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HatchetMan《走狗》

发布时间:2018-08-19 10:21
作者:朗西

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01


下一篇


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01

  赤色的鸟居下,艾萨卡一刀捅穿了最后一个敌人,逐渐脱力的手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被血染红的太刀从对方身体里抽出,甩掉刀上的血迹,收刀,一气呵成。

  他喘着粗气,嗓子里充斥着仿佛要灼伤他咽喉的铁锈味。

  血液夹杂着汗水顺着额头流入眼睛,刺得他睁不开眼,可他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身躯变得愈发沉重,他想要离开这个充满尸体的地方,踩在软肉上的双腿不住地颤抖着,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慢慢地从腹部流逝。

  终于,他放弃了。他看了一眼远方渐渐升起的朝阳,木然地喃喃道:“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随着一声闷响,乌鸦凄厉的叫声响彻了金色的竹林。

  艾萨卡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处简陋的小屋中,这里杂草丛生,自己也不过躺在随意铺设的草席上,身上原本可怖的刀疤也消失殆尽,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他很快清醒了意识,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白发小孩在哼着歌编草环。

  小孩子听到动静,转过头笑着看向艾萨卡,说道:“你实在伤的太重啦,我就直接喂了我的血给你,所以你现在就是我的属徒啦!”

  “……为什么救我?”艾萨卡问道。

  小孩子歪了歪头,随即对着艾萨卡说道:“因为我需要你成为我的走狗。”

  三年后

  梅雨时节总是令人烦闷,持续的阴天和潮湿的地面使得人们的精神都有些萎靡。

  “嘿!看着点!臭/婊/子!”一个紧急刹车,货车司机摇下车窗,气急败坏地向一个狼狈的女人大喊,但那个女人仿佛没有听见,眨眼间便怀抱着什么冲进人群里不见了。司机心里堵着一口气没处发,只能狠狠地按着喇叭咒骂,行人受不了那刺耳的鸣笛声,纷纷避开。

  在司机的副驾驶座上,放着一份今早刚出炉的星野晨报,头条用大号粗体张牙舞爪地写着——《妙龄少女自杀案的真相竟是师生援交?》。这样自带噱头专门抢人眼球的标题下受害人的照片只被简单地印上了一杠黑色条纹便被发出,而“老师”的照片却被打上了厚厚的一层马赛克。这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显而易见的,这位“老师”是一位感染者,在如今的秩序里,感染者天生享有免责的特权,就算在智者众多的桑遗国也不意外,谁让现在主导世界局势的两位伊榭皆是感染者伊榭呢?桑遗国民对于另外两匹智者伊榭的感情非常复杂。当年的桑遗研究所大屠杀给桑遗的技术研究领域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并且在此之后,造成这一惨剧的两位伊榭同时销声匿迹,世界的势力天平顿时一边倒向了感染者,人数众多的智者们从此则变成了廉价劳动力。而在感染者势力如日中天的当下,智者们又希望这两位伊榭可以出来庇佑他们。报纸上的这一新闻在民众看来也只是略微掀起了一点波澜,不久便会被抛诸脑后。

  大雨中形色匆匆的女士浑身被淋得透彻,本人却无暇顾及这些,她不时低头看着手里的便条,在大街小巷里左顾右盼,终于在她的不断寻找中,来到了便条上的留言所指引的最终地址。

  这是一家很简朴的店面,门口的风铃随着大风叮叮作响,木门旁立着一个堆满了推销广告的红色信箱,右边的玻璃橱窗摆放了许许多多精致的工艺品——这种风格与她来此的目的根本毫无关联。确认找对了地方后她当即敲了敲木门,问道:“请问,这里是埃利钦事务所吗?”

  大雨拍在屋檐上的声音比她的声音大得多,尽管如此,没过一会儿,门便从里面被打开了,从门缝里露出了一张十五六岁的少年的脸,一头白色卷发,嘴边沾着一些薯片的残渣。

  “您有什么事吗?”

  “布莱德尔先生告诉我你们可以解决一些恩怨。”这位女士看起来异常的急切,她的手紧张地握着门框,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入屋内。

  少年看了他一眼,说:“好吧,您先进来等等。”

  “谢谢。”女人抱着公文包走进了屋内,冷热交替令她不自觉打了个喷嚏,她窘迫地想要找寻卫生纸,便有一个人递了张纸巾到她面前。她接过纸巾,道了句谢谢,抬眼看到了一位双眼无神的少女。对方没有回应她,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在木椅上就坐。

  女人紧了紧自己的公文包,忐忑不安地坐下了,随后那位少女放下了一杯热茶和一块干净的毛巾在她面前,她依旧礼貌性地道谢,而对方仍然是机械地做完这些事便离开了。简单地擦干了头发后女人捧着茶杯忐忑地等待着,所幸从茶杯上传来的暖意让她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

  白发少年掀开布帘走了出来,在来访者对面坐下了。他撑着头对着这位妆容都花掉了的女士说道:“木林先生现在不在,我是这里的代理人伊登,您有什么委托也可以和我说。”

  女人诧异地张了张嘴,低下头不安地左右看,她最后咬了咬牙,抬起头看向少年。她现在也没有别的人可以依靠了。

  她从沾满水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份报纸,指着报纸上的头条对着少年说道:“我……我想要委托你们杀掉这个撰稿人。”

  伊登接过报纸,头条赫然是《龄少女自杀案的真相竟是师生援交?》这一则。他歪了歪头,对女人笑道:“夫人,您知道我们不是单纯的打手集团吧?若是没有合理的动机,我们是不会接单的,还麻烦您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位撰稿人需要丢掉性命?”

