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TC0】Lost

发布时间:2018-05-10 18:13
作者:三无膏药姬

【TC0】Lost



学生的人数变得越来越少了。

  开学时熙攘的校舍现在冷清的好像荒废了一样。

  但是,人数仍然以每天二十个的数量减少。

  啊呀,[五十人混战]马上就快开始了吧。

  不过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校规中明确规定了【使人数超过二十个的学生会受到惩罚】

  具体是怎样的惩罚呢,只是知道有几个触犯的校规的学生再也没有回来过。

  所以大家都乖乖遵守着每一条校规。

  至于那些消失了的学生,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不得不赞叹校方的保洁队伍真是十分优秀啊。

 少年B应该是最被保洁队讨厌的学生吧。

  开学时就因为有些疯癫而在学生中名声远播。

  他能活到现在大家一点也不奇怪,毕竟那就是人形的野兽啊。

  没人会主动找他,所有人都在祈祷不会被他找上门来。

  今天,少年B一个人就占了七个人的名额,这样优秀的学生也是让校方又爱又恨啊。

  

 

 

  校园分外的热闹啊,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道颂歌,为了这持续三天的【毕业仪式】。

  时刻正值深秋,站在遗骸之前的少女C不禁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天气对体弱多病的她来说太难熬。她摇摇头,感叹自己的不成熟,药效居然会因为气温而延迟了,刚才真是好险。

  少女C趁着四下无人,准备回到寝室里躲起来。

   因为校规中规定了【不许严重破坏校产】,所以不用担心会被炸成肉沫,除非……有人和她一样用毒。

 早早想到了这一点的少女C已经在寝室内外放出了毒气,而早早服用了解药的她把死寂的寝楼作为自己的碉堡,等待着三天后的日出。

这三天的话,好好调理下身体吧。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啊。

 

 少年A爬在校舍的某个屋顶上。视野开阔,冷风不断地吹进他围了一层围巾的领口,吹的他一身鸡皮疙瘩。

长久以来保持姿势不动,手指有些僵硬,但少年A仍未放松,而是透过瞄准镜死死盯住猎物。

 扳机扣下,子弹无声无息的贯穿了猎物的头颅。

  少年A长松一口气,抚着装有消音器的爱枪,活动着手指。

  对,只是活动着手指,他现在还不能站起来,不然会被在对面楼舍三楼与他一样的某人发现。

少年A摆好了姿势,扳机再次扣下。

  这下一切危险基本解除,他可以站起来活动一下了。

 

 看来是有人结盟行动了。

  少女A在心里埋怨着这群蠢货为什么要一起行动。

  对方中有男有女,各自擅长不同的领域,最让她心烦的是有一个人第六感很强,隐约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那一小撮人她已经跟了他们一天了。

  没关系的,耐力是她的看家法宝。那天夜里,她趁着醒着的那名看守不注意,偷了其中一人的武器。

 团结?那是什么东西啊?

  分开行动的蠢货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

 

 结盟行动的人还是挺多的。少年S与其余的人结成同盟,虽然没有解决解决多少人,但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

 即使对他人还是有所防备,结盟总比晚上不敢休息好。

  终于,少年S对“同伴”出手了。

  颈骨折断的声音响起,少年S想起来他要去找一个人。

  在偌大的角斗场中,他翻看着每一具遗骸。

 

少女L被困在了教室这种狭小的地方。

  对手是手持铁棍的高大的男同学。后门锁住了,他堵在前门口。

  五楼的教室为了营造天空的效果,使用了大落地窗。

  无法逃走的少女L只得应战。

不过掷向对方的粉笔末起到了作用。

玻璃破碎,碎片反射着光,如阵雨般落下,十分美丽。

伴随着沉闷的落地声,少女L坐在地上喘息,平复心情。

 

一团黑红色的身影四处游荡着。手中的匕首已经无法辨识原色。

凡是被他看见的学生,现在都前往了Thanatos的怀抱了。

少年B胡乱处理了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其实他并不想管。

另一个存在闯入了他的视线。

【啊啊这也是迷途上的羔羊,由我来拯救他吧。】

少女L察觉到了杀气,本能的向一边躲闪,对方的攻击一点也不给她攻击的机会。间隙见,她倍感自己的不幸。

自己怎么就被恶名远扬的问题生找上门来了呢。

随手捡起了死者的铁棍,勉强抵下了少年B的匕首。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在校方未通知【毕业仪式结束】的情况下,说明人数还是超额的。

