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TC4】工匠与人偶

发布时间:2018-05-10 18:17
作者:三无膏药姬

【TC4】工匠与人偶



人类的寿命很短暂,自古以来凡事有权有势之人一直都在寻求长生不死的方法。

这或许是因为对拥有的一切保持贪恋的态度吧。

贫穷的人会说“我想要财富”。

富贵的人会说“我想要尊重”。

卑贱的人会说“我想要权力”。

掌权的人会说“我想要爱戴”。

健康的人会说“我想要幸福”。

病危的人会说“我想要活着”。

这都是很正当的想法,就算是与这些常规愿望背道而驰也一定有其中的理由。

欲望无穷,物欲横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样说的话一定会被指着责骂“自私”吧。

没办法啊,这是人的本性而已;不排除世界上真的有无欲无求的贤者存在,但是毕竟那样的人太少啦!大部分指责别人的人还是在掩饰自己的本性而已。

不单单是人类拥有欲望,别的智慧生物也有。

所以在Doll Maker的价值观里,只有物品才是最值得信任的。

因为物品没有欲望,是真真正正的工具并且忠诚可靠,完全可以托付一切。

所以她从小就励志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偶工匠。

其实在长寿种看来,人类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那么多技能和理论知识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Doll Maker出生于人偶工匠的世家,但是父辈们过得都不富裕,也总是接不到什么工作,这点让她小时候感到疑惑。

后来她知道了,因为他们家曾经联合别的工匠做过一些过于创新的改进而被称为“杀人犯工匠”。

这样的话贫穷是不行的,追求创新需要实验与改进,而实验则需要大量的金钱。

在十四岁的时候,Doll Maker带着一身传家本领和精湛的手艺离开了家,来到遥远的城市发展。

作为饯别的礼物,她向家里索要了“那口棺材”。

那个时候,市面上的人偶基本都是观赏性使用,整个消费层次还是面向闲的发慌的富豪们。

然后Doll Maker制作出了会动的人偶;并非发条而是依靠魔力驱动的精美作品;它们可以行走,坐下,端茶,行礼…总之就是革新一般的商品,但这对她来说远远不够。

她本人毫无魔力,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她仍旧研读了相当多的魔法方面的书籍,然后做出了能够与人交流的人偶。

就是“有思想”的物品。

这一部人偶分卖的不多,她做出来基本都是为了自己使用。

让她一夜成名的是来自陛下的订单:一支高性能、不知疲惫、不会疼痛、不会叛逃的军队。

那是Doll Maker此生接过最大的一单,光是她一个人忙碌绝对是赶不上工期的。

所以她唤醒了“那口棺材”里的东西。

那是年代相当久远的人偶,不单可以自由的活动与思考,还掌握大量的知识!最神奇的是他还可以自己补充能量来源,并且对主人忠心耿耿。

那便是Figure,传说是相当高傲的一族送给他们家族的启蒙之物。

当Doll Maker触碰到Figure的皮肤时,震惊的无法言语。

体温!

虽说现今的技术可以使用柔软的仿皮肤材料,但是它的皮肤不同,每一道纹路都那么鲜活…就好像,是真的皮肤。

这个名为Figure的人偶,其原理是她目前完全理解不了的存在。

这哪像是棺材中的人偶呢?这样的技术,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人类。

有了Figure的启发,Doll Maker改进了材质和魔核回路,做出了更加优异的人偶交给了皇帝陛下。

她也没想到,正是交上精锐兵的那天,皇帝陛下开展了一个公开的“试验会”。

対擂双方的正是皇帝陛下的部分士兵和她做出的人偶。

就像在下棋一样,皇帝陛下执拿着人偶们的控制权,与同样是他的士兵的魔族们展开了真正的厮杀。观众席上尽是高管大臣和各行业有权威的人,有几个魔女集会的会长坐在尽头,也同样有魔道具学的学者在不停的做记录。

是因为皇帝陛下开国的时候以绝对压倒性的实力征服了这片土地吧,他鲜少有奇策,而是以一种蛮横的方式组织战斗。好在Figure提醒过她关于人偶用量强度的问题,不然以陛下的手段,人偶们早就七零八落了。

正因如此,这变成了一场持久战。

不过,每有一个士兵被重伤或者人偶被打碎时,观众们还是会发出一种近乎恶趣味的欢呼。

“试验会”以人偶七零八落的勉强胜利而告终。

皇帝陛下看起来挺高兴。

“Doll Maker,我原本打算若是傀儡战败的话,就在这处死你,不过这是个好结果。”

