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HatchetMan《走狗》

发布时间:2018-09-16 10:47
作者:朗西

上一篇



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03

  “巧了,我也在追那个感染者。”亚尼说,“我之前在跟另一件国际大案,是一个使用音律的连环杀手,他惯用的手法就是让被害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自杀,最新的情报告诉我他在桑遗境内,正巧这个报纸报道了这个案件,我就直接来了星野,本来还在怀疑这么张扬不像是他的作风,但从你提供的线索看来,就是他了。”
  “国际通缉犯为什么会和一个老老实实的小女孩过不去?”伊登问道。
  “其他受害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吧。”亚尼耸耸肩。
  “他之前杀了人之后会大张旗鼓地炫耀吗?”艾萨卡问。
  “没有,通常是作案之后便脚底抹油逃了。”亚尼回答道。
  “这次他作案后不但留在了星野,还将自己的作案成果昭告天下。可奇怪的是,如果他自己本身就具备作案能力,为什么还会想要联系我们?”艾萨卡语气平缓地说道,“除非他也是受人委托而作案的。”
  “啊呀!”亚尼惊道,“这就是你难得宣传自己让对方知道你的存在设计让石田夫人委托你的原因?”
  “……”
  伊登有些跟不上亚尼的思路:“你怎么知道是我们让石田夫人找过来的?”
  亚尼笑着指了指艾萨卡:“此人当年在霍克里加的后台可是职业杀手世家,要不是他的隐蔽专业差得一塌糊涂,那就是他故意让对方知道有他这么个人,吸引对方来找他。按照一般电影情节,让报纸刊登那种新闻说不定只是幕后主使用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的,但是那个记者和凶手之间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也许那位暗处的朋友害怕自己暴露着急杀人灭口,但这么久了记者还活的好好的,还就找了第三方的你们下手,这个就让我有点不能理解了。”
  艾萨卡一副你继续说的表情看着亚尼。
  “不过看你们目前的情况,与石田夫人的交易中也没打探出那个人的身份啊。”
  “快了。”艾萨卡突然起身,向他招招手。
  “哦?”亚尼眼中露出兴奋的神情,跟了上去。

  艾萨卡把亚尼带到一楼走廊尽头,打开橱柜,一个地窖出现在亚尼眼前。艾萨卡打开井盖,自己先行爬下楼梯,对亚尼说:“下来吧。”
  亚尼勾了勾嘴角,毫不犹豫顺着梯子爬了下去。
  亚尼一下来就看见地窖里被五花大绑在凳子上嘴里塞着抹布,看到人来就毕露凶光“呜呜呜”直哼哼的记者山本。
  “你对他做了什么啊?”亚尼忍不住笑出声。
  “让他在这等你来。”艾萨卡面无表情地拿掉山本嘴里的抹布,仿佛绑架监禁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抹布一被拿下山本就破口大骂:“你们是哪来的瘪三浑小子!你们敢动爷爷我一根汗毛做鬼也要拉你们做垫背……”亚尼受不了他这么吵,从艾萨卡手里拿过抹布又给他堵上了。
  “嘿,老哥,”亚尼掏出警官证打开给山本看,“我是霍克里加特派刑警亚尼·斯托克,旁边这位呢是我的助手,他刚入行不懂事,多有得罪还望见谅。我算是负责小仓千春自杀案的相关负责人,目前非常需要你的配合,如果能好好说话了,麻烦点点头。”
  山本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亚尼的警官证,确定不是伪制品,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亚尼拿下山本抹布扔在地上:“你先说说看,关于少女自杀这件事情你知道多少,你报道上的照片是从哪来的?”

山本害怕掉在地上的脏抹布再塞他嘴里,只能忍着口干舌燥回忆着相关的事情。


  起初他只是在城中村里四处游走打探消息,一般这种蜗居的地方总是会有不少恩怨情仇。城中村的居民们多多少少都有些抵触陌生人,但是山本一郎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也稍微混了个脸熟。某一天,他在凉茶铺落脚,点了一杯凉茶正要整理最近收集到的新闻素材,店里的服务员小妹在他对面坐下了。当时是下午,大多数人都外出打工了,凉茶铺里要做的事情不多。山本只是把资料往自己这边挪了些,没有理会少女。

  “你是记者吗?”少女声音稚嫩清脆,却隐约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慑人。

  山本出于礼貌抬头对少女笑了笑:“你好。”

  少女神情有些激动,她突然凑近山本,对他说:“我有一件事希望你可以报道。”

  山本起初依旧没有当回事,只当是小孩子青春期的虚荣心作祟,有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就想让人刊登报道。因此他也只是敷衍地说道:“我是正规报刊的职员,不是什么八卦杂志的狗仔,小妹妹,你找错人啦。”

  少女眼神透露出了急切的神色,语速不自觉变快了:“有一个女孩子长期被老师性骚扰,我希望您可以刊登这个事情,帮帮这个女孩子。”