  女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就是这位……教师,石田一夫的妻子。就算被做了处理,但只要在那所学校工作学习的人都知道这是我丈夫!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诽谤!侵害他的名誉!”

  伊登依旧一张笑脸:“那这件事情您完全可以找警察或者法院处理,为什么要找我们?”

  石田夫人着急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文件摆在桌子上推给伊登:“这个是那个女孩的成绩单和档案……我……我知道这算是侵犯了他人的隐私,可是我必须要这么做!我的丈夫是无辜的!事实根本不是报道上的那样!我去了警署,可……可那边的人根本不听我解释……”

  伊登快速地浏览了这些文件,资料显示这位女孩成绩优异,往年各位老师给她的评语都是清一色的赞扬,唯一和报道沾上边的,只有那每年都会申请的贫困补助。这是个勤劳刻苦的女孩子,可为什么会和援交自杀扯上关系?

  伊登看着石田夫人的眼睛认真道:“请您把您所知道的全部跟我说一遍吧。”

  伊登从石田夫人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中大概了解了情况,

  女孩名叫小仓千春,是一位平民出身的智者,业余参与学校唱诗班组织的活动,石田夫人见过她几次,长相不过普通人的水平,扔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身为其班主任的石田先生对于这些安于本分的学生总是会偏爱些,石田夫人也很喜欢这个女孩子,甚至给这个女孩子做好便当,让丈夫带去学校,石田先生给小仓千春提供了一些方便也不过是允许她借用自己办公室的灯光在放课后还能继续学习——一般平民是付不起电费的,到了夜晚只能靠着几根蜡烛度日,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读书。大考将近,那天夜里千春照常在石田的办公室呆到晚上,石田先生也因为备课留到很晚,最后石田夫人来给丈夫送伞时两人的表现也一如往常,离开时千春还很礼貌地同石田夫妇告别。然而第二天千春就没有来上课了,石田先生当天就打电话到了她的家里询问,并没有人接听。没想到没过几天,报纸上就刊登了这不堪入目的新闻,石田先生也因此被停职审问。

  伊登咬了咬笔杆,问道:“夫人,石田先生对此事作何表示?”

  石田夫人哀嚎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我的丈夫在发生这件事之后闭门不出,因为证据不足所以并没有被关押起来,可他每日精神恍惚,问他什么事都没有回应,我担心……我担心他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也……”话未说完,她再也忍不住抽泣起来。

  “咚、咚、咚。”钢笔敲击桌面的声音使石田夫人抬起头来,伊登用安慰的眼神看了看她,她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用纸巾擦拭着脸颊。

  “那您为何如此憎恨这个记者?在我看来他不过是报道了一篇新闻而已。”

  石田夫人听完立马怒从心头起:“要不是这个该死的记者让报纸刊登了这种东西!我丈夫也不会因此受人污蔑落到这幅田地!编造事实根本就是没有良心和道德……”

  “夫人,”伊登打断她,“请说重点。”

  “……”石田夫人强行压下火气,从包里拿出了几张相片,相片的角度非常刁钻,将石田先生和小仓千春两人的动作拍得异常亲昵,看到这些照片的人通常都会往某个方面联想,“这些照片是前几天不知道被谁放在信箱里的,其中一张相片和刊登在报纸角落的一模一样!肯定是那个该死的记者做的!他这是在示威!用这些借位拍出来的照片就想用来抹黑我的丈夫!”

  伊登对于石田夫人对丈夫的信赖和对记者的恨意感到惊讶,随后他在笔记本上画了几个圈,便站起身来,向石田伸出手:“非常感谢您的信赖,稍后麻烦您到柜台找工作人员签署合同,签署完毕之后雇佣关系成立,随后事情有什么进展我们会和您联系。”

  石田夫人仓促地起身同他握手,慌张地说:“请你们一定要找出这个该死的撰稿人!还我丈夫清白!”

  伊登赔笑道:“我们会尽力,还请夫人耐心等待。”

  离开事务所后,石田夫人六魂无主地往小巷外走,脚步虚浮让她差点滑倒在地,所幸一位年轻人及时扶住了她。

  “您还好吗?夫人?”青年打着一把伞,将她小心地拉了起来。

  石田夫人无力地抬头想要道谢,只见对方穿着一件深色的披风,蓝色的双眼担忧地注视着她。

  “多……多谢。”

  青年把伞塞进石田夫人的手里,说道:“我家就在不远的地方,这把伞您就拿去用吧,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好好活着就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石田夫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你……”

  青年只是对她低头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星野的雨季还有很长时间才会过去,一把小小的伞能为他人遮风挡雨多久呢。

TBC


作者/朗西

标签:走狗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