她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之后,学者们根据陛下的命令,把改进的建议交于她,这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非常严厉的用词,把她的辛苦杰作批评的一无是处,其中大部分都问题是现阶段的她根本无法解决的。

接受了成为傀儡供应商的荣誉,又辞谢了在行宫的独立工坊,Doll Maker终于可以回家了。

她在路上冥思苦想着,由于对于高度和高速的恐惧,她选择了最受人类欢迎的交通方式——马车;正是这架马车,数次停于城镇,Figure为主人买来纸和笔,Doll Maker在构思着不同的方案。

途经全国最大的图书馆时,她逗留了一周,又雇了抄写员摹下数本古籍收入囊中。当然,有一部分书原本是她没有权限查看的。不过,在拿出皇帝颁发的供应商的徽章时,管理员就立刻把钥匙交给了她。

“以命相赌得来的凭证,还真是好用啊!”

她又重新踏上回家的路途,在大量的演算纸中感叹道:“没想到我的命这样值钱,真没想到。”

她应该是有乌鸦嘴的体质,这话说完还没过上一天,就有劫匪拦住了他们的车马。说实话,在荒郊野岭,一辆没有保镖的、只有人类才会乘的马车,放到任何一个魔族面前,就算无心谋财,也会出于好玩而拦住马车的。

好在这群劫匪只是着急用钱的农奴,逃出来的那种。

他们脖子上的项圈还没摘呢,衣服破烂,身上被鞭打的痕迹触目惊心。

Doll Maker除了带着Figure,还预备了另一个人偶,与交给陛下的兵器同款。

Figure知道主人这几天的忧愁,于是建议留下那个人偶,他持剑去击退劫匪。

她就坐在马车的脚踏上,仔细的观看着,想知道这份出手于某个家族的人偶能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新启示。

逃走的农奴几乎没有反抗力的就被杀掉了。

“这是实用性的剑术,在真的战场上不需要浮夸的招式。”

Figure擦净了剑,收鞘。

Doll Maker没想到他的剑术居然这么好,而且会未经允许就杀害他人。

“你不应该杀了他们的,制服就可以了。”

“他们身上的枷锁中有追踪的纸人,迟早会被抓回去,等待他们的将是生不如死的强力劳动。”

“你的意思是说,这样是为了他们好?”

“正是,这是正确的判断。”

“我的Figure,你这样独立的思考和做决断真是让我觉得害怕。”

“您是我的主人。”

“如果有一天,你判断我不是你的主人…我没资格做你的主人,你这样自认为正确的决定会夺走我的性命吧。”

“那是不可能的,拥有您家族血液的人类打开盒子就是我的主人。”

“…我现在希望你回到棺材去!”

“那是违反规定的,我会保护主人,照顾主人,指导主人,直到您寿终正寝。”

Doll Maker显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因为那意味着有潜在优先执行的命令在于这个人偶的回路中,而且是无法改变的。

她想了想,还是冲着Figure招招手让他继续赶车。

毕竟,做最坏的打算,能死在这样精密的人偶手中,也算是作为工匠的一种幸福吧。

回去之后,等着她的是大量的订单和更加晦涩的研究。

毕竟很多人以可以使用皇帝陛下的供应商制作的人偶为荣。当然了,他们追求的都是工艺品,除了装饰费时之外没有耗费心血的地方。

也有同样的技师上门求学或闹事,前者中根本没有追求技术进步的,后者全是认为好东西要打架大家分享的混蛋。

别人的劳动成果根本不是拿去给你轻松获利的东西!

不用说人偶技师这一行业了,几乎是所有行业中都有这样的人。

气的Doll Maker让Figure直接把他们丢了出去,真是脏了她的地板。

原本被打扫干净的工坊,其主人回居不到两周,就杂乱的跟没打扫过一样。

最近,她经常捧着书本就睡倒在工坊,而Figure则是代理接待客人,打扫店面,清算账务,采买材料……当然了,这都是他自己决定的。

Figure作为一件【被制造】的【物品】,他没有自己的感情和喜好,只是为了行动而摄入能量来源,又会指正主人的方向。一切从主人的安全、健康、利益出发。

他有着大量的知识储备。但相比烹饪这种日常的事情,明显可以看出他更擅长演奏钢琴或者接人待物,最熟练的还是斩杀或制服敌人这种事情。

多奇怪啊,为什么那相当高傲的一族会制作出这种技能不全面的人偶呢?

是技术问题吗?还是说一些别的因素呢?

