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第八章

发布时间:2018-04-16 16:08
作者:巫马南良

第八章(小镇被袭)



基诺联邦曾经经历过一次改造人大案,当时“阿萨瑟”病毒还仅仅冒了个头。

有一个由年轻学生组成的探险小队在基诺联邦的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庄里发现了异常,他们以为是有宝藏,多次打探后察觉到了不同之处,就带领着更多的人,组队现场直播冲进了村庄。

震惊全世界的人体实验室被发现了,并且因为实验室里安保人员的反抗,导致死了几位学生,其中还有军事学校的精英学生。

最后联邦为了安抚愤怒的民众,直接派遣一级军团中的第二和第三军团,踏平了整个村庄,揭露了这个黑暗的一切。

由于军团的出色表现,这件事还成为了军事学校(比如安瑞利亚联邦学院)教科书中的内容,描述的都很详细,还有军团进入实验室后拍下的一些图片。

西瑞尔自然也是清楚的,包括哪些改造人的模样——

只有最低级的智慧,没有自我意识,身体上都是缝补的痕迹和裸露的金属,以及,血液依然是人类的红色。

然而这次遇到的两个改造人,都有着不低的智慧和比较全面的自我意识,身体也无法直观的从外表看见缝补痕迹或者金属。最重要的是——

“他们的血液应该是跟拉哈卡一样的血液。”弗洛伊德拿着西瑞尔递给他的那个之前大楼里的改造人胳膊,各方位都瞅瞅,“这种技术活应该是你们刹裔托才能看得懂的吧!”

“虽然不排除军方对于改造人方面的消息有所删减,但是带着病毒血液的改造人再次出现一定不是什么好兆头。”看着西瑞尔收起胳膊,弗洛伊德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你之前说的那个大楼,可能是其中一个根据地而已。”他道,“我在图维国度遇见的那个,准确来说我没和他正面对上,而是路过的时候看见了他的伤口。”

他指了指自己:“还好我当时没有靠太近,我们之间隔着条小路,而对方好像能源耗尽的样子,也没注意我。”

“那还真是危险,没有跟上去看看?”西瑞尔也收拾好自己,两人边说话边往回走。

“我来联邦是找老朋友的,要是没见到人,在那里就把小命交代了,多不划算啊。”

“这倒是,改造人这种事情……”

“你可别乱说出去,谁知道会不会隔墙有耳?”

声音越来越远,逐渐消失。

在改造人爆炸的地方,不知从何处出现的一道道黑色的雾气缓缓升起,逐渐融合成了一个人形。

人形望着远去的身影,沉默着。

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地上。

“给你留了饭菜哦小子!”杰夫和其他人都坐在大厅,看见回来的西瑞尔大声嚷嚷,不过举起来的手顿了一下,因为他注意到西瑞尔身后的人,“小子你带回来了n……”

“这位是?”隆德趁着杰夫没有祸从口出,完美截断。

“哦,临时队友,我们后来结伴打的拉哈卡,喏,这是能源。”西瑞尔指了指弗洛伊德,将手里的能源收集器丢了过去,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今天可要累死我了!”

隆德接了过来,对上自己的收集器,接收完毕后又还给了西瑞尔:“每个人应交的分量已经收取了,你这里还剩40%。”

西瑞尔点点头,收了起来。

“说起来,我们后来去都没有看见你。”兰斯洛特喝着茶水道,“森林真的好大。”

“可不是。”西瑞尔点点头,顾不上聊天,捞起筷子就狼吞虎咽的开吃。

虽然已经习惯了喝营养剂,但是偶尔吃一顿正常的餐还是很不错的,即便这种生死线上挣扎的小镇子里最好餐品就是土豆炖肉加面包。

弗洛伊德今天也没有心情唱歌了,他连嚼食物都懒得嚼,直接要了一瓶草莓味的营养剂,慢慢喝着。

入夜后,弗洛伊德回去了他的房间,西瑞尔则是跟队友们交换了一下情报,就去了大包间里自己的屋子。

考虑到只是顺路一起组个队而已,临近分别,还有之前弗洛伊德的劝告,西瑞尔选择不将又遇改造人的事情透露给他们。

躺在床上,劳累了一天的他想着,也许终于能睡个安慰的觉了。

“你是……一样的……和我们……”

“我们……是一样的……”

改造人充满恶意的看着他,露出的金属部件滋滋啦啦的迸溅着火花。

“一样的……一样的……一样的!”

“你也别想逃掉!”

周围忽然燃起巨大的火焰,瞬间照亮了整个昏暗的空间。

抬头看去,人们尖叫的奔跑、逃亡,孩子的哭喊和士兵的怒吼混杂在一起,还有始终没有停止的爆炸声,那些城市的建筑物——不论高的矮的知名的不知名的,他们都在崩塌。

拉哈卡的吼声模糊不清。

除了拉哈卡,还有谁?

还有谁?

