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HatchetMan《走狗》

发布时间:2018-09-27 21:27
作者:朗西

上一篇


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06

  人影稀少的小巷里,一个心情轻快哼着曲儿的少年愉快地插着兜缓缓走着,他来到一个电话亭前,熟练地拨出了一串数字。

  “我是130,是,人活着,可以开始行动了……好,了解。”他简短地说完这些,刚把电话挂上,突然间感到肋骨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一把血红的刀从他身后捅穿了他,将他钉在电话亭里。

  “我有三个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他身后传来一个熟悉又可怕的声音。

  少年手扶在电话箱上,面部表情因为疼痛变得扭曲了起来,他艰难地点了点头。

  “一、你之前说,如果一个人内心毫无邪念,是无法进行‘诱导’的对吗?”

  少年颤着音回道:“是……”

  “二、「目青」在哪里?”

  少年猛咳了起来,拉动伤口的肌肉带出了更多的鲜血,嘴角也因为内伤开始溢出血来:“我得到的指令是……是……确认你活着……确认「目青」在不在……你手上……”

  “在哪里?”身后的人用更加冷酷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我……我不知道……”

  “……”那人沉默了,少年感觉时间流速变得异常缓慢,渐渐脱力的手堪堪扶住电话亭,他甚至觉得自己还能站着完全是因为被刀钉着而已!

  “三、”那人终于说话了,“你们有什么目的?”

  少年听后却咬紧牙根,不再回答了。见得不到回复,身后的人缓缓把刀抽回,却在少年身体要倒下时,被一把抓住头发,不过眨眼的功夫便身首异处。

  电话亭染血的玻璃上倒映出艾萨卡清冷的一张脸,他提着少年的头,藏在披风之下,随即消失在了夜色中。

  简陋的拘留所里,石田一夫正面对着墙壁躺着,夜深了,却依旧没有入睡。自从那位刑警探访后,他就没有再被梦魇所困扰了,可他依旧无法安眠,一种强烈不祥的预感一直涌上他的心头。这夜,他感到有人站到了他的身后,来人的气场让他还没看到其面目就已经无法动弹。

  “你没有说实话。”是那天和那个刑警一起到他家的那位助手的声音!石田一夫瞪大了眼睛,害怕让他说不出任何话语。

  “你本来就对小仓千春图谋不轨,却有意引导我们往感染者方面想,你是本来就知道唱诗班有感染者吧?”艾萨卡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仿佛只是在单纯的陈述着什么。

  “是……是的……”石田一夫颤着音,语气十分害怕。他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找到他头上!他不是已经按着吩咐做了吗!

  “你知道感染者是谁吗?”石田一夫感觉对方做了一个动作,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不敢猜。

  “是……是矢泽纱也!你们……你们不是已经逮捕她了吗!”石田一夫感觉自己下身已经湿透了,可他依旧不敢动。突然,什么东西被放到了他的面前,等他看清楚时,差点被吓晕过去——是他一个学生的脑袋!

  “他是这次事件的策划者,算是吧。”艾萨卡说,“如果你不说实话,下场和他一样。”

  石田一夫差点失声叫出来,但他看见了反射在墙上的刀光,他知道,拘留所里的警察来的肯定没有这个人的刀快,他急促地呼吸着,牙根发颤着说:“我……是……的确……我的确对千春有那种欲望……事发后他们说,如果遇到那种不怕死还多事的警察,只要把责任都推到感染者头上就可以了!其他的我真的都不知道……不知道啊……”

  “他们是谁?”

  “学校公关部门的人……”石田一夫话音未落,眼前的人头就被提走了,他听到了那人离开的脚步声,但是他一口气还没送下来,身下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他完全无法忍受,失声叫了出来。他惊恐地低头看到自己腰间溢出大量鲜血,下半身与上半身完全分离,在他完全失去意识前,模模糊糊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着:“差点忘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两个月后

  “终于离开那个要啥没啥的街道了,每次都要拎着零食走好远才能到家。”伊登捞起衣袖,拿起水桶里的拖把,笑嘻嘻地站在“新店铺”的客厅正中央。

  S0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拿着旧报纸,面无表情地扭头看着伊登说:“伊登最好快干活,不然主人知道了会罚伊登。”

  伊登朝她做了个鬼脸,但是S0并没有理会他。

  “木林哥才不会罚我呢。”伊登边说边扭干拖把老老实实地打扫卫生,“上次那单完成后突然说要搬家,却拖到前几天才搬,哎,你那段时间天天帮木林哥查资料,你们背着我偷偷地做什么啊?”

  S0仿佛语言听力功能故障了似的,专心地做着自己的清洁工作,丝毫没有理会伊登的意思,伊登如往常一样又没问出点什么有趣的,便也耸耸肩干自己的活了。

  桑遗国内连续两个月各方势力都在通缉着一个任何情报都没有的“罪犯”,罪名先是绑架了女高中生,接着是刺杀了某位“优秀教师”,到后来发展成了谋害有关部门执法人员。而由于一个目击者都没有活下来抑或是不知所踪,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结果没有任何一方抓到那名“罪犯”。

  艾萨卡依旧是一身清爽的休闲装,提着两大袋生活用品走进了一个人来人往的小区。坐在树下乘凉的大妈对他笑着打招呼:“啊呀小伙子,今天也是一个人拎这么多东西呀!”

