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HatchetMan《走狗》

发布时间:2018-10-24 22:40
作者:朗西

上一篇


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10

  亚尼在女孩的带领下,来到感染者们所居住的“病房”。

  与亚尼起初来时看到的不同,守门的两个雇佣兵都不在原处了,并且每扇房门都是打开的状态,亚尼还注意到,每扇门都没有锁孔。

  女孩带着亚尼来到自己的房间,她从床底下摸出一瓶酒精,小心翼翼地帮亚尼脱下外套,有些丝线已经由于血液的凝结而与血肉黏在了一起,即使她动作再轻,还是撕裂了伤口溢出了更多的血,光是看着就觉得胆战心惊。女孩颤着手把酒精涂在亚尼的伤口上,随后翻动柜子,从里面找到一件最干净的衣服,毫不犹豫地撕成一条一条然后过来给亚尼绑好。

  一路上女孩都没有摘下嘴里的口球。亚尼疑惑地问道:“你是不能摘下它吗?”女孩垂眼点了点头。亚尼过身去查看紧紧箍在女孩头上的物什,发现在纽扣处还有一个电击器,想必是为了防止她自己摘下而设的。亚尼让女孩别动,用小刀小心地割断电击器外露出的红线,确认电击器关闭后,便打开锁扣解开了绑带。拿下口球后,女孩揉了揉脸颊,模模糊糊地说了句谢谢。 

  “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女孩问。

  亚尼收好刀,说:“我是警察,来这里调查。”

  “调查什么?”

  亚尼看了看女孩的眼睛,犹豫了片刻,才回道:“关于这座疗养院的真实情况。”

  没想到女孩说:“如果你要探查这里,那么你刚刚就不应该救我。”

  亚尼挑了挑眉,说:“哦?为什么?”

  女孩摸了摸自己被勒出红痕的脖子,说:“这样你就暴露了,接下来的调查想必会很困难。”

  亚尼轻笑了一声,说:“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女孩追问。

  亚尼愣了愣,他还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这类的问题,只能实话实说:“我是警察,总不能见死不救。”

  女孩听后撇了撇嘴,说:“那你是个笨蛋警察,在警局里肯定也混得不怎么样。”

  亚尼露出了一个自嘲的表情,只听女孩接着说:“可是我喜欢你这样的警察。”

  在接下来的谈话里,亚尼得知女孩是一个还在读高中的未成年,名为娜斯塔西娅,被关押进来不仅是因为被父母发现她觉醒成了感染者,还因为她总是翘课不好好读书,甚至被爆出与正在交往的男友发生了性关系。接着就被父母强押进到这所“疗养院”接受治疗。因为她长得清丽可人,且本身便不是处女,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便一边叫着她婊子,一边强迫她与他们进行援交,不然就毒打她。她在一次与父母的见面中哭诉了这样的遭遇,向父母认错,请求他们带她回家,可是父母完全不相信她的话,认为她是满口胡言的不良少女,身穿白色衣袍的正经医生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还说她为了不接受治疗居然编出这样令人作呕的谣言,反而不断地指责她。结束见面的当天,娜斯塔西娅就被带到自省室挨了一顿毒打,浑身是伤的女孩接着被带到了一间十分干净整洁的房间里,第一次见到了刚刚的男人——这所疗养院的院长“竹蛇”罗什迪,从那天开始,今天发生的只是她在这所集中营里每隔几天都会经历的事情,她从那时起彻底了解了,父母根本不会相信她的话,便也没有再以后的对话里多说什么,她每天就如母狗一般地活着——不,这并不能叫活着,只能算是还没死。亚尼听后感觉很头痛,却也没多言。他心里知道,上位者要霸凌、控制一个人,什么“感染者”、“不良少女”只不过是身为“异端”而无法辩驳的一个荒谬的理由,父母也好,配偶也好,以爱之名将他们抛弃于此,都不过是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无能与怠惰,将自己“爱”的人交予他人手中随意践踏。

  亚尼随即问起了别的事情:“这里的人为什么都不在了,你知道吗?”

  娜斯塔西娅想了想,道:“一般这个时候,是我们集体前去‘教堂’祈祷听讲的时间。”

  亚尼印象里凯瑟琳并没有和他说过教堂相关的东西,刚想继续问点什么,只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娜斯塔西娅起身到门外查看。

  “那俩小子又去哪混去了?居然不在岗位?”两个带着面罩的雇佣兵带着其余的病人回来到了这里,发现留守的人不在位上,不满道。

  娜斯塔西娅迅速慌张地转身回来推亚尼:“他们回来了!你快藏起来!”自己则慌张地把身上的浴衣脱下,当着亚尼的面打开柜子赶忙找了套自己的衣服穿,回头看见床底躺不进正手足无措的亚尼,想说干脆让他躲进衣柜里,没想到亚尼个子太高完全进不去。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娜斯塔西娅干脆把亚尼推进了浴室,自己连忙收拾把房间里多余的东西全部塞进衣柜底层,用衣服盖好,重新把口球戴上。

  随后,娜斯塔西娅的房门就被打开了。

  “惯例查寝,哟,你今天回来得真早。”一位带着头盔的管理者挑了挑眉,随后发现了什么不对,“你房间里怎么一股血腥味?”

