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在线咨询
每天08:30-24:00在线,别客气请大力敲打23333

暮鸦起时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8-09-19 22:57
作者:穆归辞

暮鸦起时 

第一章


  “为什么只有我们的工作要跑这么远?”旷野上传来一声哀嚎,一声之后便衰微了下去,似乎用尽了主人的全部力气。小姑娘趴在身边人肩膀上,装模作样地啜泣着,还不时捶打着男人的胸口:“这种地方真的会有什么小镇吗,呜呜呜……我要回去了,这鬼地方好热,我想要冷气!”

  “拉里,你适可而止。”驾驶座上的人没好气地制止了她的胡闹。车里冷气吹得他骨头都给冻透了,热?外面再热能热到她?

  而且要闹也挑个好对象。他从后视镜上看了眼后排,被拉里捶打着的年轻人只是支着脑袋从车窗往外看着那片荒漠,好像完全不在意拉里的胡闹。还好没生气——他刚刚要松口气,却听见拉里又不依不饶地抱怨起来。

  “里德尔,凶巴巴,没老婆!”拉里朝他扮个鬼脸,又继续趴回年轻人肩膀上,眨巴着一双碧蓝的眼睛盯着他:“还管什么外面的感染者,咱们这跟前不就有一个。是吧是吧,拉塞尔?”

  嘶这小丫头!

  新人就是新人,论不怕死的本事比谁都厉害。拉塞尔终于回过头来,本是五官柔和的一张脸却露出了极尽讽刺的表情。“我要是感染者,一早就把你们全都弄死。”他说着,微眯起双眼将拉里从头到脚打量一遍,那评估审视的目光让拉里一阵毛骨悚然。而后在小姑娘终于忍不住想要质问他在看什么的时候,拉塞尔又好像失去兴趣一样移开了视线。

  “里德尔,再想吃冰棍也不能这么虐待自己。”

  无辜被顺带嘲讽了的里德尔面无表情地伸过来一只手朝他比了个中指,拉塞尔仰靠着椅背笑了起来,小姑娘的脑袋就这么从他肩头错开掉了下去,下巴差点磕到他抬起的胳膊上。

  “拉塞尔是个混蛋。”她悻悻坐了回去,嘟着嘴抱怨道。

  “对,我是。”

  那人竟然也坦然地应了声,拉里气得再没肯搭理他,也不再卖力地装娇贵,看那架势恨不得把拉塞尔直接踢下车去。好在在拉塞尔真的被踢下去之前,三人终于看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还真有这种地方。”被里德尔从车里拎出来的拉里眨巴着眼睛瞪着面前的小镇。

  远离城市,发展落后,道路走不开车,基础的电子产品都配不齐全,甚至连网路都不通。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这种地方!要在这种地方住下来,这不是谋杀吗!

  里德尔的表情也有些复杂,他摸出自己的终端在手里摆弄半天,最后做了一个近几十年来都没什么人再做过的举动——举起终端,走来走去,找信号。

  “省省吧,连信号站都没有。”猛地从冷得冻人的车里来到外面炎热无比的真实世界,拉塞尔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在从骨头里往外冒着寒气,他搓了搓胳膊,四下张望起来。这地方一眼看过去甚至连高一点的建筑都没几个,实在也是现今难能一见的景。

  没准可以考虑开发一下做旅游景区?不不不算了,都要热出毛病了,旅什么游。年轻人一边打着喷嚏一边想。

  “看来要暂时失联一阵了。”里德尔终于接受了当前时代正常科技产品在这里无法正常工作的事实,一边收起终端一边又向同伴询问道:“怎么看?”

  “用眼看。”拉塞尔向他斜去一眼,又继续搓胳膊:“反正也不是头一回,早完事早回去吧。”

  “老大不是千叮万嘱保持联系……里德尔你别拎我!干什么!放我下来!”

  新人就是新人。背着手围观拉里被那个快两米的男人打断话头拎布偶娃娃一样强行拎进小镇的拉塞尔撇了撇嘴,眼瞅着那两个人就要从视野中消失,这才拍拍脸跟了上去。老大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了,这么闲不如亲自去处理几单工作,整日里瞎操什么心。

  小镇里静悄悄的。

  “我感觉不太好……”拉里跟在里德尔身边四处张望,嘴里小声嘀咕着,“还要跟个怪人一起。”后半句说的是拉塞尔。那家伙到了这种地方反而看起来心情不错,甚至还哼哼起了小曲儿。真是的他到底有没有点觉悟,老大怎么会那么宝贝这么个人,看不懂。

  拉塞尔的耳朵很好。他坠在两人后面有十步远的地方,突然将目光转到了拉里身上。像她这样的新人从来不少,打从一年前社长几乎再不让他和里德尔参与什么重要工作改让他们跑跑小活带带新人开始,到了现在,拉塞尔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要跟每个新人都置气怕是一早就要被气死。

  “镇长先生?”里德尔敲响了镇长家的门:“我们是安夏事务所——”

  他话还没说完,面前的房门便自行向一旁滑开,几乎同时一把激光匕首擦着他身侧从身后向着门的方向刺了出去。这一刀并没刺到任何东西,门后也是空无一物,然而三个人都看到一只枯瘦的手连同手里握着的小刀在那一瞬间迅速缩了回去。

  情况不太妙。拉塞尔收回匕首,抬头和里德尔交换了个眼神。恐怕来晚了。

  “让你非要开你的小破车。”

  “自动驾驶那玩意儿能有我开车安全?!”

