壁一骑脑后面冒出了一大滴汗珠。

午休时间总是各种传消息八卦情报乃至请家长最快的时间段,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座位附近会出现与其存在感不太相符的热闹局面,虽然其中大多数同学是冲着他的自制便当而来。对此,学校食堂的管理人广登舞表示严重的不满。

第二天中午,他也一如既往地分着带来的咖喱酱汁,只在开动之前随口提了一句“昨晚回家路上好像看到总士了”,结果却引来了热烈反响。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皆城总士是他们这一代中留学最早的人,每次回来待的时间都不长。一骑非常理解大家对于因为出场少而略显高冷的总士的好奇或者说八卦心理,也能大致猜到他们脑海里水下play或者湿身play之类的浪漫的画面。毕竟无论在什么时代,脑补总是人类永恒的活力和动力甚至第一生产力所在。

“所以都说了,”一骑说,因为重复的次数太多而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昨晚为了抄近路经过了禁海,……然后因为东西掉了,捡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他想扶我结果一起掉了下去……”

他想起昨晚总士的叮嘱,把遇到果林之后的异状统统省略了过去。

“那和我说的有哪里不一样吗?”咲良问。

然而现实是总士憋不住气先浮了上去然后脚一蹬发现水深不过一米五,他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戳穿比较好。

 

(是的第一章我就只写了这么多_(:△)∠)_)

 

当天下午总士再度出现在一骑面前,告诉他,自己的期望和六年前并没有发生改变——

“成为属徒吧,一骑。”

“成为皆城乙姬的属徒吧。”

之后将他带到龙宫岛中心的钟楼里。一骑一开始以为伊榭应该是住在塔顶的,然而他们一路向下(而且是乘坐了类似现实中的电梯一样的东西)到达了深渊。为了保护此时还身为人类的一骑,总士让他闭上眼睛进入伊榭座,与乙姬立约。一骑从眼皮的内侧看到了如同披着光的巨龙一样的生物,然后通过仪式获得了立约的戒指。在戴上之后,他睁开眼睛,伊榭座非常宽敞,装饰着一些晶体一样的东西,中央则是许久不见的乙姬。

乙姬用带着悲伤和欣慰的表情看着他和总士。他们还没怎么说上话,就从脚下传来了歌声。总士表情一僵催促一骑赶快离开这里。果然他们再次在龙宫海边看见了上次的怪物,虽然明显并不是同一只。

总士给了一骑一把匕首,告诉他取出伊榭武器的方法:伤害自己,幻想自己擅长使用的武器的形态,可以从伤口和血液中取出它。……然而这个时候一骑满脑子都是哇总士又和我说话了昨天还一起掉进水里了以后说不定可以双人花样游泳(并不是)还给我戒指了好好好好听你的我什么都干!……然后从血液中取出了一条泳裤。

 

旁边总士表情都裂了。

 

当然最后两个人机智地意识到怪物对于水的弱点,将它引到龙宫海里淹死了(并不是(

 

事后晚上一骑就和原著一样去了医院,一直住到第二天才醒。醒来发现总士还在,就随口问了一句那个怪物是什么。总士告诉他那个是律灵(Festum),从土里苏醒的异端的怪物,在圣经里被称为HARE。在这里出现还是第一次。如果捕捉回收,交给医院之类盲音人机构的话,有些可以为他们所用,比如一骑第一天遇见的那只就是已经被成功豢养的。

“但是很奇怪。”总士说,“我并没有听说前天有什么需要派出律灵的任务。”

一骑在心里默默吐槽前天你才刚回来啊喂,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总士,那个,之前战斗的时候你一句歌都没唱是不是盲音人?啊啊啊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不是歧视班里面盲音人很多的还有每个月的补贴啊福利很好的!

总士:“……”

然后一骑听见总士说,我不是。

他正在思索总士的否定是指盲音人还是乐者(用的是并列否定句),总士就打断他说,既然你已经成为了属徒,那么有些事情我不应该再对你隐瞒。

 

“你知道当初Arcadian计划一共有多少座天空岛?”

对于这个侮辱智商的问题一骑还是认真地回答了:“六座,依拉赫,龙宫岛,苍远岛,特里亚夫,乌仁,欧森;特里亚夫在浮空四年后就坠毁了我记得。”

皆城总士略低下了头:“是的,六座,但并不包括龙宫岛。”

 

——六座天空岛中,苍远、特里亚夫和欧森是利用黑科技浮空的,乌仁是依拉赫的附属岛,而当时身为双子岛的依拉赫和亚尔维斯(Alvis)是以伊榭为动力的,就像现在的龙宫岛以乙姬为动力一样。