  山本眼神亮了亮,但想了想还是语重心长地对女孩说:“这种事情如果是真的,你应该向校级领导和警察叔叔反映,你来找我做什么?想用报道引起舆论?小妹妹,听叔叔一句劝,舆论有用还要那些警察做什么?你还是先回学校好好读书,这种事情自然会有大人管的。”

  “没有人会管的!”女孩声音陡然变大,吓了山本一跳,“没有人会管的……那个女孩子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她再受这种罪。我听附近的人说你是个很好的记者,会报道一些普通人的事情,希望你帮帮我,我愿意给你钱!只要那个人停止做这种事情就好了,拜托了!”说着说着还渐渐带有哭腔。

  山本自己也有个这么大年纪的女儿,心渐渐软了下来,可是听少女的说法那个老师的后台很硬,官方都不管,他一个中年事业依旧平平的小记者能做什么,最后他还是狠了狠心,赶紧结账走了。

  “我回来了。”山本回到家,他的妻子上来接他的外套和手提包。

  “欢迎回来,小夏今天一直在等你回来呢,她拿了市里的奖呢!”妻子一脸笑意,放好东西后走到楼梯口朝楼上喊,“小夏——你爸爸回来了——”

  楼上传来女孩清脆的声音:“啊!来了——”

  随即便听到一阵脚踩在木头上的声音,“老爸——”小夏整个人扑进山本怀里抱住他。

  山本一天的劳累被一扫而光,开心地抱着女儿转了好几个圈:“听你妈妈说你得奖了?快拿给老爸看看!”

  “这里这里!”小夏挥动着手上的奖状,“老爸我跟你说哦……”

  山本看着眉飞色舞叙述着比赛经历的女儿,想到了什么,突兀地问了一句:“你们老师对你好吗?”

  小夏一愣,不解的问:“好啊,这个奖也是老师的指导下拿的呀。”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山本有点魂不守舍。

  “爸爸你怎么了?”小夏担心地问道。

  山本马上恢复到一张笑脸:“没什么,老爸怕你学习压力太大,就问问。”

  “哈哈哈不会!”

  “吃饭啦——有什么话你们父女两吃完饭再说。”妻子从厨房端出来香喷喷的饭菜,打断了山本父女的对话。

  半个月后,报社突然发下一个任务,要求派遣三个记者去某校拍摄纪录片给该校校庆做宣传活动,作为本市重点院校,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学生,报社为其做一下宣传是双赢的事情。山本因为资历足够而成为了记者团其中一员。

  学校里的学生看到报社社员们扛着机器拿着话筒在校园里走着,各个都探出头来好奇地张望着。山本刚刚结束完一轮的采访,坐在一旁正要喝水,余光瞥见了一个身影。他下意识探头望去,惊讶地发现那就是之前在城中村遇到的那个女孩。女孩抱着书本低着头走着,她前面走着两个人,看她的速度应该是跟在那两人后面,山本刚想看清楚那两个人是谁,女孩突然停下了。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立在前两个人面前,同他们说话,女孩有些惧怕那个男子,躲在两人背后把头埋得更低了。山本这才得以看清楚前面两个人,是一个少女和一个少年,少年同老师说话时表情自然,还带着一丝自然而然的高高在上,而少女表面强装镇定,而手却紧紧地拉住身后女孩的手。中年男子走后,三人也一同离开了。

  山本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和同事打了个招呼说自己随便走走,便朝中年男子离开的方向走去。

  从那之后,山本每天跟报社采风后,还会在学校留一段时间,找了个很隐蔽的角度观察那个中年男子——石田一夫的办公室里的情况。接下来的发现令他越来越后悔接触这个事情。

  “后悔?为什么?”亚尼问道。

  “……”山本深呼吸一口气,摇了摇头。

  旁边的艾萨卡却说话了:“当他发现这件事他应该管,但是他管不了,便后悔知道了这个事情。”

  山本的沉默肯定了艾萨卡的说法,亚尼回头看了看艾萨卡,艾萨卡神情依旧冷漠,抬了抬下巴,示意山本继续。

  他最后还是拍下了那些照片,告诉自己这是留作证据,虽然他自己也知道他不会有胆量去做什么事,但是他的良心逼迫着他必须做些什么。

  后来,在某天中午吃饭时间,山本从同事闲聊中得知,有个女孩自杀了,事发地点就是当时他们为其宣传的学校。山本不由得联想到那个被迫害的少女,当即询问了详细情况。

  随后他当即回家取存有那些照片的SD卡,跑回报社写稿提交,可社长立马就给打了回来:“有损受害人的名誉!”他心想,什么受害人的名誉!明明是为了维护那种垃圾教师的名誉!他愤愤不平了好一阵,不停地和社长阐述向民众揭露实情的重要性,都被社长的一句:“你没有实质性证据。”而压了下来。山本还因此坐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冷板凳。可是突然有一天,社长让山本去到办公室,同意他发表这篇文章了。山本喜出望外,赶紧整理素材稿子,第二天,这一新闻便被作为头版刊登在了星野晨报。