  娜斯塔西娅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看向了别处,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管理者“啧”地嫌弃了一声,余光一撇,问道:“你浴室灯怎么开着不关?”

  娜斯塔西娅紧张地回头看向浴室,神色有些慌张。

  管理者见她这个样子,推开她就要踏进去查看一番,娜斯塔西娅拼命伸手拉住他。

  管理者本想把她一把拉开,却看到她满手的血,被吓了一跳,连忙厌恶地把她推倒在地,说:“靠——贱货!别碰老子!算了算了,我也懒得看你那肮脏的浴室,你赶紧把自己给处理了,马上熄灯了。”

  接着便关上门离开了。坐在地上的娜斯塔西娅低头吸了吸鼻子,随即用衣袖抹掉了眼泪,伸手摘下了口球,走进浴室,就看见在四处查看的亚尼。

  “你在找什么?”娜斯塔西娅问道。

  “在找有没有可以让我钻出去的地方。”亚尼答道。

  “不会有的,这里除了便池和疏通管道,都是全封闭的,我们能呼吸,还是因为有室内空调。”娜斯塔西娅黯然道。

  亚尼站起身,右肩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捂住伤口,娜斯塔西娅赶紧上前扶住他:“你的伤口必须尽快处理,我想办法去一趟医务室给你拿药回来吧?”

  亚尼摇了摇头:“不行,罗什迪很快就会来找你,你这时行动无疑是自投罗网,你们下一次能出这扇门是什么时候?”

  娜斯塔西娅眼里充满着担忧,说:“明早五点的早课。”

  亚尼眉头紧皱,这下难办了,只能在这里等着了吗?

  突然,从身后再次传来了门打开的声音,娜斯塔西娅下意识把亚尼护在身后,身体微微颤抖着,强装镇定地地盯着来人。

  “啊呀,女士,不要那么紧张呀,我既不是豺狼,也不是虎豹。”一个熟悉的音色传来。

  亚尼听见后,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娜斯塔西娅的肩膀,说:“没事,自己人。”

  只见来人摘下头盔,露出一头白色卷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看见亚尼后露出了一个略微惊讶的表情,朝他龇着牙笑道:“好久不见啊。”

  亚尼也冲他笑了笑:“好久不见,伊登。”

  伊登手上拿着一个黑盒,在进门后操控让门再次关上,便把黑盒放入身上的小包里。他走过去,朝娜斯塔西娅笑道:“女士请劳烦让一让,我看看他的伤口。”

  娜斯塔西娅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说道:“你们坐在床上吧,这样方便些。”

  伊登笑着回应:“谢谢您。”然后就扶着亚尼坐到床上,熟练地解下缠在他肩膀上的布条,查看了一番后,问亚尼道:“伤到骨头了吗?”

  亚尼点了点头。

  伊登了然地“哦”了一声,神色依旧轻松:“没事,等会儿我给你做个小手术,很快的。”

  娜斯塔西娅惊讶地问道:“做手术?在这里吗?”

  伊登说:“是啊,麻烦女士能给我一块干净的毛巾吗?”

  娜斯塔西娅赶忙进卫生间拿了一块出来,递给伊登,没想到伊登接过之后就往自己的脸上抹了抹汗,又递回给娜斯塔西娅:“多谢啦。”

  娜斯塔西娅看着伊登这张稚气的脸和玩世不恭的表情,又结合他刚刚做的事,不由得觉得他不是很靠谱,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伊登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工具盒,打开后亮出了一套折叠起来的手术刀和道具,对亚尼道:“我要给你打麻醉剂了,在药效期间你这只胳膊都不能用咯,没关系吧?”

  亚尼淡定地回道:“没事,我左右手都能用。”

  伊登“噗嗤”一声笑了,拿起针头就往亚尼胳膊上扎。


  不多时,一场小手术终于结束,伊登将亚尼的伤口缝好,便端起装着用过道具的收缩铁盘朝娜斯塔西娅道:“能麻烦你一个个扔进便池里吗?”

  娜斯塔西娅皱着眉接过血淋淋的铁盘,走进了浴室。

  “艾萨卡呢?外面的人是你们处理的吗?”亚尼问道。

  伊登嫌弃地扔掉亚尼原本已经被血染透的衣服,帮他换上自己身上的衣服,回道:“也许是吧。木林哥在别处,你现在能行动的话我们就出去和他汇合也行。”他指着走出浴室的娜斯塔西娅道,“我是来带走她的。”

  娜斯塔西娅突然被点名,回头看了他一眼:“来带走我?”

  伊登掏出黑盒,站起身:“嗯~我们接到的委托就是救出这位女士~本来我们是想直接到这里带走她的,可是找了一圈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我就混在雇佣兵里去了,想看看在他们看押的人里能不能找到。”他走到门口,在黑盒上滑动了几笔,门就被打开了,“我们走吧。”

  娜斯塔西娅担心道:“刚刚那个过来查房的人呢?他再过来怎么办?”