  到底哪个更安全早已经是专家都吵烦了的话题,然而拉塞尔还是少有的乖乖闭了嘴。安不安全不知道,反正里德尔开车是难得的能让他不晕车的。

  这两个被社长评价为精英骨干的前辈尽是进行一些毫无意义的交流,拉里垂头丧气地叹了一声,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好的会被派来和他们一起出远门。她抽出了自己的小手枪握紧,而后谨慎地查看起四周的状况。别的前辈们明明都说他俩现在的工作都是最安全最轻松的,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嘛!

  狗男人,靠不住,呵。

  只是在这种信息不通设备不齐的地方想要进行调查显然不是什么容易事,习惯了正常城市生活的拉里虽然有心自力更生,然而最后还是只能乖乖跟回两人身后,一边心存不满嘀嘀咕咕一边学习经验。

  其实也没什么经验可学。里德尔拎着把怪模怪样的突击步枪在前面边走边极为随意地四下张望,拉塞尔还更过分一些,他双手抄进口袋,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跟在里德尔后面——喔,手有伸出来过,偶尔他会推开经过房屋的门,也看不出其中有什么规律,就只是推开探头看了看,然后再关好门。

  房门都没锁?几次之后拉里突然反应过来,镇上人全都不见了,门也不锁,甚至还有几户根本是大敞着门……这是出了什么事情才让所有人都突然急急忙忙离开了镇子?

  “人没走,都在镇上。”拉塞尔突然说。他双手笼在耳朵上听了一会儿,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歌声?“小心。”一直没点正形的人终于认真起来,听到提醒里德尔毫不犹豫地立刻端起枪,拉里也跟着握紧手枪,她虽然不明白拉塞尔听到了什么,可这种时候听前辈的总没错。

  就是实在没想到这两个人的调查方式会这么原始。

  最早的人影是从旁边的狭窄小巷里出来的,紧接着是道路两头,身旁几栋房屋也从门窗处传来一声激烈过一声的敲打撞击声。

  门不是都没锁——拉里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拉塞尔,传来声音的尽是他刚刚查看过的地方,这人把门锁上了?但是他怎么知道什么地方藏了人!

  “小姑娘,这种时候就别盯着我了。”满是讽刺的声音响起,拉里惊觉回神时已经被那讨厌的怪家伙拉到身后,年轻人一脚飞起正踢中扑来那人下巴。被踢中的人仰面倒在地上,拉塞尔这才回过头来,又是副惹人不快的嘲讽表情:“我知道我好看。”

  这是哪来的混蛋!拉里气得咬牙,却在这时看见又有人从拉塞尔身后扑上来,时间不容她多想,甚至来不及做出提醒,她立刻抬了枪就要扣下扳机,然而几乎在她抬起手的同时拉塞尔突然用力按下她的枪口。一阵冷风擦着拉塞尔脑后过去,里德尔的枪被主人无情地抛过来正中敌人面门。

  “都是正常人,别用枪!”高个的男人大喊道。

  正常人?这些走路跌跌撞撞像上世纪丧尸片里的丧尸一样的东西?不对不对这种关头想什么古早电影!拉里慌忙用力甩甩脑袋把那些不着四六的念头赶出去,拉塞尔一脸嫌弃地拽着她躲来避去,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会打架吗?”

  “啊?”什么,打架?怎么可能?淑女怎么可以打架呢!拉里死命摇头,换来一声面前人极不耐烦的咂嘴声。

  “去他妈的!不是说了给我发个能打的新人来,给个瓷娃娃干什么!喂里德尔!”

  “你带她爱滚哪滚哪!别给老子添乱!”

  添你奶奶的乱!拉塞尔抬手回他一个中指。

  到跑路的时候拉里才明白为什么里德尔把拉塞尔也划入添乱范围。这人也就是能勉勉强强挥挥拳头踢踢腿,打架根本不行,体力也差得不像个正常男人,等钻出了包围圈的时候基本已经变成拉里在拖着他跑了。

  “这里应该没事了,你要不要歇会儿?”

  拐过街角两个人终于慢下脚步,拉塞尔扶着墙一阵连喘带咳,听见拉里的询问却连连摇头,指了指前面:“走,里德尔不行。”

  到底是谁不行啊?拉里一边嫌弃一边搀着拉塞尔继续往前走。然而走出去没多远拉塞尔突然停了下来,他紧皱着眉头凝神听着,这回拉里也隐约听到了声音,像是歌声。

  “拉塞尔?”

  “……”年轻人不说话,他挣开了拉里的搀扶,自己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最后推开了一家旅店的门。旅店大厅里坐着一个人,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他转过头,向门口的人露出微笑。“维斯特。”拉里听见身边人低声念出了一个名字。

  “你认识他吗?”