  “可某天警察突然上门找到我,要求我提供小仓千春被性侵的证据,那些照片不就是吗!清清楚楚!可那些警察说,照片是可以作假的,如果我不提供实质性的证据,我就会因为诽谤罪被关起来。那些一无是处的警察只会欺负我们这种平民!想堵住我们的嘴还不容易吗!我不服,就决定自己找出其他证据,但是一直没有摸到什么门路……”

  一旁的亚尼作为山本嘴里“一无是处的警察”跟自己说了无数遍“生气伤身体”才压下火没揍他。

  “后来我想着去找之前那个女孩,但是没找到,城中村人口流动性太大,之前那家店主表示那个小女孩是临时招的,连她成没成年都不知道,我没办法,只能四处打听。啊……对了!不过昨天我收到了她的信息,叫我见面。但是到了那我没见到人,打那个发信人的电话号码发现是另外一个人,估计是借了别人的手机来用。”

  “能给我们描述一下那个女孩子具体的样貌吗?”亚尼问。

  “一副高中生的样子,褐色的眼睛,嘴唇很薄,暗红色的头发。”

  听到这里,艾萨卡突然倒抽一口凉气,亚尼回头问道:“怎么了?你认识?”

  艾萨卡想了想,最后还是对亚尼摇了摇头。

  亚尼问山本:“那那张SD卡还在吗?”

  山本气愤地说:“不是被你们警察收走了吗!”

  亚尼一脸尴尬,解释道:“我是外地警察,初来乍到,老哥多包涵包涵。”

  山本说:“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能放我走了吗?”

  艾萨卡看了看亚尼,亚尼点了点头,帮山本解开绳子:“你回去之后不要和别人说跟我们见过面的事情,顺便在这洗个澡再回去吧,看你一身汗的。”

  伊登来到事发学院,向门卫出示了电气维修员证明,随后走了进去。

  他在高中部男厕所门口吭哧吭哧修好了摄像头后,放下一个“维修中”的告示牌,走了进去,厕所里另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站在洗手池前。

  “石田先生和小仓小姐之间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伊登一改在店里不正经的模样,一脸面无表情地问道。

  “他们之间绝对是清白的,先生,”少年坚定地说,“石田先生对他的太太很好,大家都知道,千春在他眼里是一个优秀的学生,难免多照顾一些,同学之间也是,我们也很照顾千春。”

  “那你知道小仓小姐和谁有过什么矛盾吗?”伊登不为所动,拿着笔不急不慢地在黑皮本上记录着。

  “千春是一个很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她对谁都很好,没有人讨厌她。”少年毫不犹豫几乎没有思考地就脱口而出。

  “那小仓小姐平常一般做些什么呢?”伊登抬眼看了看少年。

  少年不慌不忙地与伊登对视,对于这个问题他花了一些时间回忆,随后说:“她课余时间会去参加学校的唱诗班,唱诗班是校方组织商演的社团,由学校老师或者校外人员投稿所得的词曲来进行演唱,所得的报酬用来为社员提供津贴以及社团活动资金。前段时间千春刚刚成为唱诗班主唱,她挺高兴的,我还送了她一件裙子作为礼物,可惜……她再也穿不上了……”

  伊登迅速将信息记录起来,他皱着眉用笔戳了戳自己的下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之前的主唱是谁?”

  少年颇为犯愁地思考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回道:“也是我们班的一个女孩子,叫矢泽纱也。”

  “是个什么样的人?”伊登问道。

  少年脸上不自觉透露了一种不屑的神情,但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矢泽是个有些孤僻的女孩,她从小就和千春认识,关系不错,她俩经常在天台一起吃饭,有时候放学还能看到她俩一起回家。”

  “这样啊……”伊登挠了挠后脑勺,“你有她照片吗?我能看看吗?”

  “有的。”少年掏出手机,翻找了一会儿,就找到了那个女孩子的照片,“这个是千春在一年前唱诗班公演时拜托我给她俩拍的合影。”

  伊登接过手机,屏幕里的两个女孩子笑靥如花,千春看起来非常开心,嘴角都快笑到了耳根,而旁边的矢泽看起来略微腼腆,只是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小心翼翼地看向镜头,但仔细看过去会发现她并不是在看镜头的方向,而是在看镜头外的什么。

  “不介意我带走这张照片吧?”伊登问。

  “不介意,只要有帮助就好。”少年彬彬有礼地回道。

  伊登把这张相片传到自己的手机上,向少年告辞。

  他刚要提着工具箱离开,突然被身后的少年叫住了:“那个——”

  伊登转过身,看着少年拼命想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却又有点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你们一定能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对吧?”

  伊登笑了笑,说:“必然,先生。”

TBC

作者/朗西

标签:走狗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