少年B保持被裆下刀的姿势不变,向少女L踢去。

少女L向一旁跳去,扫起玻璃的碎片抛向少年B。

但少年B未做任何防御动作,而是迎着玻璃碎片向少女L砍去。

无法躲闪的少女L用绝望的眼神看着红色的刀刃。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霎时,久违的下课铃声响彻校园。

广播里传来某位老师的声音【恭喜各位,现在请前往大礼堂。】

少年B的手顿在那里,看了眼少女L,记住了这位幸存者的样貌,离开。

跪在地上的少女L仍未从濒死的边缘回过神来。不过她看见了。

少年S整理着手套,脚边是新鲜的遗骸。

食物的香气弥漫在大礼堂,迎接着七位胜利者。

暗杀者少女A,狙击手少年A,疯癫的少年B,决斗者少女L,特工型少年S,毒杀师少女C。

人数仍然在持续减少,终于到了那一天。

 【五十人混战】说白了就是【学生毕业仪式】

 最后剩下的七人会被保送到更系统的学府。

 话虽然这么说,也不剩别人可以保送了吧。:D

在享用食物时,大家发觉少了一个人。

从幕后走出了一名脸色阴沉的少年,是名声远扬的R。

R在幼稚园时巧妙地在未伤及任何老师的情况下解决了一园的小孩。这样细想,他还真是厉害啊。

所以R是保送生。

毕业的这七人进入了不同的专业学校,也在这之后以不同的理由相见了。

 

 

 

 

 

“A酱,有❤任❤务❤呦~~”

面对浓妆艳抹的人妖上司,少女A选择了无视。

  “嘛~A酱不要对人家这么冷淡嘛~这个任务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求来的呢,悬赏最高的任务哟~人家呀,知道A酱需要资金的,不是么❤?”

听到钱的问题,少女A这才停下脚步。

“自从A酱加入咱们社呀,不久后敌对的那群傻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毒师哟~每一次火拼啊~总是咱们吃亏~现在嘛,终于找到了那个小~丫~头~的所在地哟~所以……”

 少女A穿戴好装备出发了。

是一槎不起眼的药厂研究所。

防毒面具也很好的起着作用。

潜入某个房间,面对着一堆瓶瓶罐罐的是少女C。

少女A并不惊讶在此看到校友,因为那只是猎物。

少女C被飞刀刺中心脏,但脸上是嘲讽的笑容。

她发现了少女A,就在临死前的一刻,但没认出来是少女A。

少女C嘲讽着无用的防毒面具。

不舒服的看着死尸的少女A发现自己的嘴角留下了血,四肢无力。

啊,她中毒了。

死前在脑中回荡的是卸妆后十分帅气的人妖上司的话

“一路平安哟A酱,等你回来,一起去吃巴菲吧~❤”

 

少年A最后成为了一名警察。

在一次次的任务中,他一次次扣下扳机,使人质获救。

他从与同龄人的XX中渐渐找回了与正义为伙伴的感觉。

他结婚了,与一名外国女性。A十分疼爱什么都不会的妻子。

他甚至会在执行任务时想起他。

不过前一阵他们警方剿灭几个非法组织。

有一个只画了半边人妖妆的男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因为那个人战斗力超群,最后是由四百米外的他解决的。

A记得他看见那个人哭了,懂得唇语的A看明白了他的话。

“A,A……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一个人。”

A才想起来那人所说的A,应该是不久前警方在某药厂研究所里呈现的两具尸体。

都是他的校友。而那个人指的是A吧。

话说,他没记错,来给他们开剿灭会议的是【他】

那个吓了他一大跳的,当初的保送生R。

哎呀真是没想到,R居然为国家效命,而且地位那么高。

A亲吻着怀中什么都不会的妻子。

今夜,也不会是个平静的夜晚。

 

少年B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佣兵。

不单是雇用他的价格昂贵,并且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收到一封信的少年B半倚在自家沙发上,电视中是闪动的雪花。

寄来的照片久违的让他眼前一亮。

那是某个富豪的贴身保镖,正是当初没有被杀害的少女L。

B大笑着抄起匕首,走出了房门。

这样的委托,就算没有报酬,他也愿意接受。

 

在府中穿梭手上端了食物的少女L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啊,平日那些想以送菜接近主人的女佣呢?

太安静了,那些女佣可是无论如何都会冲向她的。

正在L一边走一边沉思时,手中的食物被打翻了。

碎的瓷片间有一杖铁珠。

有人潜进了府邸!