  “……在这等着,别过来。”拉塞尔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面上神色竟变得温和许多,只交代了一句,便自顾自地走了过去,而后在小女孩惊异的目光中用力抱住了那个人。

  他抱了那人好一会儿,而后微微偏了偏头,像是要亲吻他。在他即将吻上对方时,从拉塞尔口中突然发出了压得极低极轻的诵唱一样的声音。坐在那的人面上笑容突然僵住,想要挣脱时却发觉揽住他脖子的那只手不知何时竟已握住了匕首,正指着他的颈子。

  “把嘴闭上。”在他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拉塞尔面上重又挂上了讽刺笑意,挑衅似的说道:“或者我现在就割开你的喉咙。”

  “……你下得了手?”

  “我又不是没看着他死过。”握着匕首的年轻人嘲笑道。

  拉塞尔心情不好,心情非常不好。收拾完那一群被控制的镇民来和同伴汇合的里德尔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不妙。这时候拉塞尔正在面无表情地往被抓住的感染者嘴里塞布团。

  他拎过拉里低声询问起刚才都发生了什么,待到拉里这样那样连说带比划地解释完,男人脸上的怪异神色竟消失个干净,然后非常平静地绕去柜台后面,随便倒了一杯酒,塞到收工后冷着脸坐在窗边的拉塞尔手里。年轻人也没看,端着杯子就喝,一杯酒灌下肚,酒杯往桌上一墩,紧接着便“咚”的一声趴倒在桌子上人事不省。

  “哎,这,他……”

  拉里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两人,里德尔摆摆手示意无事,伸手从拉塞尔口袋里摸出钱放到柜台上。亏得是这小古董竟然还有带现金的习惯,不然在这么个不通网的地方,这顿酒钱可没得付了。“惹谁不好非要惹他,还非要这么惹他。”里德尔看着那个被捆得结实呜呜呜乱叫着的感染者,没辙地叹口气。他当然猜得到拉塞尔当时是看到了什么幻觉。“你呢,情况比较特殊,我肯定也不能给你解开。你先就这么跟我们走,等回到事务所,能不能治好你的病我不知道,反正肯定能治好你的作死。”

————————————————————

  “我回来了。”年轻人回到家里,迎接他的却是一片寂静。他叹口气,甩了甩还有些昏沉的脑袋,瘫坐在沙发里:“别人家的人工智能都是一早就来迎接,你倒好,爱答不理。”

  清凉的果茶被长得像棒棒糖一样的小机器人顶在头上送过来,半空中投射出正朝他吐着舌头的金发少女的影像。“你该去接洛伊放学了。”少女的小皮鞋在拉塞尔小腿肚子上踢了踢。

  “卡娅,你已经是个成熟的人工智能了,有些事要学会自觉替主人完成。”

  “我只是一个管家,没有这种功能,所以你快自己去。”

  要不是因为眼前的小姑娘只是个虚拟影像,拉塞尔手上的杯子可能已经扣在了她的脑袋上。“你有没有点要对我客气的觉悟?”拉塞尔冲着投影瞪眼,瞪了好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跟一个程序生气实在是蠢得不行。去他的维斯特,怎么弄了这么个倒霉玩意儿。

  “维斯特先生说过,让我不要太顺着您。”卡娅一本正经地说,“会把您宠坏。”

  去他的维斯特!

  拉塞尔并不是很愿意出门。他晕除了里德尔开的车以外的一切交通工具,那些平稳快速据专家解释还非常安全的无人交通偏就是能让他两腿发软忍不住想吐。所有人都建议过他去治一下,然而拉塞尔对医院这种地方始终非常抵触,最后竟然说出“晕车也是人生一种体验”这种话。

  “我就知道这种小工作肯定难不倒拉塞尔哥哥。”抱着拉塞尔的小家伙却全然不觉,还全心沉浸在哥哥出差回来的兴奋中。“那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啊?”

  “在里德尔那。”

  被带回来的感染者叫利菲斯,可以通过音律控制别人精神。拉塞尔很不喜欢他,可没办法,利菲斯并没闹出什么伤亡,造成的损失也不算大,社长最后决定先对他的动机进行调查,而后再决定是移交警方处置还是事务所自行收容并进行治疗尝试。

  调查的活由里德尔带着拉里进行,至于拉塞尔,刚回到事务所做完报告他就被社长和搭档一起赶回了家里。

  “回去陪你妹妹去。”里德尔一手抓着利菲斯,一手把他往外搡。

  我哪来的妹妹,明明是维斯特的。

  “拉塞尔哥哥刚回来应该好好休息,我不小了,自己回家也不会有问题。”

  “洛伊是拉塞尔先生重要的妹妹,他很重视您的安全问题。”卡娅虚搂着捧着小蛋糕的洛伊,笑眯眯地看向从回来就一直虚脱一样要死不活地瘫在沙发上的拉塞尔:“是吧,拉塞尔先生?”

  “……”等我缓过来我就去把你关掉!

标签:暮鸦起时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 -二律背反-    技术支持: 竹子建站