  只听伊登漫不经心地说道:“噢!刚刚那个啊,被我杀啦,应该过不来了吧。”

  娜斯塔西娅倒吸了一口凉气,往亚尼背后躲了躲。


  三人一起来到亚尼最初进入的地方。

  亚尼朝他们道:“你们走吧,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要再进去一趟。”

  伊登却说:“你惊动了他们,他们肯定在搜捕你,也很快会发现被我们处理掉的人,这次还是先逃离这里,出去做好打算再来吧。”

  亚尼却摇了摇头,说:“这次已经打草惊蛇,他们肯定会马上撤离搬迁,下一次再要找到就困难了。”

  伊登也不再劝,带着娜斯塔西娅走了。娜斯塔西娅回头看向亚尼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多看他们一眼,而是马上回头消失在了黑暗里,便失望地转过头,跟在伊登身后往出口走去。

  伊登从里面打开门,外边的守门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电流击中,抽搐着倒地了。


  亚尼径直往中枢所在地而去,此时,疗养院里的雇佣兵已经开始大批地四处巡逻了,他按照地图上说的安全路线绕了好大一圈,终于抵达了疑似关键资料的所在地,在迅速地放倒了几个站岗的守卫后,亚尼悄悄走进房间,迅速地翻找起来。终于,在一堆文件夹里,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文件,立马抽出来叠好放进衣服的里袋。而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

  “呵,小美人居然是安全局的人,真是令我惊喜。”罗什迪站在门口,依旧一脸淫邪地看着亚尼,他身后跟着一队身穿重甲的雇佣兵,“你既然来了,就干脆留下来别走了吧,我还没尝过条子的滋味呢。”

  亚尼立即拔刀看向来人,随时准备开战,这时,他突然感到后颈一凉,即使已经做出了闪避,仍然被一只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毒蛇咬住了后肩。亚尼捏住他的七寸一把将其扯下,朝雇佣兵们所在方向扔去。雇佣兵们看样子也十分惧怕这条毒蛇,纷纷慌张地四散开来。而这条蛇被扔出去之后倒是不慌不忙地朝罗什迪爬去,接着罗什迪也同样弯下腰,伸出手让蛇缠绕上他的手臂。

  “真是让我意外,被我的小宝贝咬了一口居然还能站立这么久,看来你敢来果然是有本事,可惜……”罗什迪斜着眼看向亚尼,一手抚摸着手臂上的蛇的脑袋,“拿下。”

  亚尼虽然还能站着,但是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只能任由雇佣兵将他按下跪倒在地上,罗什迪蹲下身,把手伸进他的衣服,摸索了一番,拿出了一沓纸,便是刚刚亚尼拿到的那份机密文件。

  罗什迪抓住他的前额头发逼他直视自己,说道:“我劝你最好识相点,在你有说话的机会时招出你其余同伴的所在。”

  亚尼冷笑道:“哼,我没有什么同伴。”

  罗什迪挑了挑眉,说:“哦?你的意思是,我的手下都是你一个人杀的?安全局会只派一个人出来行动?你觉得我会信哪条?”

  见亚尼没有回应,他嘲讽道:“看来警官你在局里混得不怎么样啊,不管怎么样的地方都让你一个人来,他们都没把你的命当回事啊。”

  亚尼神色依旧不变,道:“我的处境如何……还不劳您费心了。”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拍在亚尼的脸上,亚尼的头被打得一偏,随后便有暗红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本大爷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然你就连着一点微小的资本都没有了。”罗什迪抬眼道。

  “……”亚尼这次完全没有回应他的意思。

  罗什迪生气地摆摆头,解开了挂着长刀的皮扣,拿着刀柄直接往亚尼的头上抡去。随即鲜血染红了亚尼的黑发,从额头流下,左眼被鲜血糊得无法挣开,他微闭着双眼,神情依旧漠然。

  “不愧是安全局的鬣狗,还挺有骨气,虽然你是一只被抛弃的小可怜,”罗什迪嘲讽地笑着,把手上的文件递给旁边的雇佣兵,“想抓我们的把柄,你们内部先好好和谐了再说吧。”

  罗什迪站起身,吩咐道:“带走,直接拖去审讯室,给你们一个小时撬开他的嘴,昏过去了就打兴奋剂,打完再接镇定剂,好好厚待我们这位稀客。”就在他转身开门准备离开时,猛地感到一股杀气迎面袭来,罗什迪立刻抽出长刀格挡,可来人的力道之大逼得他抵挡不住弯下腰去。罗什迪还没在除了自己头儿那感受到这么强大的压力,他手腕一动,长刀就犹如长蛇一般缠绕上来人的武器,可还没等蛇牙咬上对方的手,罗什迪只感到虎口传来剧痛,霎时间自己手上的武器被震碎跌落在地上,他朝房间里大退几步,额角出汗,朝来人大声喊道:“什么人!”

  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立在门外,那人将手上雪亮的打刀往身侧一甩,高高的衣领遮住了他的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漂亮却凶煞异常的天蓝色双眼。

  “死人不需要知道生者的姓名。”

  他说。


TBC

作者/朗西

标签:走狗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