依拉赫的伊榭是盲音人的伊榭,而亚尔维斯的是乐者的伊榭,后者在十八年前和其余岛发生过战争,而一骑的母亲就是在那时去世的。之后,皆城鞘提出L计划,分离出亚尔维斯岛的一部分成为新岛,让自己成为伊榭来支撑新岛,并以旧岛的沉落来蒙蔽敌人。所以龙宫岛这些年来一直躲避着其他岛偷偷生活。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这种勉强成为伊榭的方法导致力量比纯生的伊榭弱不少*,并不能支撑很久,才有了需要引导者和属徒来分担力量的机制。

——所以龙宫岛才有晨昏的地平线的歌,是用来维持重力和晨昏系统的旋律。

 

总士的话让一骑恍然大悟,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小时候搬过家,还因为门口路的方向变了而迷路。顺理而推,之前的体检也好测试也好都是为了筛选属徒的适格性。

但是有一点。如果他所说都是真实的,那么所谓的出岛留学的人究竟去了哪里?

 

“……原本应该成为属徒的,是果林吗?”

“藏前果林已经去世了。”总士告诉他,“昨天发现了她坠楼身亡的遗体。”

 

 

之后没过一段时间,再次出现了律灵,这次一骑弄出了更加奇形怪状还会飞(。)的武器。总士对此产生了怀疑,最后找到了一个机会问一骑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骑说,自己也不太清楚,然后憋了很久又小声说了句不过和你在一起的话唱歌儿的成功率都变高好多,所以不用担心的。

听到这话总士愣了一下,然后凑过去摸了摸一骑的眼睛,用手掌心。

他问:“你还记得六年前的事情吗?”

 

六年前的展开大概就和原作的求合体一样(并不是好吗)

两个人约在树下见面,这时两个人都还没觉醒成乐者或盲音人。总士告诉一骑自己要成为伊榭和岛的动力,希望一骑能成为自己的属徒。

“即使是最后的死亡,我也会为你见证的。”

(伊榭是永生的而属徒并非长生)

一骑对于留他一个人在世界上这件事表示了震惊和强烈的拒绝。

“我宁愿那个非要留下的人是我。”

“我不想让你看那么多残酷的东西。”

“请让我代替你去见证,因为我不想让你看见——”

 

最后一句话是一骑觉醒为乐者所说的第一句话,成为了某种言灵一样的事物夺去了总士的左眼。而作为观测历史为第一使命的伊榭,最基础的就是需要视力完好,所以最后总士无法成为伊榭,而由乙姬代替了他。

他既不是乐者又非盲音人,他只是个没能成为伊榭的引导者。

 

对此,一骑在极端愧疚之余其实也很庆幸总士没有成为伊榭,但又为感到庆幸的自己而感到憎恶;另一方面,总士作为以继任伊榭为使命成长的人,也因此找到了自己在见证历史之外的生存方式。

 

当然提到这个,总士并不是要揭伤疤,他注意到一骑的言灵可能不只是让自己失去左眼,它的“代替”也让一骑失去了一部分自己的存在——填进了总士的身体里。

所以平常一骑看上去非常普通,能力也不出众,是因为他本身的存在是破碎的,只有和总士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达到完整。

因为那句话,他们都失去了一些东西,但得到了彼此。

 

他们正在讨论着,脸色苍白的弓子走进来告诉他们,果林的遗体消失了。

 

 

……后面的剧情因为想得没上面的详尽我就简单说下好了_(:△)∠)_

总之两个人再次进入钟楼,这次是往上走,在顶楼的圣经典藏室找资料。他们注意到,果林应该是被另一种出现在被称为“交替期”的历史时期的生物寄生了*,如果置之不理,孵化到羽化后会导致宿主死亡,而在那之前就死去的话,则会变成失去理智的怪物,并且似乎可以驱使律灵。

之后经过披荆斩棘设计陷阱总算把……已经不能称之为果林了而是具有果林外形的怪物吧…引出来了,进入到BOSS战环节了。总士说之前取不出完整的武器是因为存在不完全的话,那么这次从我身上下刀试试看。

一骑整个儿都懵了并坚决拒绝伤害总士的行为,后者看再不把武器弄出来两个人都得死就抓着一骑的手往自己身上划拉了一下子。

结果就是OP宣传图里面的那把音叉一样的双刃剑了。

 

顺便提,最后BOSS还不是他们解决的。

两人差不多打到BOSS残血的时候,突然远远地一颗子弹射下来(你没看错是子弹)直接一发收割了人头。一骑顺着轨迹望过去,红发少女架起狙击枪转身就走。

“总士,”他愣愣地说,“她是个属徒,她是谁的属徒?”

 

 

第一部完。

……………………靠没错这个故事超级长啊?!?!剧情上划分应该差不多有个三部啊!!!这就是坑的真实原因_(:△)∠)_

而且到这里故事的真相才揭露了一点点()

 

第二部和第三部会一起发,因为构思得很粗略(o´・ェ・`o)

标签:作品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