Figure还有一个细微的、不精准的地方,Doll Maker观察了很久才发现。

当他听到小女孩的笑声,或者看见带着白色头纱的人,就会有瞬间的出神。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不过这种可怕的真实性真不断地让她陷入一种怪异的思考。

【人偶正是模仿人类制作的,为什么人类却不接受高仿的人偶呢?】

【是嫉妒?不不不,没那么简单吧……】

【人偶和人类的区别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呢?】

那之后,陛下失去了对这个项目的兴趣一般,渐渐没有了傀儡的订购,她也就渐渐失去了一笔相数字相当可观的研究金。

Figure建议她写信给陛下请求拨款,Doll Maker很果断的回绝了这个建议。

谁会去主动接近那个喜怒无常又生性残暴的皇帝啊!

但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她的创新开始有了眉目,不能因为没钱而中断。

“Figure。”

“是?”

“你会学习吗?”

“会的。”

“快吗?”

“类似于复制过程一样的学习,主人?”

“那样就可以了,你跟我来。”

他们进入了工坊,然后人偶技师教一个人偶如何制作他的同类。这是史无前例的实践,不过也仅仅是躯壳的制作而已, Doll Maker需要更多的实践去调试新的回路。

他们过了将近两三年的清苦生活,甚至是负债累累,才终于开始有所起色。

贸易大都的中心地段,开了一家面向女性的服饰店,到目前为止没几个人发现七个店员都不是活物。而除了有女性乐于挥霍钱财外,还会有男性会为他人挑选礼物。只不过盒子里的是衣服还是别的什么,就无从可知了。

当Doll Maker知道有位女吸血鬼画了大价钱却买了一个出去图书馆就能查到的情报时,终于良心有愧,笑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没错,人类的身体很脆弱,她感冒了。

“我们的那位贵客光顾了几天?”

“将近一周。”

“天天都是?”

“是的。”

“最后买了什么?”

“关于‘暴君的悔恨’的方位等情报。”

“暴君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从哪来的暴发户哈哈哈哈哈哈,那种东西有什么好买的……”

“那位女性带来了一条赤龙,正值壮年。”

“唉?”

“您现在手里拿着的龙脊骨就是源自她手。”

“唉!!!”

“那位客人看出了店员的正体,但是没有到处宣扬。”

“啊…她是已经走了?原来,哎!早知道就跟她打好关系,那可是魔力正好的的龙啊!太遗憾了,我们错过了一个供应商。”

她感慨着,却做好了新的,全新的魔核。

Doll Maker对于这些已经相当轻车熟路了。

他们连续数日都去类似工会一样的地方贴出任务,可惜却没适合的人选来这。

或许是她吧价钱压低了,又或者拥有魔力的生物大多都很珍惜自己的魔力,所以没人愿意做这种类似以卖血的工作。又等了一个月,她终于在工会遇到了一对情人,其中的一个仿佛急于证明自己可以赚钱一样接下了她的任务。

Figure一路上都格外贴近保护他的主人。的确,这对情人中的另一个时刻警惕着,它的爪子总是闪着寒光。 Doll Maker对于这个男巫略有耳闻,除了说这个男巫特立独行外,也有说他老实人的外表相当具有欺骗性。

钻研人心数年的Doll Maker自然是多看几眼,试探一下就知道传言是真的了。

不过她认为这对不被看好的情人十分登对。这两人绝对不是刀与鞘的简单关系,而是互为砺石,真是可怕啊。

为了观察他们,她与其中的一个成为了朋友,直到Doll Maker搬走之前,这真是一段如梦似幻的平和时光。

“Senza,在你们魔女的历史中有[造物主]这种说法吗?”

“造物主?我的祖父相信天上有更伟大的种族创造了我们,可是在魔女的历史中我们好像是从岩浆或冰原爬出来的。”

“所以说使用自然力量的魔女占大多数啊……”

“这种说法太浪漫了,Dolly,我们还不是被母亲生下来的吗?”

“话虽如此,可是…最初的魔女是从哪来的呢?”

“任何种族中都可能有魔女或男巫的诞生,这完全是突发情况。”

“也就是羔羊却能生出狮子的感觉吗…啊!太难理解了!”

“相对来说魔女的子孙后代更容易成为魔女或者男巫……这有什么好难理解的!是人类的视力不太好的原因吧!之前我还看有妖精抱怨人类经常踩到他们呢!”

“没有魔力还真是抱歉啊!”