脚边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响动,他低头,看见了一个滚动的头颅,滚动着,直到碰到他的脚尖后静止了下来。

他看见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从破损的脸颊处裸露的电线,以及那些泛着金属光泽的白色液体——

尖锐的警笛声刺破寂静的夜晚,惊醒了沉睡的人们。

“拉哈卡!是拉哈卡!”有人喊着。

西瑞尔走进卫生间,用冷水狠狠的泼了一把脸,让混沌不堪的思绪清晰一些。

然后他出了屋子,跟随队伍一起,到了大厅。

弗洛伊德也和他的队友在一起,看见他,打了个招呼。

拉哈卡成群结队的袭击其实很常见,不过一般都有一定规律,这一次算是突然侵袭,让小镇的人们有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旅者还是狩猎小队,大家都会自觉地加入到战斗当中。在外奔波的人最是知道一个临时落脚点和一个传送阵的重要性,那是拼了命也要守住的据点。少了一个据点,人类就被拉哈卡更加逼退一步。

西瑞尔跟着自己的小队,按照士兵们的吩咐,匆匆赶往指定地方。

身边奔跑而过的人们,训练有素的士兵队伍,还有远处传来的拉哈卡的吼声……

就好像一切都曾经经历过一样。

虽然,似乎缺了一样东西……

西瑞尔抬起手,使劲锤了一下胀痛的头,吓得兰斯洛特不由得去看他有没有发烧。

“没事,大概是落枕了,注意偷袭。”西瑞尔摆摆手道。

……落枕为啥锤头……啊算了,西瑞尔还是个学生,这么跑估计是第一次,应该挺累的吧。

不过,果然还是个学生啊,挺倔的。

兰斯洛特没有想太多,和大家一起奋力厮杀了起来。

那些白色的“血液”飞溅到了每一个角落,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不详的光泽。

战斗时间持续不长,小镇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习惯了拉哈卡攻击的士兵们联合狩猎小队终于在第二天中午解决了全部的袭击者。

不幸的是,被感染者依然出现了。

他们被隔离开来观察,不出所料,三天后没有好转,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狩猎小队和士兵们早已麻木了,小镇的居民们也已经习以为常。亲人们只会站在隔离室前默默流泪,就连被感染者也一脸平静的交代后事。没有撕心裂肺,没有苦苦哀求。

因为那些容易失去理智的人,早已经在一波又一波的拉哈卡侵袭中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就是戊区二级区域后的生存状态。

“所以说,为什么不离开呢?”西瑞尔和弗洛伊德坐在一边早已没了花的花坛上,看着隔离室外祈祷的亲人们,“有士兵驻守,平民随时可以走的吧……”

“离开又怎样呢?”弗洛伊德拨了拨手里的乐器,“主城会接受他们吗?在丁区求生与在这里求生有什么区别吗?面对的都是怪物,披着人皮和披着拉哈卡皮而已。”

“有时候,人比拉哈卡更可怕。”

西瑞尔回头看了看他,作为一个利益的享受者,他的确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但他需要什么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他感觉自己的头要炸裂了。

听着弗洛伊德弹出来不成调的音,又问:“这是什么乐器?”

弗洛伊德瞅了瞅他苍白的脸色,轻轻弹拨了几下:“种类是鲁特琴,我的这把叫依拉。”说完,他就开口跟着琴声唱了起来。

西瑞尔不说话了,他静静的听着。虽然听不懂这首歌的语言,但是他能感受到什么。

某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想起了他的养父,他的弟弟,他的父亲和母亲,还有曾经那个一夕之间就巨变了的城市。这些翻腾的记忆,都随着弗洛伊德的歌声慢慢淡去。

他又看了看那边一直祈祷的亲人们,感觉自己的头疼正在减轻。

“真的很奇怪,”西瑞尔自言自语,“明明我们才认识一天,却感觉已经认识了很久。”

弗洛伊德没有停下歌声,但他的眼神似乎在说他已经听见了。

一首曲子并没有多久,西瑞尔虽然私心希望能更长一些,不过还是结束了。

“真好听,这首叫什么名字?”西瑞尔看着弗洛伊德手里的“依拉”,他觉得此刻自己内心无比平静。

弗洛伊德看着对面这个金发青年那不自觉流露出的温柔笑意,眨了眨眼:“伟大的吟游诗人从来都是即兴创作的!”

“噗……好吧好吧,伟大的吟游诗人弗洛伊德。”西瑞尔不由得笑出声,然后他站起身,转向这位坐在花坛边的美男子,行了一个绅士礼,“所以,伟大的吟游诗人,弗洛伊德先生,”

“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开启新的旅程呢?”

“……”

一直觉得自己拥有最美丽的灰色卷发,所以颜值也一定是最高的弗洛伊德瞠目结舌,他不得不承认,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眼前这个有着一头乱糟糟还炸毛的金发的青年,突然变得漂亮至极。

在他身上,金色真的是一种很温暖的颜色啊。

“老实说,西瑞尔先生,你用这招勾引了多少小女生?”

“……老实说,我打算在我弟结婚之前不谈恋爱。”

“你弟控,真的没救了。”弗洛伊德将自己的拳头狠狠砸在西瑞尔摊出的手掌心上,愉悦的看着对方瞬间被打回原形,哀嚎着甩手。

西瑞尔不忿道:“你一定是嫉妒他那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

“看看你的头发,我觉得压根没有说服力啊西瑞尔!”

两人笑着,朝着旅馆走去。

标签:白昼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