  艾萨卡也微笑着回她:“不重的,谢谢关心。”

  “我家做了糖水,这大热天的你要不先歇歇吧,我叫我孙女儿回家里拿碗给你解解渴吧!”大妈热情地说,眼看着就要招呼她在远处和别人聊天的孙女过来。

  艾萨卡依旧是面带笑容,温和地说着:“不用了,谢谢您,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实在不便耽搁了。”

  大妈听到“家里有人”几个字,遗憾地叹了口气。

  当艾萨卡走进屋里时,大物件都已经被规整完毕了,只剩一些小东西。满头大汗的伊登还在厕所里倒腾,S0已经走上前来接过艾萨卡手里的一大堆东西了。

  “还像以前一样布置就好了,格局没什么变化。”艾萨卡摸了摸沙发表面,确认没有灰尘后便坐下休息。

  S0说了一句“收到”,就拿着手里的东西去分类放置了。

  艾萨卡打开茶几自带的抽屉寻找着遥控器,就听见伊登在厕所里大喊:“我好饿——有没有小龙虾——”

  艾萨卡回忆了一下,说:“有龙虾味的零食。”在伊登的哀嚎声中,他找到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台里正播放着最近桑遗首相选举的节目,“神使”正在致辞。

  所谓的神使,是桑遗从最初就设立了的一个至高之位,原本是负责传递民众愿望予之主葵的媒介。传说那位孤傲的伊榭没有任何立约的属徒,但会回应人类的愿望。而在百余年前的桑遗大屠杀后,那位“有求必应”的伊榭葵突然消失不见,不再回应民众们的愿望,神使所居住的玄鸟神社也逐渐没落了。可即便如此,神使在桑遗国内还是有着最高的话语权,虽然他们在山上过着僧侣般的修行生活,但民众们依旧相信着总有一天神使们会再次替他们向之主葵传达愿望。

  伊登一脸疲惫地在艾萨卡旁边倒下时,节目正播放到各位议员依次进行演讲。

  “你居然对这个感兴趣啊!”伊登惊讶说,顺便从茶几上的塑料袋里翻出一包龙虾味的薯片。

  艾萨卡便伸手换了个频道:“随便看看。暗网的东西做的怎么样了?”

  伊登咽下嘴里的薯片,说:“全部重新搭建完成,已经可以接受委托了。”

  艾萨卡打开笔记本输入一串数字,屏幕上就弹出来一个红黑色的界面。

  “同往常一样,S0负责筛选信息,伊登负责联络交接,我给S0的程序里多写了一些特殊命令,伊登在与委托人联系的时候也多留几份心眼,上次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了。”艾萨卡一边快速敲击着键盘,一边对伊登与S0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整理完东西的S0乖巧地站在沙发后面,说了句“收到”。伊登也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嗯,没什么问题,为保万全,我加了一些反追踪病毒,大家今天就先休息吧,搬家辛苦了。”艾萨卡合上笔记本,起身离开了客厅。

  伊登回头朝S0晃了晃手上的零食,问道:“你可以用这个做个龙虾面吗?”


  在与旧所布置别无二致的阁楼房间里,艾萨卡正专注地擦拭着手上的短刀。这把刀是与之前亚尼拿走的那把配对的短刀,那事件之后,艾萨卡并没有问亚尼要回那把刀,说不定那把刀也同样被作为“管制刀具”处理掉了吧,艾萨卡不敢去确认,就像薛定谔的猫,只要不去确认它是否还保持着原样,它就一直如心里所想。这时,一双小孩的手覆在了艾萨卡的手背上,艾萨卡抬头望向来人,习以为常地说道:“莲。”

  名为莲的小孩穿着一身古代桑遗服饰,脸上挂着半个残破的狐仙面具,一头白发却是偏黑的肤色,金色的瞳孔和猫耳无一不在彰显着它的“非”人类。

  莲踮起脚摸了摸艾萨卡的脸,明明是小孩的声音却带着成熟的语气:“卡卡瘦啦,不好。”

  艾萨卡把短刀收回剑鞘放在旁边,伸手将莲抱起来让它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动作温柔却面无表情:“莲,有什么事吗?”

  莲歪头说道:“卡卡的新家离那股气息好近,是不是快找到了呀?”

  艾萨卡却只说:“我会尽快。”

  接着,莲露出了一张失望的面孔,渐渐消失了。


  在车水马龙的商业街里,霓虹灯彻夜不灭。年轻人们在这座城市森林里肆意挥洒着仿佛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和汗水,在酒杯与灯光中穿梭。在大家不会注意到的街角,一位昏迷不醒的少年被一群人架进了阴影里,就再也没有出现。城市的街道依旧人来人往,欢声笑语。

标签:走狗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