“不过说到难以理解,人类的哲学书籍我以前看到过几本,那个才是难以理解啊。”

“那种文字只要看了就会懂啊,都解释的好好的呢。”

“人类的的哲学跟刺杀陛下一样难!”

Doll Maker想了想:“那,Senza你看我和Figure的区别是什么?”

魔女闻言眯起了眼睛,那双金色的眸子仔细的打量着他们;又跟男巫耳语几句,才给出答案:“只是从外表来说,没有区别。如果让可以观察灵魂的魔女来看的话,说不定会有所收获。而且你这个人偶太像人了,拆开让我看看吧!”

“拆开?!我可不敢!这是我的传家宝,万一拼不回去还不如让我死!”

“不是量产品啊!”

“当然不是!”

“既然你舍不得,那就让我来吧!”

“Senza你快住手,Figure快跑!”

最后魔女当然没能如愿以偿,因为他的恋人提醒她换位思考一下,魔女当然不愿意别人拆了她的珠宝蛋只是为了看看!同理于Doll Maker,她这样于自己的传家宝躲过了一劫。

在这期间,Doll Maker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人类从一开始就是这幅姿态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们应该经历过多次的形态转变。

当人偶制造技术可以普遍达到Figure的水准时…很明显,人偶的额机能要远远优秀于人类的身体。不单单是寿命的延长,还可以远离疾病和饥饿……何乐而不为呢!

善加利用的话,说不定还能超过魔族!

如果可以吧人格数据化加载到魔核中……灵魂,人类真的有那种东西吗?

忽略灵魂这个问题,从肉身到任何材质的载体,这不就是……

进化!

于是,为了做实验,她买入了奴隶。

都是相当低廉的,身患残疾的奴隶。

草席在黑夜中从后门被送出去了数十次,渐渐有流言兴起,说他们是杀人犯。

由于陛下抱着强即正确的态度治国,所以也没有法律来规定能不能杀人这种事情。只要不被报复就行了,况且也没人会为奴隶报仇的。

“罗亚曼草,用水冲开给她灌下。”

那是一种强行保护身体机能活性的药物,有着强烈的副作用,正常人是不会尝试它的。据说前王朝的伪王为了抵抗现今陛下的铁蹄践踏,让他的士兵们服用了大量的魔药,奋勇抗敌…这些东西虽然不受禁,但是出于个人健康角度,真的没人会主动使用这些东西的。

Doll Maker拿着一条手臂,在明亮的的工坊辛苦实验着。

“除掉纱布,一会准备关灯,止血水蛭和愈合线虫拿来。”

这条手臂的原材料正是这名奴隶自己原本的手臂。

愈是研究从家里带出来的资料,她愈能感觉到其中有不对劲的地方。

三次加密过的手记,到底有何意义呢?

三次解开的内容都是正确的知识与实用的的技能,Doll Maker不敢确定是否还能解开第四次、第五次,或者更多。

手臂被安全的的缝合了回去,那位奴隶已经因为药物昏迷不醒。

“……”

Doll Maker什么都没说,但是她迫切的希望能够成功。

如果这个实验成果的话,这项技术不单单可以做出义肢,而且可以延长寿命。

这套理论跟魔族那些研究魔道具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从根源上就不一样!

“主人,您不觉得您现在更像一名医生吗?”

“话太多了Figure,再给我一碗汤。”

“妙龄女性应该控制饮食,而且……”

“都说你话太多了!快给我汤啦!”

Figure叹了一口气,如主人要求的那样为她盛了一碗汤,只有汤。然后他选择了沉默。

Doll Maker显然对这个汤很不满意,传家宝只能认命的再给了她一分主食。

饭后,他收拾餐具的时候才说了一句话:“我刚才想说,有饭后点心来着。”

惊讶的Doll Maker掀翻了椅子,跳着去追打这个擅自做主的下仆。

实验又失败了。

这是第几次了呢?在那之后,尽管她都已经可以闭着眼睛完成手术了,但是难得她对待每次实验都是那么的一丝不苟,真没想到她能争强好胜到这个地步。

Doll Maker的家里偷偷写信过给她,不过Figure全都拿去销毁了,自作主张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在主人实验的紧要关头不应该有什么琐事去打扰她。

尤其是【棺材里的东西有问题】这种荒谬的言论,对吧。

然后有一天,魔女他们领来了一位客人,他只请求做一枚发条钥匙,没有规格,没有图纸,更没有详细的要求,给的价格也是不多不少。

“哦呀,这不是戈尔德吗。”那位客人推了推金丝眼镜,又连忙改口:“瞧我这记性,戈尔德已经死去很久很久了,真抱歉啊店员小哥。”