报警系统全部停止运作,警卫也不知道去哪里。

不安的少女L奔向了主人的书房,迎接她的是打开的窗户。

没有血迹,确实有搏斗的痕迹。

手持利器站在那里的是至今仍令她心惊的B

看来岁月消磨了他的疯狂,但倘有残余。

暂时还是先不要考虑为什么不应该有仇人的主人会遭到追杀,眼下驱逐入侵者B才是重点。

这样认为的L大错特错。

因为她才是B接受委托中的目标啊。

刀光交错不息,直到L手中的短剑被打飞,她顺势从腰间抽出手枪,但发无虚弹的情况下并未封锁B的行动。

B就像没有察觉受伤一般继续向L挥舞着匕首。

被割伤了腿的L行动力降低,可悲的又挨了B两刀。

L觉得自己没穿戴护甲真是个错误。

B捉住了L的手臂,生生折断。

以断臂为代价的L获得了接近B的机会,左拳带着拳刺毫不留情的冲向了B的腹部。

后退几步干呕的B撩起手边的烛台击中了L的额头。

血污迷糊了视线,L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更小巧的手枪,但因疼痛而颤抖,并未集中B的要害。

B按住了L,跨在她身上,匕首压着她的咽喉。

L用左手死死地抵着,手掌中白骨可见。

就在L觉得自己因流血过多而快晕过去时,身上重量一轻。

一边是被扭断了脖子的B。

面前时没见过的蒙着脸的人、

身体已经到达极限,L晕迷之前仍未辨别此人是敌是友。

S金盆洗手,不再做杀害生命的勾当,他成了情报贩子。

这样的A在遥远的南国,在碧海蓝天之间优哉游哉。

也是在几个电话之间,他得知了R的计划。

为国效力的R准备先从本国的跨国籍人员下手。

所以有了前一阵的【多重身份】的宴会上,有警方干涉剿杀他们的事件发生。

但也只有一些服务人员死掉了而已,重要人员则被软禁。

R还声称什么有不良危险分子混入,他们要保护人员安全。

事实上也就是为了威胁他们的理由。

出席在那种宴会上的,都是重要人员的心腹吧。

S从一碟文件中翻到了一份报道。

标题是【最强佣兵之死————是失败而自杀还是巧遇强敌?】

S嗤笑着,自杀怎么可能自己扭断脖子?

S又黯然神伤,在R的计划中,A杀害了刚出院不久的人。

S开始处理信息,自己的未婚妻Z是个可爱的人,住在他国。

S愤怒,自己再来的学校发出了【召令】,而那所学校已经被R控制,所以他拒绝了召令。

但是,没座只有七名毕业生的学校发出的【召令】,证明学校需要你,会给你安排任务,是必须服从的。

而拒绝了【召令】的学生,将会被其他学生封杀。

开始收拾逃亡之用的行李的S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报纸头条是【X国第一狙击手A为国捐躯】

是啊,若不是A被下毒了,则么会猝死呢。

是啊,若不是A【什么都不会的妻子】下毒,他怎么会中毒呢。

是啊,若不是A亲手开枪射杀了L,S怎么会下达这样的指令呢?

是啊,若不是S倾慕L多年,又怎么会对A出手呢?

是啊,若不是S两次在B手中救下L,L又怎么会参加他那个聚会?

是啊,若不是S多年为了处处保护L,他又怎么会与Z订婚呢。

是啊,若不是Z是徒有势力的大小姐,S怎么会选择他呢?

是啊,若是Z真的存在的话,自己也不必这么辛苦了吧…

是啊,若不是因为L的死而悲伤的话,自己也不会发呆了吧…

是啊,若不是自己发呆的话,R的自当怎么会射穿自己的心脏呢?

是啊……

 

某个山丘上,风吹拂着他的风衣,让他看起来像一只鸟般即将飞起。

一黑一白空洞的花纹确确实实描绘在雪白的面具上,却依然给人不真实的感觉。

【辛苦你了,L。】

在茵茵绿地上,是两座小小的石碑。

【在那边,要继续守护她啊,S。】

他离开了。因为她在呼唤他。她的长发飞舞,同样的不真实感。

他是主人。

是谁的主人呢?

【试验编号:00001  实验结果:失败  实验00002预备】

【培养液排出】

【机能正常确认】

……

看来故事不会就这么结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是发生在新神舍的故事。

标签:王国幻想曲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