Doll Maker看着那位客人的笑容,从本能上感觉亲切,亲切的没有理由。

“赤圣女来过这儿吧。”那位客人说。

“你是说那个女吸血鬼吧,她是那么自称的。”魔女在一边搭话。

“从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或许是很多。”客人在等待钥匙的这段时间里,继续和魔女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题。

很奇怪呢,今天男巫没跟着她。

只是一枚钥匙而已,这对Doll Maker来说算不上什么麻烦的活,她很快就把一枚很朴素的钥匙交给了客人。

那位客人掂量着钥匙,又请求她赋予其【生命】。

Doll Maker不忍心拒绝,于是划破手指在上面按了一下。

“魔女小姐,感谢您的引领,之后我会送您一份礼物的。”

那位客人被一位黑色头发的小女孩接走了,他们在想,原来还有人类的眼睛是那种看了让人不舒服的颜色啊。

在夜晚死去的奴隶越来越多,流言也成为了真实。

嫉妒她的工匠们组织了起来,一把火烧毁了她的工坊。

他们打着为惨死的奴隶报仇的名义,做出了这种发泄私愤的可怕事情。

魔女很是生气了,从集会绑了个会复原魔法的魔女,连夜修好了Doll Maker的工坊。

Doll Maker很是感激她,可是自那之后就三番五次有别的工匠来闹事,不单是她的研究没有进展,左邻右舍的店家或者住户也受到了骚扰。

迫于压力,她只能低价卖了房子,走投无路之下她只能硬着头皮去求见陛下。

出乎她意料的是,陛下当初为她准备的工坊还留在那里,在陛下的行宫之一的某个角落。管事大人告诉她这间工坊因陛下的命令而被保留至今。

Doll Maker感动的热泪盈眶,殊不知陛下本人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有了资金做后盾,终于可以心无旁骛的展开实验了。

购入最先进的器材和最高效的药品、各种种族的奴隶、雇佣可以照顾试验品的侍从、邀请有威望的研究者展开学术会、高价买入魔力……反正陛下不管账,他也不知道行宫的开销会多出来多少。

当长时间远远超过人类寿命可以承受的度量时,Doll Maker仍然活着。

但是Figure却回到了棺材里长眠,他已经没有再度醒来的机会了。

血脉断绝了,不是吗。

还是说接受了知识的主人还是没忍住对于奥秘的探索,剖开了Figure呢?

痛苦的灵魂得以解放,自由的灵魂作茧自缚。

Doll Maker以以另一种姿态在陛下的生日时送上了一支人偶军队。

这次它们不出一分钟就将那些士兵全部制服。

士兵们的三十六颗头颅在陛下的命令中落地,士兵的血液再次让大臣们不寒而栗,平和的岁月和极致的享乐并没有磨损一点点陛下原本的残暴。

那个人类!都是那个人类的错!研究什么人偶!再看看她自己的那个样子!那…那根本不是人类了!低劣的种族,居然敢……!

陛下很高兴,他赏赐了Doll Maker禁书的使用权和无限的魔力供给。

她又尝试寻找与她理想相同的工匠,可惜一无所获。

这片土地上,人类数量少得可怜,生命周期也是最短的,时间一久估计就会灭绝吧。

这可不行,她将为数不多的人类聚集起来,赐予他们新的身体,使他们脱离了对于病痛和死亡的恐惧。

她又见证了昔日的友人饮下不洁的血液,以此为引孕育了一个聪明的女儿。

Doll Maker引领了人类的进化,近乎无尽的生命,强而有力的身躯,无需休息的精神……只不过不会有新的人类诞生而已,这在进化面前不算什么。

只可惜Doll Maker对于手记的破译只到第十为止,她没明白什么是躯壳,什么是灵魂。人类的寿命和能力是根据灵魂的强度而来的…进化是漫长的过程,这是相对于人类来说的。

因为使他们进化的更高一层的物种在研究上需要的时间就算是眨眼间就有王朝更迭,而Doll Maker的研究不过是入门,却毁于自大,带着这个世界内所有的人类的命运。

能承受岁月侵蚀的灵魂与精神在人类中或许根本不存在啊。

不出意外的,疯狂逼迫他们自己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一时之间成为了全国上下的讨论热点。

手记成为了陛下的收藏品,接受Doll Maker遗产的是魔女与男巫,他们有幸拜见陛下。

但棺材不知所踪。

闹剧落幕,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是在雾之神舍发生的故事。

标签:王国幻想曲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